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 °C Taipei, TW
2019-10-23

編號223專欄:於是只顧奔跑,奔跑在一個超現實的世界裡|cacao 可口雜誌

凡事有因果,那些年一直聽聽讀讀寫寫,學會很多深淺道理。 有些別離只是短暫失憶,有些清醒是時間賦予的救贖,有些決絕比荒蕪要殘忍,有些孤單讓人終於決意啟程,有些坦然的相遇也會是一次喜出望外。聽太多流行曲,學著太多曖昧別離,去很多從未踏足的地方,經歷太多的抵達和失聯,也獨自享用了很多意外。

只是一直忍不住穿好鞋,打開門走出去,走出去就是世界,或盛世或殘界,又生疏又美麗。

走完一段路,不一定非要深記,那一列火車經過的站臺名字,那一位街角借火少年的五官,那一個落雨天濺髒了幾寸褲腳,那一片戈壁我們闖蕩了幾公里。

戈壁,還沒離開內蒙古,想著便是草原和戈壁,一望無際。呼和浩特,火車站等候檢票的乘客,已如洶湧的蝗蟲,擁堵在混亂的廣場和候車廳。搭乘本該只存在記憶裡的綠皮火車,噹噹聲中往邊境駛近。

淩晨六點的二連浩特,邊境城市,街道清整寥落。再往外一點,便可離開內蒙古。內蒙古,印象裡的龐大遼闊,而二連浩特,我們從悶熱的車廂跳下來,便有這種荒冷。清早的那種青澀空氣,陽光剛出來,穿過矮的房屋,似乎一眼望盡邊陲。

在邊陲小鎮反而不易迷路,來來去去幾條道路,平行縱橫。到旅行公司拿一張免費地圖,告訴出租車司機:「諾,去這個恐龍市門。」20元出城,二廣公路,能順便路過小商品市場,黑市裡換上一些蒙圖現金,攜備後用。將近正午,公路筆直,直通天際,毫無遮擋的暴曬。幸好路途不遠。起初也不曉得,出城看一座恐龍城門,由兩隻鋼塑萬龍親吻而成的拱門,橫跨在208國道上,聽起來似乎毫無意義。多數是因為這個城市,曾發現了十餘個屬種的恐龍化石吧。很快駛出城區,蒙古的地廣人稀是滿十分的,車窗望出去,滿目地平線。戈壁上草木荒廢,多是粗沙。

誰也沒有防備,突然兩隻恐龍雕塑,從車窗外刷過。一陣譁然,覺得十分奇妙。很快,第三隻,第四隻,第五隻⋯⋯恐龍沿著公路兩側,遠近不一形態各異地出現了。猝不及防,就像闖進真實的巨幕電影,荒誕而怪異。眼界裡沒有任何建築樓房,鋼塑恐龍在荒沙地帶似是跳舞,風車並行,枯樹散落,那個場景是在天地之間,最強烈的部份。

出租車穿越了巨大的恐龍市門,挨著幾輛越境大卡車,停了下來。這段短小的旅程,毫無冒險,卻滿是冒險感,有如小人國的外來者,意外闖進的幻境,這些形容,在那一刻顯得無力。於是只顧奔跑,奔跑在一個超現實的世界裡。

編號223 2014/9/22


原文刊於cacao Vol.15《UTOPIA》

Related articles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