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 °C Taipei, TW
2020-09-19

編號223專欄:不如淡泊|cacao 可口雜誌

陽光好的那天,我們混在一群小學生當中,看完布萊頓動植物博物館裡標本,在臨走時買下兩個恐龍面具。而後,一段遠古恐龍的面具之旅便開始了。

在蘇格蘭的海邊懸崖,在愛丁堡的玫瑰大街,在卡迪夫的火車上,在倫敦的泰勒美術館前,在尼斯湖的堤岸,在巴斯的花園,一整趟旅行中,我們一路戴著面具拍照,甚至在牛津的小旅館裡,幾乎都要戴著這兩個恐龍的臉睡去了。

若在尋常的旅途裡,拍攝到此一遊紀念照的習慣,是沒有的。旅行的路線,亦經常選擇避免熱鬧的景點、遊客眾多的風光地。更好的風景,總是在路途中。或許是在漫長的火車途中,無法下車;或者是在飛馳的車內,看留入記憶的畫面。所以不拍旅行紀念照,這種固執,就像一定要選擇冷門的旅行國家一般。

但面具給了新的意念,是一路呼嘯的遊戲。

在倫敦泰勒美術館前,我看見兩名正在點煙的男子,等到他們離開之後。於是我們戴上恐龍面具,試圖將兩分鐘前的畫面,用另外一個方式,留存下來。人來人往,或有人側目相望。而後的短短半分鐘,拍下照片,摘下面具,嬉笑著走完剩下的路。

所謂,與其掩著面具蠅營狗苟,不如淡泊世事死在路上。那是2011年夏天的英國。


原文刊於cacao Vol.11《俄羅斯/愛》

Related articles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