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 °C Taipei, TW
2021-09-27

阿富汗兒童、女性的悲歌:塔利班已經來了,我們正在逃亡!無可奈何卻無力反抗的疼痛|cacao 可口雜誌

阿富汗當地時間8月15日,塔利班士兵進入阿富汗首都喀布爾並佔領了總統府。在被美國領導的聯軍驅逐近20年後,隨美國撤軍,塔利班即將重掌阿富汗的控制權。日前阿富汗女導演卡里米(Sahraa Karimi)公開求救信,寫道「我懷著破碎的心與深切的希望寫下這封信,請幫助我們,讓世界關注在我們身上發生的事」。文化工作者陸續發出國際求救信,因為豐富的文化遺產將面臨不確定性。最揪心的還是關於女性及兒童的命運,身為女性的攝影師的拉達.阿克巴( Rada Akbar)長期記錄在爛泥中生存的女性及兒童,「每一天都像是最後一天」她說,這是他們生活的寫照。

當七歲小孩許願「希望我的國家和平」這是認真的

1988年在阿富汗出生的拉達.阿克巴Rada Akbar),小時候為了逃離塔利班政權,隨著家人搬到巴基斯坦,2002年才又回到了阿富汗首都。她一直用藝術表達自己,攝影及拍攝兩支紀錄片探討阿富汗女性的生活及艱辛,因為在1995年塔利班統治阿富汗之後,每位女性都需要穿上 Burka(布卡)這種服飾,女性身體的皮膚不允許有任何暴露。

她作為一名在巴基斯坦的難民長大,成為女孩回到阿富汗,父母希望她有更好的未來,「全世界對阿富汗婦女有一種誤解:她們被認為是受害者,需要被拯救。或者我們無法選擇我們的人生優先順序,但我想改變這種看法,因為阿富汗女性的歷史不是從 2001 年以後開始的,我們有著豐富而悠久的歷史。」雖然她樂觀看待,但現實是恐懼一天比一天明顯,現在的情況比她小時候逃離阿富汗時更黑暗。她拍下許多人,「對我來說這不只是肖像,我只是拍下他們給我的感覺。不可否認,這是有點奇怪的概念,但這是誠實的。每一張照片都像在搏鬥。」她認為作為阿富汗的女性藝術家,有更多責任為民眾服務,並且讓社會相信阿富汗女性有能力在藝術領域取得成就。她與阿富汗基礎教育計畫(GIZ-BEPA)合作,希望她的成功能激勵其他阿富汗女性。

她鏡頭下的阿富汗兒童,刻意讓周圍的背景加深,以突出每一張孩童稚嫩又渴望的臉。「我想要人們從他們的眼睛進入他們的內心,真正看到、摸到、感受到那樣一種無可奈何卻無力反抗的疼痛,藉此引發世界的關注與思考。」

Khesraw 8 歲|六歲時開始在街上賣汽球,今年小學二年級的他來說:一開始打工對我來說真的很痛苦,但現在我已經習慣了,並且我已經學會怎麼去應付街上各式各樣的人。|photo viaRada Akbar
Zahara 6 歲|她和家人兩年前逃難來到喀布爾。她每天工作八到十個小時,為了美金1元。|photo viaRada Akbar
Naweed 8 歲|國小二年級的他,已經做了兩年的補鞋匠。他說:去年一些我的同學看到我在街頭工作,他們開始嘲笑我。有時候這些嘲諷真的傷人,但是我還是不會放棄我的工作因為我必須賺錢貼補我的家庭。有一天我的老師發現了我的工作,她送了我一本筆記本和鋼筆,她說我不應該為我所做的感到羞恥,這讓我改變了原本不想去學校的念頭。現在我想要成為老師,想要像她一樣幫助那些和我一樣的孩子。|photo viaRada Akbar
Jawed 7 歲、 Jafar 5 歲、Hussain 6 歲|他們和家人三年前來到喀布爾。他們必須從清晨工作到深夜。Jawed 說:我們三個在外面打零工常常沒有原因就被打,錢也常常被搶走。我的心願是成為飛行員,但是我的父母卻告訴我們,我們根本沒有錢去上學。|photo viaRada Akbar
Senzela 7 歲|住在喀布爾貧民窟的難民營裡,撿了兩年的垃圾。她說:我很不喜歡出去撿垃圾,外面的人總是騷擾我、搶我賣垃圾分類的錢。有時候會有男人要我跟他們回家,他們不是好人,我每次都要很努力地逃回家。|photo viaRada Akbar
Ebrahim 14 歲|從七歲就開始工作。他打過很多零工,最近他開始賣氣球,他說賣這個能賺更多的錢養家。|photo viaRada Akbar
Gul Yar 12 歲|已經靠撿垃圾維生五年的他,說到:我被迫離開學校因為我要賺錢養家。有時候我對我的未來充滿希望,我會對它滿懷憧憬;然而當我被勞苦的工作現實打臉的時候,我開始感到絕望。|photo viaRada Akbar

我們都穿著布卡,你認不出誰是誰

We all now wear a burka, you don’t know who is who——我們都穿著布卡,你認不出誰是誰
If you want to meet your sister, it can be you uncle too——如果你想和你姐姐打招呼,那也可能是你叔叔

2002年,阿富汗出現一支神秘樂團Burka Band (布卡樂團),樂團名顧名思義來自於塔利班統治阿富汗之後,每位女性都需要穿上Burka(布卡)這種服飾。三名阿富汗女孩,以此為樂團命名,創作了單曲《 Burka Blue 》將阿富汗女性的處境用歌聲唱了出來,成功引起國際媒體關注,當然也引起塔利班關注。今年又再度發表了單曲《 I Care For You 》,他們曾接受外媒採訪說道,她們組了樂團但是需要要隱瞞自己的家人,就算母親知道這件事,也要終生不能說出去;她們拍攝音樂錄影帶時,必須躲到郊區去拍攝或處理影片,當要拍攝戶外的鏡頭時,她們不會在一個點拍攝超過三分鐘,三分鐘一到就立刻換到其他地方,以免造成注意。

攝影師拉達.阿克巴面對阿富汗女性需要全面掩蓋自己身體,表示:他們可以殺死我或移除我的身體,但他們永遠無法殺死我的精神。他們將無法消除或抹去我的想法,我的想法會傳遞給下一代。我永遠不會原諒他們。

過往塔利班政權下的女性,淪為塔利班戰士的戰利品,隨著塔利班重新掌權,當地女性們害怕歷史重演。需要更多國際援助,及早讓阿富汗的兒童及女性受到安全保護。

Related articles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