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教徒的詩歌》盧昉個展:東、西方繪畫構圖技法與意象的融混,過去同未來共存的複合體|cacao 可口

絕對二元的東方或西方並不存在,文化總是不斷地在進行混合。從2009年至今,「東方與西方」以及「古典與當代」一直是畫家盧昉創作的思索激盪。長年生活於西方的他,對於文藝復興時期繪畫的喜愛,回台後藉古畫為底,透過時空的媒介在不同的時序上、地域上,與現代生活進行或深或淺、廣度與深度不同的混合與融合,近年來以宗教為議題的14件精彩油畫作品,在他的筆下激盪交織產生新的繪畫風景。

《異教徒的詩歌 – 盧昉個展》8/24至9/25在多納藝術華山館展出。

大膽運用以及不拘一格的藝術表現形式

1977年出生於高雄的盧昉,四歲那年隨家人到美國直到小學三年級返台。自國立台灣藝術大學美術系畢業後,隨即到西班牙薩拉曼卡大學攻讀美術系碩士,並接著在西班牙賽維亞大學研讀繪畫與藝術修復博士班一年。自小就展現對寫實繪畫的天份與熱情的他,在其融合東西方文化的大型繪畫裡,將古典、寫實、具象、油畫、水墨工筆、基督教、台灣佛道信仰和自己的生命元素進行排列組合,調動豐富的感性表達出他自成一派的新的形象感,開啓當代繪畫的另一篇章。

盧昉繪畫中的「東方」與「西方」是個對話的關係,將台灣民間宗教信仰與西洋藝術史中的宗教圖像巧妙融和,以詼諧隱喻的手法來探詢宗教在當代的多元性,即便在不同的信仰體系下,也存在了共通的精神追求。東方與西方透過他的畫作,時而並置時而融合互成。在這次的《異教徒的詩歌》個展中,盧昉不再如過去依附於經典繪畫的結構,而是以意象擷取的方式創造新的構圖。你可能曾思考過宗教符號是否可以共容?在盧昉的畫中是可以實現的!他在虛擬與現實中取景,將基督教與台灣佛道教的元素錯置,將古典油畫與傳統水墨融合,透過揣摩遣唐使畫家郎世寧的意境,在粗麻布透過留白質感轉換花果靜物,這些是他結合想像力並且慎密的安排才能有的和諧氣質。

《卡拉瓦喬的進貢郎世寧的油彩實驗系列》
《教堂裡的觀音》
《使徒們的慾望》
《阿彌路亞》

由於作畫時間的推移,繪畫總是浸透了創作者在不同的時間中對生活經歷與事物的關注與體會,所以畫作裡包含著複合多重的時間。在《我們都愛珍奶》作品中,盧昉用正統的油畫罩染法營造出沉穩色調,與臺灣民俗文化中鮮豔俗麗的大橘黃色互相對照;聖母由王母娘娘取代,十字旗變成中華民國國旗,並且讓所有人物都享用著台灣國寶「珍珠奶茶」。在《保安宮劇場》中, 盧昉宛如舞台穿越劇的導演,以空白的麻布作底,讓背景以扁平效果呈現,畫面兩側取自兩位法國古典主義與新古典主義的畫家筆下的莎賓婦女,與關公站在保安宮前為了珍珠奶茶大動干戈。在《疫情下諸神的聚會》作品中,則是古今中外不同來源的眾神像,釋迦牟尼還特別戴上口罩來防疫。在新作《天使借問路》作品中,十七世紀的天使誤入時光隧道,飛到了艋舺龍山寺上空向關公問路。

他的繪畫在看似錯綜複雜下,彰顯出藝術家內在與外在時間的歷程,那既是一個整體,也像分散的複時空,畫面上的細部銘刻著各異的流行符號篇章,畫面既是東方與西方的匯聚,是抽象與具象的共治,也是過去與當下的疊合,是複合時間的同時共存。而回到繪畫的初心,那是他在世界遊走一圈,將所見聞及內心深處在自己的想像空間重建的過程。重要的是在生活與藝術之間,獲得的那份誠實的遊戲感,《異教徒的詩歌》目的不是為了謀圖一個正確的答案,而是通過藝術告訴我們,人生也是一場有趣的遊戲,不論對錯,不分階級與宗教立場等等,而是將有趣置於正確之上。

《我們都愛珍奶》
《保安宮劇場》
《疫情下諸神的聚會》
《天使借問路》

《異教徒的詩歌 – 盧昉個展》

展覽日期:8/24-9/25/2022 每日 11:00-19:00

展覽地點:多納藝術華山館|台北市中正區八德路一段一號 (華山文創園區 紅磚區西7-2館)

▌整理報導:Bohe H.|圖片提供:多納藝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