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 °C Taipei, TW
2020-11-27

字花專欄:《革命青年:解嚴前的野狼之旅》一種勇氣|cacao 可口雜誌

「 面對如此理直氣壯的憤怒,回想此一激越情境,我愈有青春無罪的寬恕和容許,也了解詩之精髓便當在此。」

《革命青年:解嚴前的野狼之旅》(2012)是一本重編的詩集,重新整編了台灣作家劉克襄早期的三本詩集:《松鼠班比曹》(1983)、《漂鳥的故鄉》(1984)、《在測天島》(1986)。劉克襄是台灣的著名作家,為台灣自然寫作的重要作家,與《旅次札記》、《風鳥皮諾查》、《十五顆小行星》等作品相較起來,他的詩集一直居於次位;然而通過《革》,我們彷彿聽見年輕的詩人騎著野狼,在田野或山區傳出軋軋迴聲,也聽見了一顆赤子之心,如何向時代和土地喊出只屬於年青人的詩歌。詩無隱志,拿起這本詩集你會讀到略為粗疏的詩句,尚可提煉昇華,但正因如此你可感受到劉在序中所說:「詩是一種行動,一種單純」,青春,是一種勇氣。

活在高速的現代化社會,歷史的距程彷彿一再壓縮,很多時候,當我們掃視歷史,只能看見一個個時代伶仃地飄散著。面對時代的壓迫,人的個體瞬間就被淹沒,詩人以最真摯的悲憫、狂野、憤怒,遍尋於野,寫出台灣各地小人物的故事;詩人是時代的見証者,他撿起遺落在歷史長河裏的碎片,同時對國家、社會提出無隱的關懷和指控,正如<陌生的故事>中:陌生的故事如果繼續發生/總有人羣會試圖去改變/以一種不必愧疚的心情/漸行漸遠/離開一個自大的祖國。

在解嚴的年代,台灣人民惶惶不安,身份和文化的迷失折騰著這一時代的文藝青年,劉克襄的詩體現出深切的人道精神,<鼠尾草>、<他>、<女工之死>、<帶刀少年>等詩寫的是一些家庭和人物在時代下的遭遇,劉克襄的詩是一篝暖烘烘的營火,經歷一個嚴寒黑暗的時代後,留下了可供暖手的餘溫。

踏入90年代,劉克襄較少發表詩作,主力投入於自然寫作及研究,碩果纍纍,《革》的出版重現了劉克襄詩歌的價值,也讓我們重新反思現代詩的語言和指向。他指出「當代新詩多隱約晦澀,著重於內心世界的挖掘,敍述策略常有更臻藝術的凝練情境和表達手法,這麼貼近現實社會,直挺敍理的鏗鏘,好像很少了」,當詩人們不斷探討詩的語言多樣性、新的意象和敍述手法,一把年青詩人的嗓音猶在田野間清脆地響盪著。

一如他的散文、小說,劉克襄的詩貫徹著自然的筆法,無晦澀難懂的用語,收錄了多年來山川漫遊的所見所聞。《革》所收錄的詩以簡樸的文字、平實的敍述角度寫成,讀之就如一同騎上了年青詩人的野狼,穿梭於台灣峻嶺河川之間,聆聽著一個個存在或虛構的人物,坐在矮木凳上,把他們的故事娓娓道來。

不矯飾、不扭捏,當人們急不及待以詩挖掘、宣洩內心世界,劉克襄重新編定《革命青年:解嚴前的野狼之旅》,讓我們清楚地聽見,煩囂喧鬧的時代中,一個骨子裏刻著革命的青年澄澈的吶喊。


原文刊於cacao Vol.13 《巴黎/重生》

字花談書:如此時代,怎樣閱讀

字花是一本年青、多元的綜合性文學雜誌。我們致力從生活中開掘文學的可能—文學廚房、漫畫騎劫文學、 文學花邊⋯⋯我們相信,當下是一個判斷疲勞、審美疲勞,甚至道德疲勞的時代,因此,也是一個學習、 閱讀的時代:想望變得溫柔、優雅與清醒,讓我們打開第一頁。

Related articles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