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 °C Taipei, TW
2021-09-27

讓小眾趣味的同心圓再擴大一些!藝廊「san galerie」未定義的空間,就以摸索做為動力|cacao 可口雜誌

san galerie」是由洪聿文、Anny、冠傑合夥創辦,由曾在日本求學工作的洪聿文接洽日方藝術家,設計出身的Anny聚焦於台灣的創作者,冠傑則負責營運方面的工作。儘管成員都沒有直接管理藝術空間的經驗,他們依然在疫情期間(7/17-31)辦成了第一檔展覽《器與物》,下一檔與選物品牌「un petit peu.」合作的《POP – UP EVENTS》(8/18-24)也正如火如荼地籌備中。洪聿文說,成立「san galerie」的動機,是希望推廣自己喜歡的器物。他指出,雖然在生活中添購質感好的東西,已經逐漸成為人們的習慣,但仍存在成長空間,「相對精緻完美,我喜歡樸拙、有些粗糙的東西——雖然在台灣,有這類愛好的人屬於小眾。要怎麼把現有的小眾變多一點點?試著讓大家多接觸主流審美以外的事物囉。」

位於台北市潮州街139號的「san galerie」把原本老舊的透天房改造成簡約不失摩登感的藝廊空間。左起:Anny、洪聿文。

開間叫「san galerie」的藝廊吧!但那是什麼樣的藝廊呢?

也許對可口在去年十月中報導過的洪聿文還有印象,當然,我們不知道你去他的店裡吃過豆花了沒有,但這回的採訪不是為了推銷新品項,或老調重彈地強調既有甜點有多麼美味,而是他跨行搞藝廊了。其實在上次的訪談中,洪聿文便有提過他有收藏老物件的習慣,店內的裝潢也頗具侘寂意境的簡單、粗糙一路,也許在那時候,「想開間藝廊」的念頭已現端倪。

考慮到畫展對於空間規模、策展人的經驗和人脈要求更高,「san galerie」在起步階段將以器物為主軸,鎖定新生代至中生代的創作者,此外也接納各類型的創意、媒介在其中展出。然而,開一間藝廊是不可能沒有經營壓力的,對藝廊和藝術家而言,最大的噩夢恐怕是風風火火搞了一檔展覽,藏家卻半件作品也看不上。畢竟,每個藏家的著眼點不同——有人重技法,有人更重名氣,而在《器與物》展覽中,也包括了洪聿文自己的畫作。同時作為主辦人和參展者,壓力恐怕是更大吧?

開幕第一檔展覽《器與物》裡面的畫作都是出自洪聿文之手,器具則是秋野金工創作。

「繪畫對我來說是興趣,並不真的考慮到出售的問題。」洪聿文笑著說,之所以提筆畫畫,是因為很欣賞日本的一位木工作家上尾先生,在向對方討教,並經自己揣摩以後,他意識到可以用書法筆墨,呈現類似於版畫的感覺,創作方向也因此定調。「我不會擔心陌生人的眼光,因為自己在做的事情,無論是器皿,繪畫或甜點,都沒有要求大家把它當藝術品,我還是喜歡可以輕鬆對待的東西,如果是藝術品,你不能拿它到生活裡用嘛。」有了這樣舉重若輕的姿態,「san galerie」就成了一個未定義的留白空間——不強求展出特定風格的作品,也不限制什麼樣的題材才能在此展示,靈活、多元,不屬於各種流派,而是海納百川。

貼近生活、平民化,將是「San Galerie」的策展重心

「這裡是我們三個人共有的地方!」從空間設計到內容陳設,「san galerie」首重的是「感覺」,相信在物體的細節、紋理、材質中,就有美的呈現。儘管不是人人都能接受這種日式審美做派,他們依然有所堅持,以「大家都能用得到」為展覽內容策畫的宗旨。Anny解釋:「無論是空間裝飾品或是畫作,我們想帶給大家的,都會是偏向生活,並非高不可攀。

「用器物形容一個物件,雖然可能造成『可遠觀而不可進褻玩焉』的誤解,但我們並不想展出那種超級昂貴的作品,而是年輕人也會欣賞的東西。它不要你把它鎖進玻璃匣子或保險箱珍藏,但你會想將它想帶進自己的生活裡。」

在未來,「san galerie」的展覽會是主題性的,服裝,書法,花器,甚至在明年三月已預訂了一場咖啡展,「咖啡展比較特別的地方,是不去強調某某人的展覽,那會更像是一場活動,找來專業與咖啡相關的朋友,比如說做甜點、做器皿的師傅,邀他們針對這種飲料的特性、飲用習慣進行創作。」

Anny說:「雖然強調作家的身分可能更有號召力,但舉辦主題活動會更貼近我們的初衷——像漣漪一樣,將小眾的影響力擴散出去。那能夠吸引到對主題有興趣的人,進而認識更多的作家,不只是獨沽一味。方式上不太一樣,我想,這會是很好玩的事。」

san galerie 地址:台北市潮州街139號|開放時間:13:00-18:00

Related articles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