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 °C Taipei, TW
2020-09-19

色盲的他為了看到顏色,把自己變成電子人,從此聽見色彩、看見聲音|cacao 可口雜誌

11歲那年尼爾哈比森(Neil Harbisson)得知自己將永遠無法看到顏色。他無法知道朋友談論的那個戴紅帽子的男孩是誰;擁有愛爾蘭血統的他,卻不能分清愛爾蘭和法國的國旗。英國出生,西班牙長大的尼爾,上帝給了他泉水般清澈的藍色雙眸,卻忘了給他的世界塗上顏色。他是一名先天全色盲患者,他的眼睛無法識別色彩。普通人看到的繽紛世界,對他而言,如同一部終身放映的黑白電影。 直到2003年 一場大學講座中, 讓20歲的尼爾遇到了亞當蒙丹頓(Adam Montandon)。一個異想天空的想法, 將會改變人類對色彩和科技的認知。在亞當的團隊幫助下,尼爾成為了世界上第一個官方認證的半機械人, 從此黑白人生也奏出了色彩的交響。

2003年 一場大學講座中, 讓尼爾遇到了亞當

尼爾頭頂的感應器可以識別色彩,植入大腦的芯片再根據各種色彩生成不同的聲波,耳後的播放器這些聲波播放出來,通過骨傳聲,他便可以聽到不同的色彩。  最初的設計,色彩感應器和發生裝置並沒有植入他的腦部,而是像耳機一樣的外戴裝置。  後來,尼爾執意要通過手術把它們變成自己身體的一部分。尼爾的大腦還被植入了一個遠程傳感芯片,可以接收朋友們通過網路發來的圖片,並將其中的色彩轉化為聲音播放。

手術之後,尼爾對些這突如其來的聲音有些無所適從。  如今他已經可以聽辨360種色彩,這與正常人的色彩視覺基本相同,甚至還可識別不可見光的聲音。  植入大腦的電子裝置,已經成為他身體的一部分,徹底改變了他的生活,帶他體驗著一個前所未見的神奇世界。

上TED分享他的故事

他的大腦開始有了色彩的意識,色彩甚至悄悄潛入他的夢境 

尼爾平日最喜歡去逛超市,尤其是家庭清潔用品的貨架,五顏六色的包裝,演奏出的強烈節奏感的旋律,如同在酒吧參加一場熱鬧的派對。於是身為藝術家的他開始思考:如果色彩可以聽見,那麼聲音一定也可以看見。

從小學鋼琴並學習音樂與藝術,在11歲時創作第一手音樂;16歲他創作第一件視覺作品,只有黑白灰,因為那時他還不是電子人

他開始了自己的藝術項目,將那些著名的音樂和演講音頻轉化為色彩圖案。這不只是聲音與色彩的轉譯,更是視覺與聽覺的聯動。尼爾喜歡把這兩幅作品放在一起,觀眾不會想到: 左邊那繽紛和諧的色彩,竟是希特勒臭名昭著的種族主義演講;而右邊副略顯沉悶的畫面,則是馬丁路德金關於和平的夢想演講。或許色彩帶給我們的信息越多,其背後被隱藏的信息也就越多。 

大家總是在說白種人、黑種人,但是所有膚色的人聽上去是一樣的

尼爾還喜歡通過聲音來觀察人們,並將他們的形色用音律記錄。他將之稱為「聲畫像」( Sound Portraits )。 如今,他已經為許多名人創作了聲畫像。寥寥簡單的音符,讓那些熟悉的面孔不再禁錮於美醜的刻板觀念, 從一個全新的角度,思考社會的眾生百態。

我作畫的時候,就像是在作曲

尼爾一個藝術項目是將音樂與色彩的連續被更純粹地展現。  他將大家耳熟能詳的唱片,通過聲音的分析塗上一圈又一圈色彩。  音樂的旋律被黑膠唱片有形保留下來,而色彩又將唱片中的歌聲可視化播放。 2014年,尼爾又在加泰隆尼亞音樂宮舉辦了世界上第一場色彩音樂會。  炫麗的色彩成為了律動的音符,聲與色互融互通,譜寫出動人的樂章。

許多時候仍會遭到誤解和偏見。他不被允許進入電影院

因為電影院擔心他的色彩感應裝置是偷拍設備。因此,尼爾還因此與編舞家朋友,成立了一個人造人基金(Cyborg),用於幫助和鼓勵那些身體有缺陷的人,通過科技手段拓展感官。 藝術創作之餘,他跑遍全世界進行演講,傳遞:人類所獲取的知識來自身體的感官,如果我們能夠通過科技拓展感官,我們將從這個世界汲取更多的知識。

Related articles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