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位創作者與他們心中的Real Magic:激發創作想像,將日常煉成你我的魔幻時刻|cacao 可口

「到頭來許多會特別珍藏的事情,都是一個人時做不到的。」織品創作者黃郁媚在經歷海外求學後回到台灣,感知於世界的快速變化,特別看重人們聚在一起時的共創力量;比起過去,人類集體更加珍惜彼此激起的連結與互動,可口雜誌邀請5位創作者,他們高度涉入工藝、音樂、服裝、針織與嘻哈領域,以自己的創作手法重新詮釋人與人,以及人與世界的關係,就像是點石成金的魔法,讓每個瞬間變得不再平凡。

藝術家張家翎:在被視為缺陷的技術中發現Real Magic

張家翎習慣以物質作為創作的切入點、喜歡從實質的材料、物體、結構尋找靈感及想像,金屬、木材、石頭,這些在大眾想像中多少有些呆板的媒材,到了張家翎手中卻變得柔軟,如果你親眼見著了張家翎的作品,他都會希望你能有所觸動。

為表達「在意想不到的時刻進行連結的洞察力」,張家翎將腦筋動到了「鏡子」上,鏡子有沒有可能不映照真實,而作為展現想像力的媒介?依循此脈絡,張家翎打造出不銹鋼弧形鏡,彎折的鏡面會切割周圍景觀,視角與錯落色彩不斷重組與顯現,就像奇幻夢境,帶出媲美萬花筒般的世界,張家翎也進一步提到,作品散發的魔幻感,其實隱喻每個人有著不同地面向與狀態,都需要被包容接納與溫柔對待。

音樂創作人吳獻:願魔力與你同在

「走進我們自童年結束就沒再去過的糖果屋,在那只要顧著跳舞就好,累了就擁抱對方,我們不用刻意做什麼,在被融化、拉長的時空裡抱持著平靜,奇蹟就自然會發生。」關於奇蹟,創作歌手吳獻已經預備好站上更大更躁的舞台,感覺來的時候,就會為世界多添上上一條詞、一首歌。

吳獻以45秒的音樂表現魔力,使用一台復古合成器為主體,加入不同音色,在必要處加進絃樂,繞轉迷幻浪漫旋律,整首曲子聽起來充斥飽滿甜密感。談回創作,他緩緩說道,創作就是認識自己的過程,短時間內沒有得出什麼結果或答案也沒有關係,將某個時期或狀態的自己交代清楚就可以了,他希望自己的音樂能讓閱聽者感覺自己身處於舒適圈,全然的自在與悠然。

服裝設計師周裕穎:創作中的魔幻體驗,通常是失敗的時刻

以「Real Magic」理念為發想,服裝設計師周裕穎將注意力放到現在的平面化時代——一個位於手機中,由NFT、VR、線上藝廊、元宇宙等諸如此類的事物建構起的時代;周裕穎延續去年Art Taipei期間將藝術家江賢二作品轉化成服裝設計,並將時裝平面化、畫作立體化的創作概念,並以可口可樂於八零年代發行的花押字布料(Monogram)為素材,設計欺眼為平面的立體服裝。

關於人人渴求的魔幻時刻或體驗,周裕穎形容,創作中的魔幻體驗,通常是失敗的時刻,而那卻是上天給的時刻,因為人再怎麼絞盡腦汁,也只能在以往的經歷體會中腸枯思竭,「但上天給的時刻絕對讓人意想不到,做錯的,做壞的,這些超乎設定的意外,也往往最值得激賞。」

織品創作者黃郁媚:針織有魔法,你創作的最終都會帶來啟發

針織不能用一句話就解釋完。想像一根線以彎曲的姿態前進,重新構置這些生活片刻,而點到線,再築成面的過程,也形塑了人與纖維間的關係,更促成了觀者與織品的對話。對話為什麼重要?擅長從日常生活中汲取靈感的郁媚說,有人,就會遇上魔幻時刻,「多多與人接觸,到頭來許多會特別珍藏的事情,都是一個人時做不到的。」

黃郁媚關照疫情下人與人之間的連結,以窗簾的開闔為構想,她認為窗簾是人們可以決定自己與他人距離的重要物件之一,她首先找來4個木箱,有布料串連其中,布料能收亦能張,表現人與人匯聚又分散、隔絕的意象,而藉由木箱開闔的互動與展示,也能進一步呈現布料的延展性,以及更多的可能性。

嘻哈文化推廣團隊嘻關節:一起享受的此刻,就是我們的Real Magic

嘻關節的成立宗旨就是「Real Magic」,在人跟人之間建立更多的連結、交流,而當一群人相互扶持,一同接案、表演、玩樂,那是令人感動的,既是嘻關節的理念,也是創作靈感的來源。

互動也是嘻哈能夠點燃許多人熱情的因素之一。嘻關節團員中的Piggy和Cubee認為,跳舞是種無聲的對話,愛講話的人可以說得更多,不愛講話的人也能在保留個人空間、積極與人交流兩個看似衝突的立場取得平衡,令一來一往都能擦出火花。團員學耀也形容,「當我跟不認識的人對跳,會是用肢體認識對方,跳過自我介紹的過程。這樣的共感有可能發生在音樂的每一個時間點,而其中火花,不管當事人或旁觀者都感受得到。」嘻關節邀請你一起聽音樂,一起跳舞,分享彼此的情緒波動,感受在圈圈中的所有人都是一份子,嘻哈將來自不同的我們連結,一起享受的此刻,就是難忘的Real Magic。

▌整理報導:林圃君|視覺統籌&服裝造型:Yii Ooi @yiiooi|平面攝影:柏諺 @poyenchenz|導演:半獸 @ed_hansoul|專案統籌:可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