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 °C Taipei, TW
2020-10-31

蘑菇、馴鹿與聖誕老人的迷幻往事|cacao 可口雜誌

又到了每年的這個時候!各百貨商店的聖誕廣告播個不停。聖誕節,很多人都會過這個奇怪的傳統節日,但你知道嗎,它可能比你想像的還要更加奇怪……。不知道你有沒有過這樣的困惑:為什麼聖誕老人穿的是鑲了白邊的紅衣服、紅褲子、紅帽子?為什麼聖誕禮物的包裝紙大多都是紅白配色?為什麼我們要在聖誕樹上掛紅的、白的裝飾物?如果你有,那你可就問到關鍵問題上了!聖誕節的標準配色就是紅和白。在有些傳言中,聖誕老人的白邊紅裝最早是出現在維多利亞時代晚期的一次盛大的廣告活動中,而且還是由可口可樂設計的。

這一傳言可能有部分是可信的,雖然我們並不是很清楚聖誕老人的真正起源,但可口可樂的前身與西伯利亞薩滿教有關,他們在薩滿儀式中會用到一種長有白色斑點的紅色蘑菇,毒蠅傘(Amanita Muscaria)。

毒蠅傘(Amanita Muscaria)

不管是聖誕老人的形象,還是聖誕節的傳統,都已經有了數百年甚至數千年的歷史,它們甚至可以追溯到前基督教時代,根源於異教和北歐神話之中。每年12月25日前後,人們都會舉行一系列慶祝活動,包括大型宴會、唱歌跳舞和其他各種聚會。在過去,古代人的生活受制於季節變化和莊稼收穫週期,他們的冬天都過得非常艱難:天色灰暗、氣候嚴寒、生活困難,許多人都死在了冬天。正是因為如此,人們更需要舉行慶祝活動來振奮精神,讓自己在艱苦的冬季保持積極樂觀的心態。在剛剛過去的秋天,莊稼收穫了,牛也宰了,冬天就不用餵牛了;這時候,人們釀的葡萄酒和啤酒也大多發酵好了,等著人開懷暢飲。也就是說,到了冬天,人們有豐富的食物和飲料,這大概就是他們冬季頻繁聚會的原因。

北歐國家的維京人有一個古老的節日——耶魯節(Yule),時間在冬至(12月21日)和耶魯祭祀(Jólablót,Yule Sacrifice)之間。最初,人們可能只是在1月12日這一天慶祝耶魯節。節日期間,人們會聚在一起吃喝玩樂、唱歌、祭祀神靈。羅馬人也有一個差不多的節日,是每年12月17日到23日之間的農神節(festival of Saturnalia)。節日期間,羅馬人會聚集在薩圖爾諾農神廟(Roman Temple of Saturn)祭神慶祝。除了公開集會之外,人們還會互贈禮物。整個羅馬都籠罩在十分熱鬧的氣氛之中。在整片歐洲土地上,其他的慶祝活動也正在上演,包括宴會、贈禮和人祭。所有這些曾經發生過的事,今天也仍在發生,當然,人祭除外——希望人祭是真的除外。

手持金鐮刀和槲寄生的德魯伊女祭司

槲寄生和冬青也是聖誕節的標配,早在幾千年前就被賦予了神聖的意義。彼得·海寧(Peter Haining)在《迷信》(Superstitions)中寫道「古希臘人認為槲寄生是神聖之物,他們相信槲寄生曾因冒犯古老的神被罰,只能看著漂亮的女孩們在槲寄生下被別人親吻。因此他們將在槲寄生下的吻視作幸運之事。」在許多前基督教文化中,冬青常與冬神聯繫在一起。同時它也是農神的聖物,羅馬農神節就會用冬青來紀念農神。羅馬人會互贈冬青花環,用農神的象徵物裝飾花環,戴在身上。

冬至後新月出現的第六個晚上,德魯伊人會戴著冬青樹枝,拿著金色的鐮刀到森林裡去,砍下寄生在橡樹枝上的槲寄生。其他人會在樹底下分別抓著布的四角,用布接住掉落的槲寄生枝條。對他們來說,讓槲寄生落到地上會褻瀆它的神聖。砍下槲寄生後,領頭的人會把枝條分成更多更小的樹枝,分發給其他人。收到槲寄生的人會把它掛在門上,保護他們免受雷電和其他邪惡的侵害。德魯伊人還相信槲寄生具有強大的性能力。他們會獻祭一對白色的公牛,將槲寄生和牛血一起煮沸,做成「最好的壯陽藥」。盎格魯-撒克遜人則認為,在槲寄生下接吻的傳統與主管愛情與生育的女神芙蕾雅(Freya)有關。按照傳說,如果一個年輕女孩不小心站到了槲寄生底下,旁邊的男士就應該給她一個吻。

祝酒這個概念可以追溯到前基督教的豐產儀式,那時村民們就會唱著叫著穿過冬天的田野和果園,驅走一切可能影響作物生長的魂靈。

聖誕頌歌也已經有了數百年的歷史,起源於中世紀唱歌喝酒的祝酒傳統(wassailing,來自盎格魯-撒克遜人的Waes Hael)。到了今天,在英國和蘇格蘭的邊遠山村,這一傳統仍然存在。祝酒的人(別跟果園祝酒(orchard wassail)搞混了)會挨家挨戶給鄰居們唱歌祝酒,祝他們身體健康。

聖誕老人原型聖·尼古拉斯

公元280年前後出現了聖·尼古拉斯(Saint Nicholas)這一形象,他是四世紀邁拉古鎮(Myra)一位基督教的希臘主教,他經常會給人贈送禮物。傳說中的聖·尼古拉斯成長於一個富裕的家庭,父母雙雙過世後,年輕的尼古拉斯就開始用自己繼承下來的遺產幫助很多窮人和病人。據說他曾幫過一位沒錢為三個女兒準備嫁妝的貧窮父親。為了讓這三個女孩兒不會因為沒有嫁妝嫁不出去而淪為妓女(這是三世紀未婚女性難逃的厄運),聖·尼古拉斯在某天晚上往這位父親的煙囪裡放了三袋金子。這一舉動讓聖·尼古拉斯成了妓女的守護神。不過這一點可能就不用在平安夜講給孩子聽了。

阿爾及利亞塔西利(Tassili)洞穴中的薩滿與蘑菇

至於神奇的蘑菇?好吧,它們也有著非常悠久的歷史。從幾千年前開始,人們就會在一些神鬼、以娛樂為目的的事情中用到神奇的蘑菇。早在公元前9000年的北非土著文化中,我們就能在岩畫中發現蘑菇的踪影。考古學家在阿爾及利亞塔西利(Tassili)的一處洞穴中發現了一些圖畫,這些圖畫可以追溯到公元前3500年左右。在這些圖畫中,薩滿跳著舞,周圍是聖光籠罩的蘑菇。在歐洲其他古老的繪畫中,西班牙一處洞穴中的蘑菇畫也很出名,可以追溯到6-8千年前。事實上,最近的一項分子研究提出,毒蠅傘最早出現於第三紀(6500萬至258萬年前)的西伯利亞-白令地區,之後才傳播到亞洲、歐洲和北美洲。

穿得很像毒蠅傘的西伯利亞薩滿巫師

蘑菇怎麼就和聖誕老人聯繫在一起了呢?西伯利亞的薩滿巫師又是怎麼回事?其實是因為西伯利亞的薩滿巫師過去常常穿得很像一朵毒蠅傘。

據說當時的女巫師會穿著鑲有白邊的紅衣服,穿著黑色靴子,帶著紅色的帽子。直到今天,西伯利亞採蘑菇的人依然沒有放棄這種具有儀式感的服裝,仍然在用這種配色象徵他們采的蘑菇的顏色。紅色的帽子、鑲了白邊的紅色衣服、黑色的靴子……這會讓你想起誰呢?約翰·拉什(John Rush)教授是《基督教藝術中的蘑菇》(Mushrooms in Christian Art)一書的作者,他也是加州羅克林塞瑞亞學院的人類學教授,他對這個主題進行了大量的研究。

聖誕老人就是當代的薩滿巫師,為了與鬼神的世界相通,他要用到一些「神奇」的植物和真菌。幾百年前,尊崇古老傳統的薩滿巫師或祭司還會去採毒蠅傘(聖菇),烘乾後作為冬至的禮物送給人們。

毒蠅傘幾乎都長在松樹底下。薩滿巫師采了蘑菇之後會把它們放在一個大袋子裡。冬天的大雪擋住了各家各戶的門,巫師們就會通過屋頂上的天窗把禮物送出去。在西伯利亞的冬天,大雪堆積在村民的門外,穿著白邊紅衣服的薩滿巫師必須爬下煙囪,才能把袋子裡的禮物送出去。等薩滿巫師挨家挨戶送完毒蠅傘之後,村民們會把收到的蘑菇串起來或是把它們放在袋子裡,掛到火邊晾乾。人們去森林裡採蘑菇時也經常會把蘑菇放在樹葉上,讓陽光把它曬乾。

將過去的傳統與我們現在的做法相比,我們會發現:現在的人會用亮閃閃的紅色、白色小飾品來裝飾聖誕樹,還會在火爐前掛上裝滿禮物的長襪以及聖誕老人沿著煙囪爬下來的畫。

「那人們為什麼要在冬至的時候把松樹擺進房子裡,還要在松樹底下放上包裝好的色彩鮮豔的(紅色和白色)禮物,以此來表達他們對彼此的愛、對上帝的愛,作為上帝子民的禮物呢?這是因為,確切來講,人們在野外就是在松樹底下找到這種『最神聖』的毒蠅傘的。」——詹姆斯·亞瑟《蘑菇和人類》

波士頓大學的教授卡爾·拉克(Carl Ruck)表示,馴鹿是最受薩滿教尊崇的動物。挪威、瑞典、芬蘭和俄羅斯部分地區的許多土著人民都與馴鹿有著密不可分的聯繫。我想提醒你注意:芬蘭最北部的拉普蘭德(Lapland)經常被稱為聖誕老人和小精靈的所在地,居住在那裡的薩米人也常被視作聖誕老人的小精靈。飼養馴鹿更是薩米文化的一個重要方面。在挪威和瑞典,飼養馴鹿是薩米人獨有的生計,是受法律專門保護的:只有擁有飼養馴鹿傳統的薩米人才能飼養馴鹿。

為什麼聖誕賀卡上的馴鹿經常是飛在半空中的呢?如果它們旁邊有神奇的蘑菇,那舞蹈家(Dancer)、跳躍者(Prancer)、雌狐(Vixen)、閃電(Blitzen)和魯道夫(Rudolph),以上均為聖誕老人八頭馴鹿中其中五頭的名字。顯然會只顧著低頭吃蘑菇……。

研究表明,馴鹿確實很喜歡吃毒蠅傘

2010年,《藥學雜誌》( the Pharmaceutical Journal)的副主編安德魯·海恩斯(Andrew Haynes)指出,動物會在棲息地附近尋找有白斑的紅色蘑菇,因為牠們「希望體驗另一種意識狀態」 。海恩斯還寫道「蘑菇的常見副作用是會讓人有一種飛起來的感覺。有趣的是,傳說中聖誕老人的馴鹿的確是會飛的。」《太陽報》稱,海恩斯甚至還認為馴鹿尋找蘑菇「是為了逃避漫長冬季的單調與沈悶」。

海恩斯還說,薩滿和牧民會喝馴鹿的尿液(piss)來體驗精神亢奮的狀態,這顯然就是英語用「to get pissed」來表達生氣的由來。多方論證後我們發現,事實真的就是這樣。安迪·萊徹(Andy Letcher)曾在薩米人家裡住過一段時間。房東會給馴鹿餵食有致幻效果的蘑菇,馴鹿高高興興地就吃了。然後他們會去收集馴鹿的尿液,在鍋裡煮開後一起分享。萊徹在採訪中提到「我本來是不喝這些東西的,我也從來沒有吃過任何的迷幻藥……但是他們分這些馴鹿尿時,我還是會拿一點。你必須要,不是嗎?因為其他人都希望你這麼做。無論如何,我喝過之後就會『飛』得像風箏一樣高……」

18世紀早期,瑞典戰俘菲利普·約翰·馮·斯特拉倫貝格(Philip Johann von Strahlenberg)提到了自己的一段親身經歷:屋子裡在舉辦「蘑菇派對」時,科里亞克族(Koryak,俄羅斯遠東地區的一個少數民族)的人會刻意等在屋外,等裡面的人出來撒尿。這些尿液會被裝在木碗裡,被他們喝掉。因為毒蠅傘的致幻效果很強,以這種方式還可以回收5次之多。1730年,菲利普在《歐亞東部和北部地區——特別是俄羅斯、西伯利亞和韃靼——的歷史與地理》(An Historical and Geographical Description of the North and Eastern Parts of Europe and Asia, Particularly of Russia, Siberia, and Tartary)中公開提到了這一點。

大麻支持者、《皇帝的新衣》(The Emperor Wears No Clothes)的作者傑克·赫里爾(Jack Herer)等人認為,聖誕老人自己就是一個神奇的蘑菇,毒蠅傘、蛤蟆菌、毒蕈,隨你怎麼叫,只是叫法不同而已。也許赫里爾是在不正常的狀態下說出這句話的,這種說法可能會讓人覺得,聖誕老人的形象就是受了紅色白斑蘑菇的啟發。信不信由你,反正聖誕老人不是唯一的那朵蘑菇。研究《死海古卷》的學者約翰·阿萊格羅(John Allegro)寫過一本臭名昭著的書,叫《聖菇與十字架》(The Sacred Mushroom and the Cross),他在這本書中表示:耶穌也是一朵蘑菇,基督教是古人崇拜「性與蘑菇」的產物,「基督」(Christ)這個詞顯然就是某種古老的蘇美爾語,指一種「被上帝精液覆蓋的蘑菇」…..這就是另一個故事了。

馴鹿、煙囪、松樹、裝滿禮物的袋子、樹下的禮物、紅白配色,今天的聖誕老人和聖誕節傳統與古老的西伯利亞薩滿和蘑菇儀式之間有著許多相似之處。聖誕節和聖誕老人的起源又可以按不同的信仰和地區來分:西伯利亞薩滿教和毒蠅傘只是這棵聖誕樹的一個分支。只要你願意,你還可以讓基督教的聖·尼古拉斯、異教、北歐神話等等成為其他的分支,所有這些分支都與盎格魯-撒克遜的傳統、羅馬慶典等有關;所有這些分支也都與聖誕節的根源有關,是聖誕節最初的起源——它源於前基督教的信仰和早期的冬至儀式與習俗。

所以,聖誕老人可能並非真的是一朵蘑菇,但你可以說,蘑菇的確影響了聖誕老人的角色創造,也影響了現代的一些聖誕節儀式。等你把用紅白色包裝紙包好的聖誕禮物放在聖誕樹下,把紅白色的長襪掛在火爐前時,或者是你發現自己在哼著《紅鼻子馴鹿魯道夫》的歌時,可千萬不要想起什麼有致幻效果的馴鹿尿哦。

最後,祝你過一個快樂的迷幻聖誕節。

Related articles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