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 °C Taipei, TW
2020-10-25

「REHOW」如禾永續文創創辦人專訪:能引發人們共鳴的不僅物件的歷史,還包括潛藏其中的價值觀|cacao 可口雜誌

在你的衣櫃裡,是否曾有一件來自父母兄弟姊妹的衣服?無論它是否樣式老舊、縫縫補補,代際/代間傳承這項行為,都構成了記憶與情感的紐帶。那麼,這件衣服仍躺在你的衣櫃裡嗎?是因為破損不堪穿戴,還是被超量的快時尚(Fast fashion)新衣淹沒,使你丟棄了它?

對浪費的意識、對舊衣的鄉愁,構成品牌與設計師介入參與社群的情境;不過,在永續時尚(Sustainable Fashion)的觀念裡,延長服裝壽命仍不足以影響大局,關鍵仍在於,品牌必須將生產階段對環境、勞權的傷害降到最低。換句話說,消費者能否按自己的價值觀作選擇、甚至據此改變原先的購物習慣,有賴於產業鏈全程保持透明。

REHOW」如禾永續文創由林育貞(Iris)與林怡君(Vicky)協力創辦,前綴詞RE取自單字Recycle(循環),REHOW思索的不僅是如何循環,更要在循環中創造價值,而這樣的轉化過程,則有賴思維與知識的介入。

隨著各大品牌紛紛響應永續時尚的號召,循環再生理念也播散至台灣,新創品牌「REHOW」如禾永續文創即為其中佼佼者,「我們做的是廢布再製。變成產品的,還不是產品的,都屬於廢棄布料,REHOW將這些布料統整分類,標示來源,再委由設計師改造提升質感,如此去到消費者手上的每一件衣服,都擁有自己的履歷。」可以說,REHOW是因應社會的需求、經濟發展的需求而存在。

圖左至右:「REHOW」如禾永續文創創辦人林育貞(Iris)與林怡君(Vicky)

盲目的標新立異需要付出多少代價?

「有句古老的諺語『學者如禾如稻,不學者如蒿如草』,喜歡學習就是稻榖,不喜歡學習便是野草,價值,只能由學習和實踐得來。」她們這麼解釋品牌名稱的由來。

過去,人們將生活舒適與進步畫上等號,是以一味地追求物質享受及精緻的服務,各國也同樣重視經濟實力的增長,大於對生活環境的重視。然而經濟發展始終受制於環境條件,自然資源的枯竭、不尋常的天氣與氣候現象,不斷浮現的危機,提示了人類活動引發的污染及破壞,正以極高速耗損這個承載力有限的星球。1987年,聯合國環境與發展委員會(World Commission on Environment and Development)所提出的永續發展概念(Sustainable Development),正是針對當前的發展模式作修正,訴求資源、生態、社會、經濟的協調。利用自然資源必須與生態系統達致平衡,在滿足當代人基本需求、產生經濟效益的同時,亦不損害後代滿足其需求的可能。

「簡單地說,REHOW是透過跨界合作、資源整合、行銷手法,擬訂永續方案。」REHOW的團隊包括高林文創基金會,其母企業為國內位居第一的工業縫紉機上市公司。由於與成衣製造商過從甚密,鑑於快時尚掀起的一次性消費模式造成的危害,並認識到作為紡織原料主要出口國的台灣,在製造過程中勢必產生大量廢料,REHOW以紡織品為起點,投身廢棄資源再造領域。

「當我們談論廢布再造的時候,首先要釐清一點,什麼是廢布?」除了消費者丟棄的衣服,在製作生產階段,平均要準備高出需求量15%~20%的備料。這是為了保證能生產出足夠的數量,但這多出來的部分,只會是一塊布經過裁剪後大小不一的碎料,連變成衣服的機會都沒有。現在隨手列舉了幾個驚人的數據:在2017年,全球消費者共產出九十四億噸的廢棄衣物,而服飾消費比例仍在逐年上升,據統計,2018年全台灣每分鐘丟掉四百多件衣服,一年可達兩億三千零四十萬件——諷刺的是,這是全國人民努力的結果。

通過故事維繫認同,願景質感一樣不缺

「REHOW嘗試從設計階段解決浪費的問題,並響應時尚界近年持續推廣的零廢棄(Zero Waste)觀念,保留每一塊裁下的布料,以待將來重複利用。」

台灣的高資源回收率,為落實循環經濟(Circular Economy)提供了相對穩定的基礎,而循環經濟可進一步延伸為升級再造(Upcycling)、循環再造(Recycling)、降級再造(Downcycling)兩種不同取向;「升級」將廢料加工為更有價值的新產品,「循環」則把廢料轉化為初始材質,至於「降級」與前者概念相近,只是分解出的材質質量較差。REHOW選擇的是升級再造,「要是把廢布打碎,它就只能是原料,但如果經過設計,就不會是以呎為單位計價。」

兩日「免廢」永續生活講座上,Vicky帶大家了解廢布再造零浪費的可能,Iris則在現場指導協助實作改造。|攝影:許智翔

「REHOW的設計理念是重製(Remake),讓設計兼具視覺性和故事鍊(Story Chain)。」她們解釋,許多品牌行銷刻意在「重製」玩花樣,甚至一度形成趨勢,無論原因是致敬、缺乏原創靈感或趕搭懷舊浪潮,「重製」除了考核設計師的本事與美學品味,真正具吸引力的,仍是一件衣服所能承載的個人經歷、記憶、情感,「衣服的存在就包括設計概念在內,你把它加以運用,等於是對既有的故事再疊上新的故事,那麼衣服就不只是衣服了。」

關注時尚也不忘社會責任

REHOW於今年首度推出的品牌活動「#BarREHOW」自助吧,先後在誠品南西店華山文創園區登場。華山展期至九月底結束,自助吧的下一站將回歸大直總部,未來也會有新的工作坊課程及計畫陸續公布。

在#BarREHOW,每個人都可以依據自己的創意,就現場提供的各式廢棄布料,對素面單品進行改造,一次體驗手作以及時尚設計的樂趣。自助吧的點子怎麼來的?「高林文創基金會先前有個『重縫。時尚』計畫,鼓勵設計師運用廢布進行創作。由於那項計畫的性質比較接近贊助,為了更有效率的推廣理念,我們決定增設一般消費者也可以參與的途徑,#BarREHOW就是答案。」

從外觀來看,#BarREHOW像是對外開放的工作坊,它的潛力卻遠多過為消費者提供體驗。某種程度上,#BarREHOW可被視作協助現行經濟體系健全發展的補丁,它讓副產品、廢棄物重新回到生產製造的循環,令多個生產週期因此能環環相扣。

#BarREHOW的做法可以分為「廢棄布料蒐集」、「設計規劃」。她們表示:「在廢料蒐集,我們的來源是台灣的紡織廠、成衣廠、布行的樣布。這些廠商供應的對象都是國際上經典品牌,如果因為沒有使用而必須銷毀,那是很可惜的。一方面它們材質都不錯,二方面銷毀跟生產一樣,都需要成本,還會造成污染,#BarREHOW等於為他們創造一個新的,提供材料的對象。」

在兩位創辦人的構想中,自助吧被賦予傳播和教育責任。消費者體驗項目是其一,REHOW亦與高林基金會合作,將蒐集得來的廢布,供給基金會開設的弱勢團體車縫訓練課程,「所謂『設計規劃』,另外也包含產品開發與服務。我們接到的訂單有不少屬於企業禮物,例如服裝品牌的促銷方案,以它們自有的廢棄布料改造成消費滿額的贈品;換作消費者的角度,當他知道了背後的故事,這份禮物便格外具有意義。此外,企業訂單也造就了弱勢團體的工作機會。」

「#BarREHOW的概念有點像模組,它的任意部分都屬於修改範疇。我們曾經幫Nike 做過Workshop,在聽過對方想和大眾溝通的訴求與目的後,我們便用Nike的回收衣與回收材質,量身訂做了一個工作坊。當時活動的執行系統就是自助吧的進階版。」

既然REHOW如此重視理念推廣的邊際效應,會不會擔心一旦撤離華山展場,也中斷了與目標客群直接接觸的管道?兩人輕鬆地表示,這是個肯花心思,便能在網路上找到所有相關資訊的年代,端看有無需求。「任何生產都會產出廢料,這些廢料怎麼運用?有哪些可能合作的潛在對象?設計一套完整的、符合需求的廢棄再造方案,就是REHOW提高品牌影響力,善盡社會義務的不二法門。」

Related articles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