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 °C Taipei, TW
2021-11-29

職業欄填寫__|徐千捷:氣候變遷危機下的建築開放日,以城市運作體系呼應高階永續理念|cacao 可口雜誌

你對101辦公大樓有什麼想法呢?它就像古代兵器中的鐧,直直插在蛋黃區上,讓人訥悶會不會哪天就把蛋黃給捅破了。但你知道,它也因為各項友善環境的節能措施,取得美國綠建築協會LEED v4白金級認證,堪稱當代具有指標性的綠建築嗎?

永續性做為時髦的話題,你大概聽得有些煩了,但在經歷過疫情,以及近年全球多起氣候變遷危機以後,就是再煩悶也得想方設法從根本做起。而本屆的「Open House Taipei|打開台北」也做出相應調整,在主題上增訂了「永續創生場域」,以回應極端氣候所帶來的挑戰。建築、場所的品質特性依舊值得關注辯論,但同樣需要在乎的是,那究竟能帶領人們看到什麼樣的前景。我們為你訪問到活動共同創辦人徐千捷,除了談自己的工作,他也將跟我們分享人們對空間的體驗,如何有可能發展成永續理念的推廣。

職業欄填寫:地方創生

我的工作跟地方形象、地方品牌、城市節慶活動有關,舉辦各種工作坊、交流會、演講,讓每個人去翻新、互相激發對地方特色的想法。有一個詞可以用來概括這些任務,叫地方創生團隊,而我就是其中的成員。

會做這份工作,是因為我喜歡大家拋出想像性的問題。平時生活不外乎工作,但針對某些特定事物的大哉問,卻可以讓我們發現到原來生活有這樣的機會和可能性。這樣的討論很有趣,像「打開台北」就是如此,它可以刺激你的各種想像,透過從來沒進去過,甚至沒想過可以進去的空間,拓展人們對生活的認知。對我而言,它可以營造出一個觸發討論的環境。

在策畫「打開台北」以前,我曾在2016台北世界設計之都(World Design Capital)服務過,當時是政府運用資源,為市場帶來新的刺激新的氣象。五六年下來,雖然設計展的數量有增加的趨勢,絕大多數卻是依賴政府預算才得以落實進行,難道由下而上的,由民間力量來舉辦這樣的節慶活動是不可能的嗎?我一直在思考這件事情,也是在那時候,西班牙聖塞巴斯提安建築文化協會理事Andoni Munduate來台演講,才有契機將活動引入台灣。

當然,在此之前台灣也有城市空間節慶,比如創辦於2001年的粉樂町,就是創意介入空間的先聲,或者像2011臺北世界設計大展(Taipei World Design Expo 2011),剛才提到的世界設計之都,以及白晝之夜(Nuit Blanche),你可以發現類似的活動越來越受歡迎。不過,「打開台北」跟它們有點不太一樣,它不是藝術家,或從事創意工作的人改造空間,而是由對空間有想法的主理人,去呈現個人怎麼在空間中工作、生活、改造。我覺得,這樣的呈現可以視為一種低限度的策展。

台北醜嗎?或我們只是缺乏想像力?

第一屆「打開台北」在大眾口碑頗獲好評,因此今年接洽新空間時反應也很良好。不過,無論是今年還是去年,如何把一個國外的活動成功在地化,依舊是項考驗。因為,台灣相較於歐美,並不是每個空間的主理人都歡迎陌生人來家裡喝酒聊天,對建築、街區歷史的熟悉,也很少能達到侃侃而談的程度。最明顯的一點,不是很多人都嫌台北醜嗎?但這就是活動有趣之處,透過別人的眼睛,你可能發現就算是待習慣的辦公室,某些擺設或收藏其實具有巧思,走出家門外兩條巷子,就有個好玩或具有代表性的地方。

一個空間「打開」以後,往往是主理人連觀眾和志工一起都感到驚艷的。在主理人,那就像重新認識自己的工作場所、工作內容原來是會叫社會大眾吃驚的,而對志工而言,由於長時間在空間中做引導、量體溫,那樣的親密感會讓人覺得自己是其中的一份子,就像多了個家和職業,一般民眾就更不用說了,如觀音山蓄水池,你知道它是百年前的水利設施嗎?能讓大家發現自己無法想像的事情,是我們團隊策畫「打開台北」的初衷,而透過討論活動達成這樣的目的,那是再好也不過了。

觀音山蓄水池

今年是「打開台北」的第二屆,還會不會有第三、第四、第五?就活動共同創辦人的角度來說,挑戰永遠都會存在。國外的Open House活動,大多是由基金會、當地的建築師協會,或建築類博物館舉辦,資源可能來自於長期性的政府補助,或建商、房地產開發商等企業贊助,那我們這樣的民間單位如何找到一個恰當的經營模式?其次,雖然強調經費來源,但同樣以國外Open House為例,它們常態人力只有二到三名員工,整場下來成本大約兩三百萬台幣,這樣的規模在台北要做一個活動是非常少的,不過正如我在稍早之前所說的,相較白晝之夜、設計之都這種政府預算籌措出來的盛會,有沒有可能以輕量化的策展觀念、營運成本去呈現出一個專業的成果?我們仍然在揣摩中,想讓活動能夠長期舉行,這些都是必做的功課。

從小的城市運作體系呼應永續發展議題,多景點推薦

今年「打開台北」主題是「再台北 Re Taipei」,我們想談的是再生與再現,台北這十年來有越來越多的老屋改造,把歷史建物修復變成文創園區,或是老房子文化運動,將原本有故事的空間賦予新生命,創建符合當代需求的用途。而再生與再現的主題,也可以扣連到聯合國永續發展指標。該指標在各大城市已經成為主要的政策推行方向,它兼顧了環境與社會的共榮、回收資源再利用、生態系保育,總之,就是運作起一整個人類社會的系統。而打開各種建築的型態,職業的內幕,正是從小的城市運作體系去做呼應。

今年打開台北與倡議淨零排放資產管理公司的創始成員「富達國際」共同策畫「打開城市循環永續觀點」,從今年的打開點中精選15個屬於綠建築、符合環境永續設計概念的空間,我們將15個選點分為四大類別:環境永續、建築永續、生活永續、產業永續,透過導覽與體驗帶領民眾從建築設計、智慧節約系統與循環再造的視角,了解永續發展的重要性和影響性。例如:多元共融明倫社會住宅、與環境共生的雲門劇場、展現木構築可能性的瓶蓋工廠台北製造所、八里垃圾焚化廠,以及台北指標性綠建築地標——台北101都是極具代表性的永續空間,其中,台北101辦公大樓35樓SKY PARK是全球第一座與IKEA(宜家家居)合作商業家具租賃的空間,平日僅供租戶專屬使用;今年將透過「打開台北」活動與全民交流,邀請大家從台北最高視角,一覽循環經濟的生活理念。

理想上,體驗活動應該能夠推廣永續的理念,一個很淺顯的例子就是,那些被打開的公共建設、私人博物館或是像101那樣的辦公大樓,你可以從中看到各行各業對理念的投入與貢獻,就連富達國際它本身,也是主力推廣與再生產業相關的長期穩健型投資。

台北101辦公大樓35樓SKY PARK
台北101辦公大樓35樓SKY PARK

在今年90多個選點中,我會推薦這次和富達國際合作以四個永續主題下的選點,如下:

在「建築永續」上,台北方舟的特別在它的前身是台電的舊倉庫,後來經過改造,轉型成未來金融體系的創業基地,它打破了老建築就是要改造成文創園區的想像,不只是做為看展或消費的所在,而是面對下一個世代,台灣可能有機會、可能拓展到全球的的新產業如數位金融的基地。我覺得這樣的改造方式很特別,是老建物長出新生命的特別案例。

台北方舟|photo by 打開台北

「生活永續」上,如禾永續文創,是高林文創基金會名下的一個轉型空間。高林文創基金會的母企業是縫紉機研發公司,它們因此能蒐集各種紡織業、成衣製造商廢棄的布料,進行創意改造,變成新的服裝配件與衣服,但他們不是做好新的成品再賣給消費者,這裡其實是一個工作坊,需要你運用各式各樣的素材,重新組裝發揮創意。我認為如禾文創不只是單純的回收再利用的案例,而是允許創意、巧思、手工融入整個過程中。

REHOW 如禾永續文創|photo by 打開台北

還有八里焚化廠,是全國唯一獲得ISO14064-2自主減碳認證的垃圾焚化廠,它作為「環境永續」的最好啟程;「產業永續」路線中的「明倫社會住宅」,保留過去明倫國小圍牆與跑道意象,是跨世代珍貴的群眾記憶,在中庭空間中創造優良風場與視野,這能減少冷氣使用,屋頂農園設施,居民都能做個城市農夫,也是居民間互動的好時機。這次透過「打開台北」參與「富達永續之路」,參與其中,你會明白有意識地選擇,循環經濟對環境地球的重要。

其他像「捷運隧道工程」,你可以親臨地下八層的位置看他們怎麼施工,「陽明山湧泉」也是我很好奇的一個點,它是陽明山上一個近百年前的水利設施,據介紹它的水質媲美阿爾卑斯山的礦泉水,且因為地質的關係,又被稱為藍寶石泉。另外建築、設計類工作室都值得一看,因為建築師會談作品和設計理念,還有就是表演藝術空間,當你走上位於小巨蛋穹頂上的貓道時,將會意識到演唱會燈光是個多麼驚人的工程。

陽明山湧泉|photo by 打開台北

「職業欄填寫_」打破制式的訪問模式,想要創造些主動異業合作的可能性。任何一個職業與創造都源於生活,關於生活的問答:

Q:你認為的「生活」是什麼?

千捷:這題好難,因為我不知道自己過得算不算好!但我認為的生活,是跟自己朋友家人能有輕鬆、優閒、自在的互動,而它的前提是,我們能在各種人事物好好關注自己,關注他人,取得平衡。每天工作都會遇到很多壓力,瓶頸,每天也都有跟自己親友對話的時間,所以打理好週邊人,就是生活的第一要務。

Q:工作之餘,私底下的真實生活樣貌是?

千捷:躺平,一直滑手機。

Q:生活中,哪一些物品是不可缺的?或什麼商品的愛好者?

千捷:物品是有,但是更喜歡無形的思考議題,如這次與「富達國際」的合作,了解到對於氣候投資、永續投資等等議題。當我們如果每一個人都能主動式管理,地球暖化的現象會因此得到改善。

Q:怎麼樣的生活狀態是你最嚮往的?可以舉例嗎?

千捷:現在就是把Open House Taipei辦好吧!這個問題讓我想起二十多歲時也有類似提問, 那時候我有個機會,去世界上最知名設設計公司面試。面試官問了一個問題,一時之間我答不出來,他問,你能想像你五年、十年後過什麼樣的生活,做什麼樣的工作嗎?我當時沒想過這問題,就回答,希望能有個小的設計創意工作室,三五個員工,有穩定的客戶、穩定的工作模式。現在雖然還沒達到那個地步,但如果我能把Open House Taipei辦好,也算到位了。

富達國際致力於永續投資與發展,並相信永續應與日常共榮。

延伸報導:在空間深入探索永續循環觀點:預見下一輪理想時代即將展開

Related articles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