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 °C Taipei, TW
2020-10-30

雷克雅維克:光芒給予這個城市獨一無二的特性|cacao 可口雜誌

我是住在雷克雅維克的外國人,但又很難說是一個新來者,從美國來到這個城市,1973年作第一次的觀光客,再來就是1975年我與丈夫決定從美國移民到冰島。於是我見識到了冰島,看到了更多的是雷克雅維克這座城,從本地人與外國人的角度來說,此處已成為我家長達了40年。

我居住在這兒的期間,雷克雅維克,像世界許多其他的城市一樣經歷極為巨大的改變。儘管以國際標準來說雷克雅維克人的口量不多,從1975年的9萬人向上攀升至目前約12萬人。以我的經驗,這座城市一直以來遠比其規模更為龐大數倍的城市一樣精力充沛且滿溢生氣 。從古老歐洲來的旅者們,將不會在雷克雅維克或是冰島的任何城鎮尋找到,依照熟悉的歐式建築計畫所建構的城市,那些被教堂、市集廣場和市中心給定義的史上著名核心。冰島過去是貧窮的幾乎沒有移民,直到成功地進入20世紀,而它富裕的現今僅在二次大戰後才發展的。在冰島大部份的歷史裡,它只是孤立的小農村只是些許個微型村落,一點都談不上是個真正的城市或鄉鎮。因此總的來說,雷克雅維克是個相當年輕的城市,旅客來這不像是去巴黎或是佛羅倫斯一樣,不是為了觀看古代建築或甚至新潮的那些地標,而是這裡有相當值得被欣賞的藝術,而冰島視覺藝術的傳統是資淺,這裡也沒有法國的羅浮宮或西班牙的普拉多,那麼,雷克雅維克特別之處又在哪?這裡有個簡短的小記載。

光:是怎樣纖細敏感的人,第一眼注意到雷克雅維克的就是它耀眼的光芒。和一位芬蘭的朋友在七月的某個夜晚於凌晨一點同行回家,她談到「你知道嗎,我認為雷克雅維克曾經只是北歐人的另一個首都;但它不僅止於此了,現在這是座仙境。」我們當時站在被熾烈橘紅色日出日落所圍繞的地方,那四小時把這城市變成一個奇幻世界。光,在雷克雅維克,一整年都是特別的,即使是在嚴冬中最短的 「藍黑日」,光芒也給予了這城市獨一無二的特性,是一種不可能去形容的那種獨特。

文化活動與音樂 :儘管它的小面積,雷克雅維克能夠誇耀它的交響樂團、歌劇、許多重要的劇院公司還有一些有趣的博物館,包括重新修建的國家民俗博物館、三座主要的美術館和多座迷人的小博物館:像是在Asmundur Sveinsson(Asmundarsafn)雕塑博物館,蒐藏藝術家來設計極為特殊的建築物。當然還有全新的Harpa-閃閃發光的新雷克雅維克市中心區和議會中樞。成為一座音樂之城,這裡無疑成為據有爆發性的城市,遠遠超越任何人所能期待的。假設有什麼事會發生在這城市的除夕夜晚,那就會是鄰里街坊的營火還有緊接著在城市的各個角落由各地居民發起的煙火狂歡,那是一個絕對不會被遺忘的經驗。

語言、文學與歷史:直到最近,冰島文化幾乎排外地專注於文學與歷史層面。從冰島聯邦時期(約在西元930-1262年間)開始的最重要的文學日,涵蓋大量的「傳奇」在12世紀初被寫成的故事與歷史。它們的中世紀文學幾乎都用冰島文被寫下(用的是古老挪威語,與冰島的口頭用語和今日的書面用法相當接近),在這一點上冰島之於歐洲大陸就顯得獨特。這其實更勝過之前在大部份歐洲國家使用的拉丁文,而且,從12世紀的現代寫作傳入,或甚至更早之前,居民似乎已普遍識字,當中包括了奴隸與農場技工。為了欣賞其人民與文化, 旅客來拜訪冰島之前,會至少閱讀一則偉大的冰島故事,像是Njals傳奇。當然,你無法只靠著在雷克雅維克行走就能正確地見識到它的歷史,雖然你不斷地被冰島古代語言的聲音所包圍。即便是今日的全球化世界,冰島依舊瞭解大部份他們所看到的,還有文學與歷史啓發的構成,所以要體驗雷克雅維克,請稍微用冰島人他們自己所經驗的方式來體驗,你該稍許地鑽研所謂的冰島精神,那並不是英式的想法、法國的意向或亞洲式的理性。

若你透過閱讀過些許古老的冰島傳說,參觀國家民俗博物館順便拜訪在冰島大學校區的Arnamagnæan 研究所 (儲藏中古世紀的手原稿),你將會對於珍視雷克雅維克這件事有個個好的開始。

自然:最終,冰島所能提供最主要的東西,其中一項就是未經加工的宏偉自然景觀。雷克雅維克坐落這些未開發的自然環境間,天然美景不間斷地從城市的各個角落被看見,那些都頻頻向遊客招手,吸引著他們旅行至美麗動人的冰島鄉間,對於自然愛好者而言,其可能性非常地受限(包含偶發性的火山爆發)。但即使是在城市中心, 也有豐富的鳥類生活、賞鯨、9月彩虹、10月和11月的北極光(或任何時期),一整年的在戶外游泳池的沐浴,那是被地熱所加溫的熱水,也同時溫暖了整座城市。

原文刊於cacao Vol.05《雷克雅維克/物種原始》

Related articles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