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面設計師索爾巴斯:用圖形改變了海報設計;把沒人看的電影片頭變得特立獨行|cacao 可口雜誌

美國平面設計師索爾巴斯(Saul Bass,1920–1996)誕辰100週年。他的名字你或許不熟悉,但他設計的電影海報、製作的電影片頭你一定見過。他把電影海報從商業廣告變成了視覺藝術。他證明了基本的形狀、顏色和構圖,在經驗豐富的藝術家手中可以變成神奇的東西。生前他受訪時說道:我一直在尋求簡單的想法,當談到視覺問題時,我們的挑戰是把所有事都化繁為簡,在此基礎上完成創作。但如果過分簡單就太無聊了,我們嘗試的是用簡單的事情引發你的思考。

把電影海報從商業廣告變成了視覺藝術

索爾巴斯1920年出生在東布朗克斯,父母是俄羅斯移民。離開學校後,他在商業藝術工作室工作,在長達一小時的通勤路上他成了地鐵學者,貪婪地閱讀大量書籍。他最喜歡的書之一是攝影師、設計師吉爾基·凱普斯(György Kepes)的《視覺語言》(Language of Vision)。當他發現這位作者布魯克林學院教書時,前去報名了課程。在凱普斯鼓舞人心的指導下,開創了索爾巴斯對於視覺意象的構建和開創性理論,影響了他日後作品。

40年代末,索爾巴斯在洛杉磯工作,主要負責電影的宣傳活動。1952年,他在那裡開了自己的設計工作室。他對於電影的設計想法雄心勃勃,1954 年為奧托·普雷明格(Otto Preminger)的電影《新胭脂虎》(Carmen Jones )設計的海報,深受這位獨立導演和製片人欣賞,於是索爾巴斯開始嶄露頭角;他的下一部電影《金臂人》(The Man with the Golden Arm)同樣由他設計海報,徹底地改變了電影海報的審美風格。

《金臂人》電影海報

《金臂人》講述的是法蘭克·辛納屈扮演的爵士音樂家克服毒癮的故事,在當時是不容於主流的話題。因而,索爾巴斯放棄了用大明星辛納屈的頭像做海報主題,轉而使用圖形設計——黑色的扭曲的強壯手臂,意象同毒品抗爭的典型符號形象,放在白色背景中尤為醒目,琥珀金色的字暗示了主角的天賦和潛力,立體的色彩與抽象的圖形都是來自現代藝術的視覺語言。而影片的三位主角,索爾巴斯把他們的名字用參差不齊的字體,排列在海報頂部,但沒有使用他們的照片形象,革新了當時的電影視覺。

但從此之後,索爾巴斯把電影海報從商業廣告變成了視覺藝術。隨後在他40多年的職業生涯中,斷斷續續和一些好萊塢最偉大的導演工作,包括希區考克、庫柏力克、比利·懷德和馬丁·史柯西斯等等。

索爾巴斯設計的經典電影海報

把沒人看的片頭變得特立獨行

「我對電影片頭最初的想法是,它是電影故事核心的核心,是用某種隱喻的方法表達故事。片頭應該是調動觀眾的方式,當電影開始時,觀眾就有了感情的共鳴。」

海報只是索爾巴斯介入電影的一個方面,在設計海報的同時,他更是為將近50部電影設計製作了片頭(片尾)。當時的電影院很多放映員,都會拉上鏡頭前的簾子,等到影片放映才拉開,因為片頭太無聊。1955年,在為《金臂人》設計海報的同時,索爾巴斯也製作了電影的片頭。在製作時,他提了一個問題,「為什麼不讓它動起來?」當膠片送到影院時,膠片盒子上貼著一個標籤:放映員,請拉開簾子 。因為這個片頭和以往別的電影不一樣。

索爾巴斯把演員和工作人​​員名單,變成了對電影令人興奮的補充,這種半抽象的形式,有助於將圖像與拍攝時的殘酷現實區分開來,儘管它們隱含在(不真實的)外形中。伴隨著爵士風格的動感配樂,以黑色為背景,白色的線條出現、消失,形成抽象的圖案,最後融合成電影的符號。黑白對比增強了尖銳的張力,而分隔則濃縮了主角的情緒,黑色的手臂不僅與身體分離,而且看起來像被石化、變成了別的東西,就像電影裡的辛納屈被他的毒癮改變了一樣。片頭的順序同樣引人注目。這是電影螢幕上的現代藝術。

《金臂人》1955
《驚魂記》1960

索爾巴斯設計的片頭根據不同的影片內容,有些是動態圖形,有些儼然是完整的動畫故事。《失踪的邦妮》(Bunny Lake Is Missing)刻意不標示主標題序列。這部電影講的是一個情緒失常的人,與一個孩子的失踪有關。為了暗示角色的心理狀態,黑屏上出現了一隻手,每一個撕開的地方都顯示著一個訊息。撕裂的邊緣參差不齊,有助於設定影片的情緒。最後,一個女孩的形狀被從紙上撕下來,就好像她從紙上消失了。

雖然在今日,我們看起來好像很簡單,卻是索爾貝斯多年的經驗,才能將自己的想法濃縮成這樣純粹的風格,而他沒有用任何不需要的東西來攪亂它:沒有色彩,沒有跳躍,沒有技巧。只有赤裸裸的概念,讓它成為純粹。你可以在他的作品中,一次又一次地看到同樣的方法:偉大的想法被濃縮成最純粹的形式,然後簡單地執行。

《失踪的邦妮》1965
《瘋狂世界》1963

奧斯卡最佳記錄短片—— 《人為何創造》

「好想法從何而來?從一件事中看到另一件事。從閒逛,從玩可能性,從推測,從改變、推、拉、轉化,如果你幸運的話,你會得到一些值得保存、使用,和建立的東西。這就是遊戲開始、工作開始的地方。」

除了設計海報和片頭,索爾巴斯還自己製作了幾部電影短片,1968年的紀錄短片《人為何創造》(Why Man Creates),它與科幻有奇特的聯繫:它是由編劇兼劇作家西門·梅奧(Simon Mayo)合寫的,拿下了當年的奧斯卡最佳紀錄短片。《人為什麼創造》分為八個部分:《大廈》、《遊蕩》、《過程》、《判斷》、《寓言》、《題外話》、《尋找》和《標記》,探討了創造的過程、結果以及社會和哲學意義。

《人為何創造》1968

每個部分都能感受到,完全獨特而又明顯的索爾巴斯風格。以《大廈》為例,它用三分鐘的時間講述了人類從槓桿,到工業革命的整個創造力歷史;之後的一個片段《寓言》是一個會彈跳的乒乓球,最終會一直彈回太空。但這個短片的概念,並沒有要讓人有科幻的意味,而是要讓人體現創造力的力量和創造的重要性。

《人為何創造》19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