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 °C Taipei, TW
2020-09-26

【cacaoist】為了追尋那道人造光線,卻失去了人生中最溫咰的日光|cacao 可口雜誌

光 / Light

從買一把樂器到被舞台上的聚光燈照到需要兩年的時間。

那年我跟她飛去東京去看我們倆最喜歡的樂團演出,表演結束後我跟她說真不知道站在舞台上的感覺是如何,那種被聚光燈打在身上的滋味。

「那看起來一定很帥啊」她說。

在飛回台灣的前一天,她陪我坐丸之內線去御茶水買了一把二手貝斯,典型的作工精細價格合理日本製產品。

「白色的琴身配上黑色的護版真的是再適合你不過了」她說。

回到台灣以後跟朋友組了一個三人樂團,以當時高齡二十五歲的我來說,買樂器玩樂團這種行似乎有點瘋狂,索性把團名取為PSYCHO。接下來的時間我除了工作就剩下練團,幾乎忽略了所有其他的事情,其中也包括她。兩年之後樂隊獲邀前往香港尖沙嘴演出,而我也早已經失去了她。

為了追尋那道人造光線,卻失去了人生中最溫咰的日光。

Josh Yang/ bass of PSYCHO 來自台灣

原文刊於cacao Vol.08《赫爾辛基/時間意念》

Related articles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