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 °C Taipei, TW
2020-10-30

從噁心與厭惡的生理反應,關係著我們的政治傾向|cacao 可口雜誌

生活經歷的差異(生活環境、成長環境、是貧是富、年齡大小)塑造了各種不同的世界觀。情感因素也在其中扮演了重要角色,而情感又(至少部分)依賴於相應的生物學基礎。為什麼我們會持有政治觀點?為什麼我們秉持的是這種世界觀,而不是那種?為何我們的立場會改變,它又是如何改變的?最近的一系列實驗心理學研究表明,我們的政治信仰或許與我們自身生物學構造的某個特定方面——即身體對生理厭惡感的敏感程度——有關,而這兩者間的聯繫出人意料地緊密。

在2000年代中期,一位政治科學家向神經科學家里德·蒙塔古(Read Montague )表示,他和他的同事已經找到了證據證明政治傾向也是可以部分遺傳的,並且可能通過我們對威脅的生理反應表現出來。

為了檢驗這個理論,他們給被試者觀看各種圖像,其中包括諸如殘缺不全的動物身體、骯髒廁所、帶有疾病的臉時,給他們做腦部掃描,看看被試的神經反應是否會出現與政治意識形態相關的表徵。接著,被試要填寫一張旨在調查他們對熱門政治問題、社會問題看法的問卷。研究人員會根據問卷結果,將被試的世界觀歸類到一張從極度自由到極度保守連續變化的政治傾向譜上。

gif image via GIPHY

自由派和保守派的大腦對那些令人生惡的圖片的反應大不相同:他們的大腦都會對這種圖片產生反應,但受刺激的大腦區域並不相同。實際上,只要看看被試的神經反應就能預測他是自由派還是保守派,準確率超過95%。

實驗中,研究人員還向被試展示了暴力畫面(手持左輪手槍對準鏡頭的男人、戰爭場面、撞車事故現場)以及溫馨畫面(微笑的嬰兒、美麗的日落、可愛的小兔子)。然而,只有對噁心畫面的大腦反應才和意識形態有關。

被試看著令人反胃的圖片時,保守派的身體反應會比自由派更加明顯。然而,這些研究者們原本還期待大腦對暴力畫面的反應也能預測被試的政治立場。他們此前發現,與自由派被試相比,保守派被試通常對各種威脅都會更加注意,其反應也更為強烈。

例如,他們突然聽到巨大噪聲後的驚嚇反應更加顯著,並且對那些擺出生氣表情的人像照片凝視時間更長。那些噁心畫面刺激大腦產生的結果,也總是比那些體現來自人類、動物的威脅以及暴力事件的畫面刺激大腦所產生的結果更加清晰。這是不是因為噁心本就是一種更加強烈並且與政治關係更加密切的情感,還是說噁心是一種在實驗室環境下更容易以靜止畫面喚起的情感? 

gif image via GIPHY

大量研究已經表明,噁心敏感度高的被試往往與「保守氣質 」緊密聯繫在一起。定義這種氣質的特質包括傳統主義、狂熱的宗教信仰、支持權威和等級制度、性保守主義以及對外來者的不信任,等等。

近年來,許多科學家自覺投身於這一領域的研究中,結果就是這方面的研究甚至形成了一門為大家所認可的學科——有時會戲稱為「噁心學」,其中最主要的一個是:到底為什麼你對殘缺不全的動物身體、嘔吐物以及其他令人感到不適之物的反應,會通過某種方式與你對跨性別者權利、移民或者其他新聞爭議話題的立場聯繫在一起?

研究者們現在擁有的是理論,而不是這個問題的答案。某些研究人員推測,在深層的象徵意義上,噁心這種情緒或許和「他們」與「我們」之間的對立概念有關聯,也與我們為何出於本能信任某人或不信任某人聯繫在一起。這項研究或許能發掘出左派和右派之間的矛盾為什麼會如此激烈的一項因素,當然這只是眾多因素之一。

本質上說,噁心感和政治並沒有什麼關聯。人類演化出噁心感並不是為了讓我們走向民主投票箱,而是(根據現有通行理論的說法)保護我們免受那些噁心物的傳染。大量研究表明,當我們在這個世界上四處走動的時候,大腦總是在附近環境中搜尋污垢物——發霉了的剩菜、垃圾桶中滿溢出來的垃圾、洩漏的污水管道等——當大腦發現了此類物品之後,就會立刻產生厭惡感。於是,面對這種被感染的威脅時,我們就會乖乖溜走。這種機制其實就是「行為免疫系統」的一部分,它和戰鬥/逃跑應激反應一樣對生存至關重要。我們的病菌追踪系統很大程度上是下意識行動的,並且密切關注著這些叫作人類的人形自走細菌皮囊。

我們的細菌雷達如同煙霧探測器,其運作原則就是「寧可事先過分謹慎,也不要事後追悔莫及」。這個雷達在探明危險方面很容易犯錯,會產生很多誤報。我們周遭人群展現的任何行為怪癖、身體異常——無論是否會傳染——都會觸發警報。

就像如果有一個人身體上出現如:一隻紅眼、一聲乾咳或者一個開放性傷口,就會刺激我們的行為免疫系統一樣,胎記、肥胖、畸形、殘疾甚至一個雀斑也會引發這種效果。此外,腦海中始終高懸著細菌二字,會影響我們對那些我們認為與自己人種不同或是民族不同的人的感覺。好比:如果成長在一個大家都長得很相像的環境中,那麼一位外國人可能就會觸發我的行為免疫系統;然而,如果我在紐約市長大,那麼一位外國人就不會觸發這種反應。

如果此類病菌暗示的確能夠加深偏見,那麼這個問題的解釋就可能是生物適應性。至少在過去,外國人更有可能讓本地人口暴露在他們還無法免疫的病原體之下。其他一些科學家則認為,對細菌的恐懼來源於歷史上普遍存在的對外國人的成見,也就是認為外國人身上髒,吃的東西很奇怪,並且性觀念也往往更加開放的潛在印象。

gif image via GIPHY

研究人員首先評估了2000名丹麥人和1300名美國人的噁心敏感度。接著,被試需要填寫一張調查問卷,其主要目的是評估他們對外國人在其國家中定居的看法。該研究報告中稱,無論是美國人還是丹麥人,他們對移民的反對程度都與他們各自的噁心敏感度成正比 ——即便把被試的受教育水平、社會經濟地位、宗教信仰以及其他許多因素都考慮進來後,這種關係也仍舊成立。

高噁心敏感度人群不僅警惕外國人,往往對任何陌生人都保持著同樣的戒心。他們會帶著一定程度的懷疑看待在社交場合中偶然結識的陌生人——這個發現應該相當可靠,因為有三項研究都呈現了這一結果,涉及被試總人數達到4400名。背後的含義已經顯而易見:噁心感和不信任感,的確通過某種方式聯繫在了一起。又或許,這項發現再一次表明,這種聯繫本質上是防禦性的:如果縮小社交圈,就會降低暴露在潛在疾病攜帶者面前的風險。

另有一項實驗徵集了兩組政治意識形態類似的被試參與。其中一組被試在填寫他們的社會價值觀問卷時,暴露在一股像是嘔吐物的氣味之中。另一組被試則在無氣味的環境中填寫問卷。結果,第一組被試對同性戀權利、色情文學以及婚前性行為的反感要比第二組更加強烈。還有一些使用了臭氣劑、噁心味道(吃的)以及其他能夠誘發噁心感的物品的變種實驗,其結果大體一致:產生噁心感時,我們的道德評判體系往往會更加嚴苛。

在思索為何噁心敏感性會和更加保守的道德觀聯繫在一起這個問題時,研究者們想到行為免疫系統和宗教信仰之間可能有潛在聯繫。有些學者提出理論認為,那些嚴苛的宗教教條以及其他社會傳統或許擁有保護我們不感染疾病的隱藏作用。這些約束強烈要求我們尊重特定烹飪習慣、性禁忌以及那些有關清洗和衛生的禁止令,這或許不僅是為了讓我們獲取心靈上的或是像徵性的純潔,可能還是為了避免感染傳染病的一種演化驅動力的結果。

gif image via GIPHY

《社會心理和人格科學》(Social Psychological and Personality Science)中,表明噁心敏感性在各種文化、地域以及政治體系中,都與保守主義聯繫在一起。

「厭惡」(disgust),這個英語單詞起源於中古法語詞彙「desgoust」,字面意思為「味道不好,不喜歡」。事實證明,我們覺得難吃的那些東西,基本上不是酸的就是苦的——而這往往是污染物的標誌(想想變質了的牛奶)。那些在意識形態測試中顯示,保守主義者的被試對酸與苦兩種物質都更加敏感,其中有許多用「不好吃」或者直截了當的「令人噁心」來描述物質;另一方面,自由主義者往往不像保守主義者那樣對這兩種物質如此反感,有些甚至就根本沒有注意到。

毫無疑問,你自己的政治立場也會嚴重影響你從這一大堆研究中總結出的結論。如果你是一個自由主義者,你或許會這麼想:所以,這就解釋了保守主義者對移民採取的本土保護主義傾向和敵視情緒。然而,反過來說也很容易,保守主義者或許就會這麼總結:自由主義者們都是一群很傻很天真的人,他們對人類本性盲目樂觀,對各種危險也渾然不知,這只會帶來各種麻煩。

這些研究本身並不能體現自由主義和保守主義的優缺點。就本能反應這件事來說,自由主義和保守主義這兩種政治哲學對民眾的相對吸引力很大程度上取決於當時的社會環境——比如,取決於這個時代是友善還是殘酷。

當局勢比較緊張,各種組織都分崩離析(這總是不可避免的)時,我們可以仰仗自己的家人和好友,來保衛自己的利益——然而,此時外人是否可靠就是未知之數了,並且從演化角度上說,或許我們此時會把陌生人看作污染源,或者更通俗地說,把他們看作威脅。

儘管如此,噁心的一項定義性特徵就是,它佔據了我們心靈中的一個盲點。噁心是一種程度非常低,低到你幾乎無法感知的情緒,你甚至不會對這種情緒思考太多。相較憤怒、幸福以及悲傷這些情緒而言,噁心也是一種不太能夠靠著你的判斷、你的思維、你的邏輯推理改變的情緒。

噁心這種情緒主要是反射性的,而不是反思性的,這就是噁心蘊含的誇張力量。你只要讓大腦感到噁心,就能非常容易且迅速地侵入其中,而繞過邏輯和理性,直接影響大腦判斷。亞里士多德或許不會覺得這個發現有什麼值得驚訝的。他在千年之前就憑直覺斷言,人類「本質上就是一種政治動物」——天生就具備獨特的思考能力和表達能力,但同時也會為我們的動物本性所支配。他特別提到,我們就像蜜蜂一樣有一種聚集在一起構成社會的本能願望。亞里士多德不可能預見疾病的細菌理論,也不可能預見人類無意識地躲避感染這種現像在政治中扮演的角色,但他對人類政治中的獸性面的基本觀點的確很有預見性。

  • Source: NCBI
  • Via: 可口整理報導

Related articles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