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の保鮮膜:將拍攝對象真空包裝在環境中,探索愛的緊密和束縛|cacao 可口雜誌

藝術家實踐作品的演變是一件令人著迷的事情,最初的想法從哪裡來?作品又是如何發展?發掘作品概念的發展並不容易,但藝術家的成長是清晰可追踪的。來自日本的攝影師河口春彥(Haruhiko Kawaguchi)來說,世界上的任何事都是以愛為基礎的。在最初的作品系列《Pinky & Killer》中,開始詮釋親密的含義,將相愛的人在狹窄的空間裡,擺出類似快拍照的定格動作;在之後的系列《Couple Jam》裡,又變成了被拍攝者家中的浴缸。從小事開始,多年來他的視野逐漸擴大,他發現愛靠緊密纏繞永遠不夠,窒息的,沈悶的,需要被真空包裝。從《 Flesh Love》系列,只關注拍攝者的身體,到《Flesh Love All》範圍大到整個空間。他以各種方式探索,在鏡頭前人被真空密封的行為。

《Pinky & Killer》系列
《Couple Jam》系列

一切從「黏附」開始說起

暱稱「Photographer Hal」的日本藝術家河口春彥,出生於1971年的東京,大學時的一次旅行,使他意識到自己對攝影的興趣,畢業後則成為了廣告攝影師。以Photographer Hal開始創作之路,來自於庫柏力克的電影《2001:太空漫遊》,幻想或科幻是否曾經影響在他的工作上?他並不這麼認為——「我是一個現實的人」。他相信在日常生活中比其他任何地方能有更多的發現,但是他相信想像力的聯繫力量。

所有作品的中心主題都是「愛」,對他來說「愛是將我們所有人聯繫在一起的無形引線」,但愛有很多種,他開始在他的照片中探索。系列作品《Pinky & Killer》與《Couple Jam》後,他絞盡腦汁想辦法將兩個身體「黏」在一起。「以往,我拍過情侶互相擁抱的照片,或者把情侶放在浴缸裡,但真空包裝是黏附度最高的方法。」單靠緊密依偎在一起都無法充分描述的情感,黏附對他來說是一個非常有趣的詞——它確實向我們展示了,他是如何想辦法將愛的強度、吸引力的物理聯繫,以及我們彼此不可分割地糾纏在一起的方式形象化。

當我們在日常生活中收縮包裝、塑料包裝或真空密封物品時,通常是為了保護(如包裹物品載運中)或保存(如食物等易腐爛物品),「拍照的行為就是永遠留下一瞬間的景象,通過使場景本身成為保存下來的圖像,再次強調了拍攝照片的原因、衝動和願望。」他說。這些原因讓Hal 創作找到了途徑,開始了《 Flesh Love》系列。

《 Flesh Love》系列
《 Flesh Love》系列

愛情是殘缺的、沉悶的和密集的

拍攝過程並不像人們想像中的輕鬆,當有生命的人被真空包裝並且空氣被壓縮,他大概只有十秒鐘的時間拍攝,這意味著他每次按下快門就要能過精準,這對他來說是富有成效的壓力——有助於體現他試圖創造的氛圍和感覺。除了黏附包羅萬象的愛的想法外,他的照片凸顯了極端窒息感和被控制的限制,這氣氛像極了愛情的特質,因此他希望他的照片也能涵蓋這一點。

之前的項目,完全是關於情人之間的愛,《Flesh Love All》包括浪漫以外的愛的類型——例如家庭之間的柏拉圖式愛情,「愛的載體正在從戀人之間的愛,轉變為家庭之間的愛,然後轉向外部世界。」,他將愛的形象化的向前邁進了一步。他繼續探索他的真空包裝方法做為方式,因為這是所有美妙、凌亂和令人陶醉的形式。對他來說,天空是他的極限。

在一幅又一幅的圖像中,房屋和樹木、汽車和圍欄都覆蓋著大片的塑料,而它們的拍攝者則站在外面的車道上,他們被用真空包裝扭曲在一起。《 Flesh Love》系列只關注主體的身體,而《Flesh Love All》則通過對被攝者很重要的地方,與外部世界進行對比,從而將主角的個性信添加到作品中。Hal 藉著社交媒體和口耳相傳對作品有共同興趣的人作參與,在拍攝前,他需要跟被攝者討論主題和地點,及仔細測量了場地,每一部作品的拍攝都可能要花他幾個月的時間,然後拍攝完用過的塑料袋將被回收用於下次拍攝。

迄今為止,Hal 最知名的幾個作品系列,把我們每個人對愛的微妙感受,想要把時間永遠定格在某一刻,彷彿全世界只有彼此;想要親密無間,卻又時時會有窒息之感。

《Flesh Love All》系列
《Flesh Love All》系列
《Flesh Love All》系列
《Flesh Love All》系列
《Flesh Love All》系列
《Flesh Love All》系列

▌整理報導:Bohe H.|圖片來源:Photographer H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