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 °C Taipei, TW
2020-10-30

獨立小誌:一家四口,用瑣碎的生活拼湊出「垃圾」雜誌|cacao 可口雜誌

打開垃圾袋,翻找丟棄的記憶,將這些皺巴巴的碎片拼湊在一起。接著,打開褪色的家庭相冊,房子裡的笑聲和爭吵,記憶裡所有聲音,氣味和體驗匯集在一起。這些家庭的日常煩悶總是相似,然而對抗煩悶的方法卻各有不同。《垃圾雜誌》(Rubbish FAMzine) 從2011年的首次開始計畫,負責編制出版的是來自新加坡的林氏家庭(Lims),一個看似普通的家庭,以非凡的方式製作家庭日記。

來自新加坡的一個四口之家:創意導演爸爸Pann,主婦媽媽Claire,與兩個小孩,哥哥Renn和妹妹Aira。因為Renn和Aira喜歡繪畫,他們認為如果通過各種創作過程中,小孩可以學習到更多有關藝術和設計的內容會很棒。於是,他們在2011年組建了一個名為Holycrap.sg的家庭藝術團體,並且在過去的7年裡製作了8期雜誌(兩年出一期)。全家全程負責了創意策劃,圖片攝影,文字撰寫,封面設計等一系列的工作。

那年剛好,全家人第一次去了東京和京都。所有人都配備了一台膠卷相機,經過13天的拍攝,全家人帶著近120卷膠卷回家。再回頭看這些照片時,有太多令人驚嘆的時刻,爸爸便開始思考可以用這些內容做些什麼?好創造一些有形的東西,讓Renn和Aira能夠抓住所有這些記憶。也因為爸爸是個雜誌狂及熱愛印刷設計的粉絲。於是他們花了很長時間才決定開始製作一個小雜誌,是一種讓他們的記憶「活著」的雜誌。因此,在2013年11月,我們推出了第一期《垃圾雜誌》(Rubbish FAMzine),「Rubbish」選用這個詞,是因為他們常常在家裡使用到,而且是很輕鬆的情況下,比如說「我喜歡這種垃圾」或「停止說垃圾」。在新加坡普華語中,「垃圾」也有它背後的思想:「一個男人的垃圾是另一個男人的財富」也給了他們最後的確定,讓別人認為他們珍惜的是垃圾/財富。

原打算只是非常小眾和非常私人化的家庭雜誌,第一期限量三百冊,2013年在新加坡的書店上架不到兩週就被一掃而空。同一年,這本完全稱得上新鮮面孔的雜誌還獲得了多項國際大獎。多次得到英國的Design & Art Direction的年度設計獎提名。在之後的幾年,由於讀者們源源不斷的需求,更有雜誌社加印了第一期的《Google Translating Tokyoto》第二版。

 issue#1: Google Translating Tokyoto 谷歌翻譯助Lims遊東京

第一本雜誌命題為「Google Translating Tokyoto」,完全是為了記錄他們一家第一次的日本之行。長達13天完全依賴谷歌翻譯來與當地人交流的日本之行。書中的每一張照片,旁邊都會配上一段來自谷歌翻譯的文字,和它們在日本語境中真實的意思。

值得一提的是,這是兩位小朋友第一次獨立使用相機拍照。他們隨心所欲,無拘無束。用自己獨特的視角記錄了他們眼中東京,和那些屬於家庭美好的瞬間。那些曾經關於現實生活的瑣碎和無趣,當放到了這樣一本雜誌中,仔細體會,卻感受到了截然不同的意義。

Untitled-3

issue#2: Till Death Do Us Part 直到死亡將我們分開

第二期有一個深情的名字,這是一份給小朋友的爺爺奶奶的禮物,獻給他們的50週年結婚紀念日。因為爺爺是位華人,書的封面除了Rubbish和Till Death Do Us Part,我們還看到了「國語講習學校」幾個漢字。這一期雜誌,也可以叫做「爺爺奶奶戀愛史」。幾本小冊子分別記錄了爺爺奶奶相識相戀到結婚的故事,有他們珍貴的結婚照,情書的手稿,還有復刻版的定情信物。上個世紀的人們,他們用一生去踐行了年輕時的約定:永遠一起,直到死亡將我們分開。


 issue#3: Forever and a Day 當下即永恆

當人為情感所牽掛,就開始渴望著永恆。什麼才是永恆呢?不在於凝固的物,而在於抓住每一個轉瞬即逝的瞬間。爸爸想留下孩子們最童真的笑容,想裱框他們最寶貴的成長足跡,想把家人間的每個故事、瞬間都銘記下來,裝訂成頁。所以他選擇把第三期雜誌放在一個金屬的二手曲奇罐子裡,好像所有的瞬間都被凝固,然後打包裝箱,可以供人永恆珍藏。

這個盒子就像個時光機,打開它,也就回到了過去。在盒子裡,有一架用報紙折成的紙飛機,有小朋友們走在路上都愛撿起的樹枝,有妹妹為哥哥作的畫冊,有孩子們的廢話卡帶,還有全家的照片回憶錄……。每一個細小的無用之物,都被爸爸裝進了盒子,它們充當了永恆的線索。


issue#4: Garden City 獻給50歲的花園城市

新加坡恰逢它誕生五十週年之際(2015),他們一家人也決定為這座可愛的城市做一本有意思的雜誌。這次的雜誌封面是一張A4紙大小的木質硬殼,四周用可拆卸的活動螺絲扣裝訂。拆開封殼,首先會看到一張果綠色的紙片,上面寫著新加坡簡史,還有兩個孩子的插畫,和幾朵壓花。

在紅色畫冊的第一頁,是一家傳統紙工藝店。照片中的手藝人正在專心地製作著節日慶典所需要的道具。這張照片下方是他們與手工藝者的對話。為了更好地了解製作過程,爸爸還鼓勵兩個小朋友用華語和他們溝通。


issue#5: In the name of the father 以父之名

這一期非常感人,也是關於爺爺。用來紀念爸爸的父親Lim Tiap Guan。林老先生在他們四口之家還沒有組建時,就因為肝癌離開了人世。因此,這本書也相當於是向兩個小朋友介紹他們爺爺的生平。通過這樣的方式來告訴他們,在爺爺那個年代發生的故事。隨刊附贈的,有印著林老先生愛聽的鄧麗君作封面的電視周刊,有爸爸小時候的黑白全家福,還有一份泛黃的死亡證明。


issue#6: Emojious Odyssey of the Glutinous Omnivores 把你的雜誌大餐打包帶走

設計就像餐館外賣一樣,這個問題使得表情符號的無償使用,成為表達家庭對食物的集體愛好的一種手段。分層裝訂帶來了一個有趣的旅程,進入一個美味的世界。

那麼多emoji不僅被打印出來,還都印成了小貼畫。這本冊子也被稱為「餐前emoji甜點」。各式各樣的蔬菜,水果,甜食,都彷彿在張牙舞爪地朝你招手。


Issue#7:Flash and Blood 閃光與熱血

具有重新設置的盒裝柯達Ultramax 400,青色紙和各種舊家庭寶麗來,這個些舊東西是林家模擬對攝影的熱愛。


Issue#8: A Return to Forever Eighties’ 回到80年代

基於父母對八十年代音樂的熱愛,如果孩子們也喜歡它,那就是通過媽媽和爸爸的日常生活。 這期的製作,兩個小朋友也長大不少,也更熟練的製作本期刊物。回到80年代,可以概括地分為三部分:該雜誌以80年代時代的流行物件和圖案為慶祝活動開始,以完全柔焦的光彩拍攝;訊息通過漸層色或鮮艷的手工貼紙覆蓋在字面上。許多細節看出他們所要傳遞的重要訊息。

Related articles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