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 °C Taipei, TW
2020-10-28

編號223專欄:迷霧遠|cacao 可口雜誌

始料未及,竟因為Cabo da Roca的半個下午,放棄了整個葡萄牙南部的日光沙灘。

到達辛特拉的過程很簡單,降溫的早上告別里斯本老城的花磚旅館,坐上十分鐘一班前往辛特拉的列車,耗時很短,約摸三刻鐘到達小鎮。那時依舊還是晨早,小鎮清冷的空氣裏散布著不太熱烈的氣氛。大概是那些濃霧,從依山的小鎮邊緣,延綿到各處景觀。

天冷,半日下來已是餓到發慌,按書索驥來到Piriquita甜品店,形如枕頭的點心和熱巧克力拯救了一點胃口。下午5、6點仍絲毫沒有天黑的樣子,濃霧從山上早已淡入在小巷。

數著分鐘睜開的眼,次日的辛特拉小鎮早上,旅館窗外晄白無味,是森林裡燒起的狼煙還是海拔下降的密雲,形同樹叢間奔跑的白色巨獸。開了窗,涼意依舊有,倒是外頭安靜得像是一張畫。

於是跳上巴士,趁早前往Cabo da Roca。歐洲最西端的海邊懸崖,陸止於此海始於斯。迷霧繼續作祟,有「變本加厲」的效果,在大西洋的懸崖邊上留下鏡頭裡不太清澈的幾張照片,像是安哲羅普洛斯電影裡那些不現不見的清冷與深厚。冷的霧夾雜著水汽打在裸露的皮膚,濕潤溫滑,連鏡頭都起水。

能見度不足50米,不知是在雲裏還霧裏,大西洋明明在眼前,看不清,看不清,咫尺之間只剩細膩喧囂,海浪聲。帶著孩童的歐洲人,踏入懸崖棧道,漸入迷霧,很快不見。

一直到濃霧濃得變成了細雨,夢就更像夢了。

2013/7/28


原文刊於cacao Vol.12《伊斯坦堡/夢》

Related articles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