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 °C Taipei, TW
2020-10-31

壞掉的品味、反設計:義大利激進設計的社會革命|cacao 可口雜誌

在1960年代後期和1970年代初期,一群義大利設計師因經濟危機、產業動盪,與社會文化發展緩慢等局面時,起而發起「反設計」(Anti -Design)運動,抗議消費主義,法西斯主義和社會不平等現象,如同踏上愛麗絲夢遊仙境般的鮮明的色彩,比例失真,諷刺和媚俗的風格設計品,擴及到文化現象與當時的空間與建築,被稱為「激進設計」(Radical Design)時期。儘管反設計在1980年結束,激進派不一定達到他們的革命目標,不過這場顛覆符號的象徵,持續影響著當今的當代設計師。

Image result for italy radical design

當時正值二戰結束,戰後的工業文明帶來的種種危機促使設計師們重新尋求並審視人們在精神層面的真實需求。激進的義大利設計師對突破過去,創造不受歷史束縛具有未來感的設計,這些歷史束縛來自學校的種族主義,戰爭和規範性的思維。他們經常在作品中使用過去的文物,但剝奪了它們的文化意義。例如:一把被推倒的希臘柱子(象徵著封建時代)變成了椅子;或者,利用俗氣的毛草、便宜的原料,來批判中產階級對品味和美的痴迷。

02_Radical_Design_high
工業設計師Gaetano Pesce的家具Donna,他的設計基於史前女性生育率。從美學上講,這把椅子上裝有球,腳凳,但根據Pesce的說法,這擬人化的椅子象徵著束縛女性的偏見和壓迫。它由緻密的泡沫橡膠製成,這在當時是革命性的。|UP5-6, La Mamma, Donna Gaetano Pesce, 1969© Klaus Zaugg
Image result for italy radical design 1960
Capitello椅,由Studio 65設計工作室出產。靈感來自雅典衛城的一張照片,當時疲憊的遊客坐在被截斷的柱子、靠在Capitello的椅子上。
他們的椅子改變了立柱的功能和象徵意義,像是從精英階層手中奪走,並以柔軟的聚氨酯泡沫的形式呈現給大眾。Studio 65的創始人Franco Audrito和Piero Gatti是後現代設計的開創者,他們對古典主義的諷刺性,是支持幻想而不是功能方面。|Installation view, Radical Design, at the Vitra Schaudepot© Mark Niedermann
04_Radical_Design_high
仙人掌衣帽架,由Guido Drocco 與 Franco Mello設計,仙人掌的家飾,模糊了室內和室外之間的距離,並樹立了幽默和模棱兩可的基調,一直延續至今。|Installation view, Radical Design, at the Vitra Schaudepot© Mark Niedermann

這些設計師對製造的原料感到興趣,但對大量消耗這件事並不感興趣。他們認為這些是藝術宣言,是為了裝置而產出裝置。在1965-1974年,義大利設計最為黃金的十年中,各式設計風格與流派應運而生。他們以各自獨特的反傳統的設計觀念,共同向階級至上的好品味提出質疑。這群激進設計組織中,最具有代表性的組織無疑是Studio Alchimia(由Adriana Guerriero、Alessandro Guerriero、Bruno Gregori、Giorgio Gregori四人組成)、Archizoom Associati、SuperStudio以及後來名聲大噪的Memphis Design Groups等。

Archival photograph of Supe Ronda, Archizoom Associati, 1966. |Image: Dario Bartolini/courtesy Centro Studi Poltronova

激進設計的最終例子是Disco舞廳。這些建築師受到戰後現代設計的局限性束縛,希望重新定義建築在社會中的作用。受到激浪設計的啟發,許多人認為Disco舞廳是他們進行創作的理想場域。諸如Gruppo 9999,Super studio和UFO之類的創新建築師,創造了棱角分明的空間,這些空間還有諸如蔬菜園和廢棄的洗衣機桶之類的古怪物品。空間所賦予的感覺以及表演,都不是關於可以買賣的東西。這些舞廳並不是要創建一個理想比例的體現,而是突顯現代主義建築和設計的標誌。在這個空間人們可以平等地體驗,但是以他們自己獨特和個​​性化的方式。

Related image
UFO, lovers on a swing chair, Bamba Issa, Forte dei Marmi, 1970. Photograph by Carlo Bachi, © Lapo Binazzi, UFO Archive
Immagini 019
Immagini 019
Interior of Piper, Turin designed by Pietro Derossi, Giorgio Ceretti and Riccardo Rosso, 1966. © Pietro Derossi
Interior of Piper, Turin designed by Pietro Derossi, Giorgio Ceretti and Riccardo Rosso, 1966. © Pietro Derossi
3C+t Capolei Cavalli (Giancarlo Capolei, Pinini Capolei, Manlio Cavalli), side elevation of Piper club, Rome, 1965. © 3c+t Fabrizio Capolei, Pino Abbrescia e Fabio Santinelli (face2face studio), Corrado Rizza
3C+t Capolei Cavalli (Giancarlo Capolei, Pinini Capolei, Manlio Cavalli), side elevation of Piper club,Rome, 1965. © 3c+t Fabrizio Capolei, Pino Abbrescia e Fabio Santinelli (face2face studio), Corrado Rizza

如今,極簡主義的復興(圖案,材料,顏色,形狀和紋理的折衷融合)表明人們渴望擺脫權威。它源於與義大利激進分子同樣的情緒,並且在美學上以相似的方式實現。具有諷刺意味的是,20世紀的反傳統設計是將其重新包裝,為當今消費者的時尚裝飾,這也顯現了設計師的局限性。

Related articles

「REHOW」如禾永續文創創辦人專訪:能引發人們共鳴的不僅物件的歷史,還包括潛藏其中的價值觀|cacao 可口雜誌

在你的衣櫃裡,是否曾有一件來自父母兄弟姊妹的衣服?無論它是否樣式老舊、縫縫補補,代際/代間傳承這項行為,都構成了記憶與情感的紐帶。 […]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