30 °C Taipei, TW
2021-09-27

編劇、演員、搞笑脫星、女神經病,涵冷娜專訪:沒有演出的時候,我就是在別的地方好好活著|cacao 可口雜誌

涵冷娜(許乃涵)。你可能看過她的脫口秀或喜劇演出,也可能藉由各種類型的影視作品得知此人的存在,但如果你喊她早餐店阿姨的話,她會說:「你才阿姨!你全家都阿姨!」就女神經病這個角色設定而言,涵冷娜確實做過不少瘋狂的事,包括像哆啦A夢一樣從胸前掏出各種道具,但私底下,嗯,至少在這次的訪談中,她表現出縝密的思慮,相當堅持精神健康,尤其對演員此一身份必然要面對的壓力、批評,更有著直率的見解。這是涵冷娜嗎?跟節目裡完全不一樣呀——你可能這麼問了。好問題,其實可口也不能為採訪內容打包票,聲稱那就觸及了皮相下的內在靈魂,但,這或許就是涵冷娜的演員本色。

《早餐店阿姨》|STR Network

誰說做搞笑的人演認真的戲時,不可以讓人很入戲?

英語話劇比賽,可能是許多在台灣接受英語教育的人的共同回憶,至於那是好回憶或壞回憶,可能就有待商榷了——畢竟我們上的是英文課不是演技課,事後回放演出當下的紀錄,都是怎麼看怎麼尷尬。但於涵冷娜而言,國中時的話劇比賽卻是演員生涯的啟蒙,她是在一次徹底搞砸的演出中找到自己對戲劇的熱情。

涵冷娜形容,自己在國中時對學校課業並不熱衷,唯獨那次話劇比賽,從幕後的編劇、導演、音效,到台前的女配角無役不與,演出中的突發狀況,卻讓她被迫在舞台上即興唱了五分鐘的獨角戲,整齣戲也因為超時,在故事未完結的情況下草草落幕。「我的妝都哭花了,但最後校方頒給我最佳演技獎。領獎時雖然感到莫名其妙,但也覺得這個東西太有趣了!後來就決定唸戲劇系,一路做表演到現在。」她說:「演舞台劇真的有意外!東西會壞掉、演員會消失,演到一半跳電、觀眾席上有人打架。這種事經常發生,準備再周到也無法避免,你得臨危不亂,要有無論如何都把戲演完的魄力。」

那麼對影像(泛指電影、電視、廣告)的興趣又是從何而來呢?她說,由於台灣的舞台劇市場相對較小,只要有演出機會都是件值得開心的事。當然,二者還是存在一定的差異。涵冷娜解釋,相較講究瞬間爆發力,就算某一次Take中表現不佳也能重來的影像,兩個鐘頭不間斷的劇場更吃體能與續航力,而不同場次的演出之間可能相隔數月,到了後一場,演員仍必須找回前一次演出的感覺,精準地加以重現。「其實『扮演』的初心是一樣的,只是演出方式不同,也需要用不同的心態應對。像劇場,觀眾的掌聲、笑聲能帶來滿足感,但也因為只有一次機會,所以更考驗演員的專注度。」

實際上,無論是舞台劇或影像,要將笑點精確地放送出來,都相當耗能量,這也是為什麼處於非表演狀態下的演員,一般來說都是安靜的、放空的,甚至是軟爛的,好儲備力氣應付下一次演出。「我的話,喜劇演久了就會想演正經的戲,正經演一演又想做喜劇。可能因為身為演員有不同的面向需要被滿足,所以就是一陣一陣的。」

「我一直都是兩邊跑來跑去!放縱自己,做些很醜、很不合常理的事。」那這樣的涵冷娜是怎麼定位自己的?「其實我用『許乃涵』也接了不少戲。端看你是從哪部作品認識我,對我可能會產生完全不同的印象與定位。但一旦有人定位我什麼,我就會用下一部作品告訴你,哈哈,不完全是那樣!」

自我介紹高掛「編劇、演員、女神經病、搞笑脫星」的涵冷娜,做過搞笑,也演過悲傷異常,角色特別容易死掉的戲碼,以及一干明星的媽媽——尤其後者。在她的Podcast節目《涵酸電波》中,扮演某人的母親,已經成為最常用來自嘲的哏,包含在疫情高峰期,經由線上試鏡入選,即將於八月開拍的電影作品也不例外。「她的確又是一個媽媽的角色,但挑戰了這個角色不能做的某些事、挑戰了大眾對媽媽的定位。誰說演人家的媽媽就一定要很苦情?我本人也是,誰說做搞笑的人演認真的戲時,不可以讓人很入戲?

「我喜歡人家看完戲後發現是我,覺得被騙了,這人的戲路明明這麼正經,怎麼私底下很搞笑,或說舞台上超級搞笑,私底下卻非常正經,這些話都有人講過。我覺得自己的『定位』,就在於你搞不清我到底是怎樣,那就對了,這就是一個演員該有的樣子。」涵冷娜說:「一直破壞人家對你建立的形象,破壞完後又變回來,我認為那很有趣,可以挑戰人家對你的想像的極限。」

EP11 酸酸有個朋友會算命 涵冷娜少婦玻璃心 ft.簡少年|涵酸電波

演員的自我修養就是喜歡你自己

「如果讓我寫一本書叫《演員的自我修養》,前半本都會是『你確定嗎?真的不再想一想?這樣不好喔,你確定嗎?真的要嗎?』。」涵冷娜笑道。而這許許多多的質疑,其實都可以歸結為一句話:為什麼非當演員不可?你得不斷地被挑選,好不容易面試到一份工作,幾個月後又要從零開始找Case,「趕快反悔喔,現在還來得及!」

聽來雖然像喜劇演員的臨場發揮,但不難想見,表演就和其他職業相仿,有光彩溢人的一面,也有很多的不順遂。那可能是網路酸民的非理性批評與人身攻擊,也可能來自排練現場。「要很喜歡自己才撐得下來。或說,不要忘記喜歡自己。」她解釋,這條路會有很厭惡自己的時候,就算實際成果能讓觀眾笑到爆炸,遇上笑點高的導演,自我懷疑就不可避免。

「當你給劇組的人看過很多次,你要在他們已經麻痺了、無感了的情況下還相信自己很好笑,前提是心理素質要強。這真的不是什麼好玩的事,我們私下聊天都是爛哏齊飛,但一牽扯到表演,大家都會變得很嚴肅,因為彼此都清楚怎麼樣可以讓觀眾笑出來。當所有人都是喜劇演員的時候,要講笑話給他們聽,你想壓力有多大?這其實是個滿高壓的工作環境。」涵冷娜強調的心理素質,指的並不是承受對外型、能力、名氣的批評,而是在批評過去以後,仍然能記得喜歡自己。

「我覺得這是演員自我修養最重要的,也是我那後半本書的主要內容。因為我覺得所謂的表演方法、演員應該具備的素質已經有很多人寫過了,可是對我來講——」她不厭其煩地再次強調:「——對我來講,永遠要記得喜歡自己,這才是你撐得下去,並且撐得久最重要的關鍵。」

越是覺得無聊,越該珍惜娜些會做有趣事情的人

歪娜WhyNa」是涵冷娜在2020年疫情爆發之初創立的古著品牌,近期則設計了首款搞笑T恤「龜らんぱ火」,按她的說法,因為這段時間人人火氣大,所以賣得還不錯。「由於平常需要等戲,所以滿擅長跟自己相處的。在這種特殊時期,反而是我們這種平常沒固定工作的人過得最順利。」

儘管大流行對現場演出和拍攝作業造成諸多限制,但涵冷娜表示,她對這個時代是樂觀的,因為人們開始重視起心靈健康。「奧運期間不是有一位女體操選手忽然宣布退賽嗎?有些網民批評她自私,但所有表演者都知道那到底是為了什麼。你明明喜歡某件事,一直以來都做得不錯,大家對你也有所期待,卻忽然無以為繼了,必須停下來。包含前陣子的阿滴也是,我覺得出現有影響力的名人,帶頭讓大家認識到這件事是好的。你平常看到的都是螢幕形象!沒有人講話是笑點連發,沒有人怎麼被罵都沒有感覺,然後一直維持正能量,也沒有一個人應該負起那樣的責任。」

我不符合你的期待,不代表我不是個有趣的人。涵冷娜說,不要把釐清他人的人生重點,誤會成你自己的人生重點,淨講些要上進、要樂觀的風涼話。遺憾的是,在疫情當下,這樣的人卻有增無減,不試著把自己照顧好,反而四處找碴,下指導棋——越是覺得無聊,不是越該珍惜會做有趣事情的人嗎?

「很多人會認真思考,我們要怎麼在這個疫情時代過得更有趣?有人能在艱難的情況下照顧好自己,並邀請別人做些好玩的事情,而那些習慣把讓自己快樂的責任寄託在別人身上那些人,則會把時間用在開罵,好像大家都欠他一樣。

「面對非理性的批評或人身攻擊,就離遠一點吧。」她說:「我是個滿和自己處得來的人。有些工作因為疫情延後了,沒關係,就等一切都確定下來,不急著為了證明自己而趕快安排演出。這就是現在的我,沒有在演出的時候,就是做別的事情,就是在別的地方好好活著。」

══本月特輯:身體進化指南!══

雖然在多數觀眾心目中,「阿姨」是涵冷娜的固定演出形象之一,但她最想嘗試的其實是動作戲,「無論是科幻或武打都行,我剛出道的時候還當過吊鋼絲和跳海的替身!」不過,她平時的運動習慣可不是為了將來某一天而做準備的。舉個例子,在年初上映的電影《揭大歡喜》中,反串男生的涵冷娜必須給小薰(黃瀞怡)來個公主抱,但電影本身其實是一齣改編自莎士比亞的喜劇。「大家會以為我是為了要演厲害的動作戲才做運動,錯!就算是演一般的媽媽,都要進行體能訓練。

「首先,你要知道小孩子有多重。拍廣告時,會要求美美的單手抱著嬰兒,或是雙手飛高高,動不動就來十個Take,然後給對著妳的每個鏡頭都看看,那其實就是肩推啊,平舉啊,平常真的需要重訓,肩推至少做到二十個,否則要怎麼飛高高十幾次!像抱小孩衝急診室,一衝衝個五趟,這不就是負重賽跑嗎?抱嬰兒也是呀,不能雙手抱也沒有托嬰袋,其中一隻手還要牽著張孝全,在這種情況下想控管好面部表情,單手一定要能舉十公斤!」

動作戲辛苦,媽媽戲也不遑多讓。畢竟嬰兒是不可控因素,每次重來,還得用同一個姿勢抱好。涵冷娜說,她就是基於這樣的理由維持網紅腹肌。在疫情爆發之前,涵冷娜每週到健身房報到上教練課,另外也上過舞蹈課程以應付戲劇或歌舞劇演出,「為了證明自己不是個阿姨,我學了一整支Black Pink。」她不無自我調侃意味地說:「結果就是個阿姨在跳Black Pink。」

當健身房因為大流行關閉,涵冷娜則用一個相當於嬰兒重量的壺鈴,做壺鈴擺盪、肩推訓練,此外,為了維持姿態,以及放鬆因重訓而拉緊的肌肉,也備有瑜珈墊、瑜珈磚、拉力帶等不需要大空間的運動配件,以及筋膜槍。「用力完後的復原很重要,筋膜槍、泡熱水、瑜珈都是不錯的舒緩管道。因為我媽媽是一位長期瑜珈愛好者,這段日子也多了很多母女相處的時間,這套瑜珈很有趣,它特別強調不要擦汗,任由汗滴下來,進行整整一小時的排毒,然後洗澡一次沖掉!無論是中暑、冷氣吹太久導致的肩頸痠痛,或明明有睡飽身體還是很累,流個汗泡個熱水澡,整體精神狀況都能得到改善。」

隨著疫情趨緩,她也坦承無法保持此前的運動習慣,「工作期一開始,行程就是不斷的新增,有時候拍夜戲作息也會全部亂掉,不像疫情時沒別的事,也沒別的地方要去,可以在早上固定運動,就是有時間再做,偶爾也會偷懶,沒有像大家想的這麼健康。」可以說,所謂的演員,就是需要把身體調整到最好的狀態——無論讀者你的職業為何,在耐心看完這篇報導以後,也是時候起來甩甩手,四處走一走了,

Related articles

Eve Lin專欄(14)|永續的時尚產業:「零廢物時尚」透過衣料的回收,將衣服進行改造(中)|cacao 可口雜誌

忙碌的八月,在考試完及搬家中,感覺一直停不下來,東西似乎一直不斷增加。有一個朋友說,「若你發現六個月後都沒有使用某物品時,那就是你 […]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