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 °C Taipei, TW
2020-08-09

職業欄填寫__| 森田達子:做設計,與其他工作一樣,一切都是過程|cacao 可口雜誌

「我發現臺灣人形容日系其實就是,比他們印象中的臺灣設計好看。」品牌形象規劃、展覽、書籍包裝等設計是森田達子的專業範疇。可能也因為以前好友笑鬧取出的日本別名,更讓許多人將她緊貼上了「日系」的標籤,對此她回應道:「到哪都很容易被誤認為日本人,殊不知根本不會講什麼日文!我確實也相當欣賞日本平面設計,但其實他們的設計風格之廣,根本難以被歸類,而我在設計時,也不會先去想要營造什麼風格。想說的是,自己喜歡,自然就有風格。」

工作室一角點著老壁掛銅燈,一大張適合與朋友聚會的訂製木桌,幾把溫莎木椅。空間陳設著一些達子從古董店、雜貨攤帶回的世界各地舊物。她說論功能性,多數的老件都能被現代產物所取代,但就因它的一些不便,更顯浪漫──在她眼裡,美感遠比功能性重要。

職業欄填寫:平面設計師

我大學念的是工業設計,本來單純覺得做產品很帥,但過程中漸漸發現對平面更有興趣,剛好很幸運被學長姊欣賞便將我推薦給認識的設計師,就輔助他邊學習完成了許多類型的案子。畢業後想再多瞭解關於平面實務,便進入了師大的視覺研究所,後知後覺課程充滿理論。那時不太想繼續唸了,覺得直接找間設計公司進去被操,人生還有意義的多;但當時也一邊在接案,倒是也撐到畢業了。

本來以為,在一個非理想中的學習狀態,沒啥用;但回過頭來才意會到珍貴的是那段「時間」,讓我發現原來我可以靠接案生存,畢業後也就追趕跑跳碰地持續到了現在。接案對我來說最大的好處是不需受長期關係綑綁,同時給了我大量的獨處時間,自在愜意,想聽什麼音樂隨時切換、滿室播放,這實在太重要了!

才華能力是基本;也許設計師的成分,還存有些微的受虐傾向

接案這個角色跟公司的體制不太一樣,但都是在經驗之中慢慢修正:「你到哪,你客戶的品質就到哪。」還是菜鳥時偶爾會想:「怎麼這種sense也要來找我來做設計?」而現在瞎客自然減少,那是因為客戶品質會隨著你的專業提升。當然,偶爾遇到個性缺陷者、神邏輯者,還是需要沉住氣教育,而溝通過程講話難免直接,但能接受專業建議的,也才是以後值得繼續合作的,其他就慢走不送。

與人溝通絕對是接設計案最艱辛也最有成就感的地方。其實做設計很像心理諮商,要去疏理客戶的心。剛開始不太會引導,容易拿出自認為最漂亮的提案給客戶,但沒有切中對方所需,當然撇除美醜都比較難被採納。接案到後來就會知道,該怎麼去引導出他心中所想,再給出相應的建議,才有辦法讓後續作業快狠準。

剛開始自己接案當然也不太會寫報價單,以前遇到的客戶觀念相對也不夠;慢慢地累積經驗後,才比較能自信地把報價單寫得清清楚楚。現在就很單純:「你就是要聽我的啊,不然何必找我?」

沒有仔細思考過,如果不做設計還能做些什麼;但現在時常做到厭世,常會冒出真想來一段完全不碰設計的人生,去發傳單或做個什麼不必動腦的工作(絕對不是辛苦的便利商店店員,Respect!)。當然這樣的念頭也都只是說說,隔天醒來客戶依舊奪命連環摳。說到底就是犯賤,每次喊好累還不是繼續賣命!有新的案件來,腦中浮現出一些畫面方向,就會應下;那個瞬間通常很開心,直到在過程中才驚覺又來了!早上靠咖啡晚上靠酒的人生,就這樣繼續下去了。

請別輕易地貼上日系標籤。臺灣就有不差的設計

我的案件當然是臺灣客戶為主,用的是我們習以為常的漢字,畫面中沒有任何一個日文字,總被說日系設計我也是想不透。客戶似乎因為覺得比印象中的臺灣設計好看,就詞彙困乏地說好日本(即使我明白是稱讚的意味),這狀況已頻繁到使我練就禮貌又不失尷尬的微笑:)。

所幸大家貼上的「日系」標籤並不會直接影響我。最初經驗不多,也沒去思考過所謂自己的風格或特色。後來漸漸地發現,這些都是客戶給予的;因為接了某個類型的案子之後,其他喜歡這類風格的客戶自然就來找,最後就真的變成原來我真的很擅長設計某種類型的結果,哈,但我認為沒所謂好壞,也感恩一路上的伯樂賞識啦。

《攝影食光》-Gia 書籍設計
苗栗甜點RUBATO品牌識別
國立台灣美術館林玉山作品捐贈特展主視覺

零產值也有存在的必要:尊重生命,遠離設計

一個人如果活得太正經的話,作品可能會非常無聊。我覺得生活接觸的東西要廣,不必因為從事設計而特別去挑美的事物接觸,而是要沒目的性地去體驗各種有趣的事情,就算去做了才發現很討厭,那也是收穫。我喜歡與創意工作者浪流連(臺語),一起喝酒、抱怨有事的客戶,但從不聊煞風景的設計。我也喜歡一個人半夜(或做稿到清晨時)聽著音樂、喝著涼飲邊騎腳踏車,沒目的地穿越大街小巷,常常覺得有了喜愛的音樂,眼前的一切都變得如此美好,心情可以瞬間輕盈起來。

有想過以後做些其他事情,例如隨性又任性的古董店,以後再說。朋友們都知道我很喜歡老件、愛穿古著,從不介意前面的使用者是生是死,是死也不是我殺的啊,幹嘛怕?我討厭仿舊或復古,要就是要真舊,除非美術強到真假難辨,讓人沒話說。總之人生苦短,設計從來不是我的信仰,開心才是。

「職業欄填寫__」單元,打破以往人物採訪的模式,每一個人都是自己的品牌

Q:當自己就是一個品牌時,你會怎麼規劃自己的商業模式?

S:那時候看了訪綱覺得這問題好逼人。我覺得自然就好啊,畢竟人是活的,怎可能用模式去套;我只知道不要帶給別人困擾,做個有禮又有幽默感的大人,這一生便功德圓滿。

Q:小時候、求學階段有被哪個品牌影響到嗎?

S:如果真要說被什麼影響的話,可能是高中時《PPAPER》雜誌剛出來。我是嘉義人,以前在南部不像臺北有很多展覽可以逛。而其他大多的雜誌可能全都比較單一面向;那時發現《PPAPER》的內容多元,也能與生活連結;早期的介紹方式還滿特別的,可能會一大張照片,配一段具引導性的話,卻達到了良好的廣告效果。它算是開啟了小時候的我對設計的一些想法。

Q:是什麼品牌或商品的愛用者嗎?或最想合作?

S:想了很久,我實在沒有固定愛好的品牌,從不會覺得好用就覺得以後要繼續買它。我都看心情亂逛,今天我去什麼店,哪個特想要我就帶走什麼,但帶走以後我都會好好愛惜。

合作的話,我會說古董或古著店吧。因為其實它們也是品牌,以自己的眼光在選物。且我特別著迷於那些物件到了不同的主人手上後生命又得以延續,且總覺得喜歡古物的人多半都是很重感情的,哈。

Q:最近讓你印象深刻的品牌或廣告?

S:蔡英文的廣告!她的團隊之前因為武漢肺炎拍的那支廣告,感動到讓我打從心底吶喊:「身為台灣人都來給我看看這支廣告!」這也回歸到所謂品牌操作吧,即使政府平常就很辛苦地為民服務,但你不做個功課交代,忙碌的現代人難以自體產生對國家的歸屬感。就像物品要是沒有襯托內容物的包裝,怎會讓人直接甘願掏錢買呢?

註:文章標題來自——蛋堡《過程》「離開世界之前,一切都是過程,活著不難,最難的是做人」,我從不覺得做設計有什麼特別,做人就是每個人的職業,最難的職業。每當客戶讓我氣心魯命,我會告訴自己「一切都是終將結束的過程!」。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