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 °C Taipei, TW
2019-04-23

性,也是種語言:歡迎來到慢愛時代|cacao 可口雜誌

一個美國男人與一個法國女人在東歐的火車上相遇。他們在不同的國家生活。但是,在黎明之前,他們決定共度一夜。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你可能以為,還能怎麼樣,這就是在遠方的一次一夜情。但是在導演理 李察·林尼特 (Richard Linklater)的三部曲《愛在黎明/日落/午夜前》中,他們的浪漫相遇開花結果,男女主角最終走向婚姻,並且有了孩子。

可能有些人認為這是好萊塢的浪漫主義,對此嗤之以鼻,但這其實是普遍的現象。在過去五年裡,我和Match.com(約會網站)的同事在全國範圍內展開了一項名為「美國單身者」的年度調查。每年的報告中,大多數的受訪者都表示自己有過一夜情,而且在2014年,27%的受訪者與自己的一夜情對象發展了長期、穩定的伴侶關係。

人類是個浪漫情種。在美國,有超過54%單身者(幾乎是成年人口一半)相信一見鍾情;56%認為法律應該讓婚姻變得更簡單;89%則相信白頭到老。而且有意思的是,33%的單身群體認為,缺乏愛的激情可是成為結束一段 「還令人滿意的婚姻」的原因。在美國,和大多數的後工業時代的國家一樣,浪漫的愛情之花正在遍地盛開。

然而,同樣是在美國,43%至50%的婚姻以離婚收場,67%的同居夫妻表示他們對離婚的社會,法律,情感和經濟上帶來的後果感到恐懼。離婚,男人女人們開著蒼白的玩笑說 : 跟自來水一般隨處可見。

我們不得不開始相信,現代的單身者們給自己的求偶安插了一段漫長的婚前階段,是出於對浪漫的憧憬,還有與對社會學家安德魯·且林(Andrew Cherlin)書中所謂「迴轉式婚姻」(marriage-go-around,書中指美國當下結婚率和離婚率雙高的婚姻現現狀,是一個社會和政治的戰場)的恐懼。迅速的性關係則是這個婚前階段的一部分。在打定最後的主意前,伴侶們想要對自己潛在的長期生活對象知根知底。歡迎來到慢愛時代。

 Match.com的調查對像不僅僅是美國的單身群體。相反,這項調查每年採用的樣本是5千個有美國戶籍的居民。直至今日,已經問詢了超過2萬5千個男男女女——這是迄今為止,是美國最大範圍的關於單身群體的調查。發現到的是:對於婚姻關係,大家都謹慎過頭了。

一夜情可以定義為兩個沒有戀愛關係的人進行的一次沒有下文的性關係。這聽起來挺冒失。沒錯,那些喜歡搞一夜情的人當然冒著性病、意外懷孕和情感創傷的風險。儘管如此,在2014年進行的單身者研究中,66%的單身男性和50%的單身女性反應他們有過一夜情的經歷,而這些數字在過去的五年中並沒發生多大變化。為什麼我們願意跟一個素不相識的人上床呢?

也許因為在床第間,你能了解對方的許多信息,甚至可能催生一段真正的關係。任何來自生殖系統的刺激都會增強多巴胺的分泌,正是它讓你有破除層層阻礙,陷入愛河的能力。在性高潮時,身體內的催產素與抗利尿激素達到峰值,這兩種神經激素與依戀感的產生密不可分。憑藉這風險不小的一晚,你有可能獲得生命中最棒的獎勵:一個鍾情於你的配對對象。

浪漫之愛像隻睡著的貓咪;它隨時隨地都有被喚醒的可能。然而,深層的依戀卻要花點時間。

無論如何,沒有多少人睡過一覺之後就會忙著結婚。大多數人都採取了相對謹慎下一步,成為「互惠」的朋友,也就是炮友。在這種性協議下,雙方會在方便的時候來一炮,但是不會在公共場合下以情侶的身份出現。在2013年的美國單身者調查中,58%的男性和50%的女性都表示他們都有過「互惠」的朋友,其中三分之一的人都已超過70歲。另外在2014年的調查中,28%的參與者都有著把炮友關係發展為長期關係的經歷。

接下來,不少情侶開始同居,這是另一個通向婚姻過程中的謹慎步驟。人類學家瑪格麗特·米德(Margaret Mead)在1966年發表的著名文章讓「同居」這個概念進入了公眾的視野。米德建議,沒有生育打算的年輕伴侶們應當進入一段「個人婚姻」。在這種法定關係裡,雙方沒有生育後代的責任,也不意味著他們要對對方終生盡責,並且在雙方決定分開後,對二人的經濟情況也沒有影響。在這之後,二人可以再決定是否要開始「家庭婚姻」。

「同居」是上述二段婚姻的前半段的變體,它在20世紀70年代出現,並在今日,從一件不光彩的事變成了情侶走向婚姻的常規程序。2012年,美國單身者的調查數據顯示,58%的調查對像都說自己在單身狀態下與1至5個伴侶同居過。正如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指出,超過64%的美國人認為,同居是通向婚姻的一步。

但是,即便決定結婚,情侶們依舊很慎重。2014年的美國單身者調查中,36%單身者希望在婚前簽署婚前協議書。

婚姻本身,都在變成「暫時的」。英國的「民事伴侶關係」,美國的「民事結合」和澳洲的「事實伴侶關係」(de facto partnerships)都能讓一對伴侶相對輕鬆地開始和結束婚姻關係。法國的「民事互助契約」(pacte civil de solidarité, PACS)尤其引人注意。民事互助契約在1999年實施,目的是讓男女同性不以傳統婚姻的方式取得法律上的聯結,這條法令頒布不久,很快就在異性戀中流行起來。你要做的就是和你的伴侶到一個聯邦機構裡,簽幾張表,確定一段合法的伴侶關係。你們想要結束?填張申請表吧。

一夜情;約炮;炮友;同居;婚前協議;民事結合。所有這些詞都有同樣兩個字的意思: 謹慎 。但是這也是符合邏輯的選擇,因為我們的腦子就是這麼長的:和一個伴侶建立起深厚的情誼是個緩慢的過程。

控制浪漫之愛的神經環路處於大腦的本能區域,就在那些掌管著渴、餓感覺的神經環路旁邊。浪漫是推動力——屬於人類進化出的三個基本大腦系統之一,它的作用是引導基本的交配和繁衍方案。性慾驅使你預先選擇交配對象的範圍;浪漫之愛則使你將交配的精力一次花費在一個人身上;最後,依戀感促使你們形成二人聯結,並且挺過至少你們的一個孩子的嬰幼兒時期。對伴侶的浪漫之愛與依戀感的產生方式與當下的風尚高度重合——那就是,進展緩慢的戀愛。

我們用核磁共振掃描了熱戀中的戀人們的腦子,以觀測這些男女們看著自己的愛人時的腦部活動。在過去8個月裡陷入極度熱戀的人中,與能量、專注、驅動力、渴望和強烈的浪漫愛情相關的大腦區域顯示了活動的跡象。但是那些已經熱戀了8到17個月的人,不僅在這些區域,還在關聯著依戀感的區域有了活動。

性解放把我們的求愛策略與追求慢愛的原始環路結合到了一起

浪漫之愛像隻睡著的貓咪;它隨時隨刻都有被喚醒的可能。然而,深層的依戀卻要花點時間,當然,它也是長久的。在另一個由阿塞維多指導的課題中,我們檢測了17個50到60歲出頭的女性和男性的大腦。實驗的參與者們平均結婚21年,都還與他們的伴侶維持著如膠似漆的關係。他們的大腦也展示了這一點:他們是深深依戀著彼此的。

我們甚至開始為這類婚姻的愉悅勾畫部分的神經環路反應。在我們對「長期戀人」的研究中,婚姻滿意度調查問卷中得分更高的人在與同情相關的腦區域有更高的活躍性,這可能是他們從最初的激情中保留下的部分。除此之外,在心理學家Mona Xu和她的團隊在18個年輕的中國男女身上使用我的研究方案,採樣的類似的大腦數據中,她發現那些長期戀愛的人,在遏制負面評價、過度賞識配偶的大腦區域展現了活動。心理學家稱這種活動為「積極的幻象 」(positive illusions) 。和剛開始熱戀的情侶非常相似的是,他們仍然會將對方身上自己不喜歡的地方甩到一邊,專注於他們所賞識的部分。

因為依戀感的形成要花點時間,慢愛是自然的。事實上,在依戀之酒上頭之前就貿然和新伴侶結婚,會比先通過一夜情、炮友關係和同居了解對方,更不容易獲得長期的快樂。性解放把我們的求愛策略與追求慢愛的原始迴路結合到了一起。

「慢愛」的普及是個積極現象。在我們漫長的農業時代,我們為了宗教信仰、本地社區以及一家子人而結婚。夫妻雙方被土地和對方羈絆著。身上拴著一噸小麥,你能去哪呢?一些列關於性的條例由此產生,例如,被嚴格包辦的婚姻,婚前守貞,夫妻要至死不渝,以及家是女人的歸宿之類的信條。從農莊生活中解放出來之後,現在的單身者開始面對內心,為自己選擇伴侶——並不急著結婚。在農耕社會意味著夥伴關係開始的婚姻,在今天則意味著這種關係的結束。

慢愛是在起作用的。2012年,與Match.com一起,調查了1095個已婚的美國人(當然不是在約會網站上)。問卷中有個問題是:如果你當時和你現在一樣了解你的配偶,你還會和這個人結婚嗎 ? 81%的人回答了「是」。不止如此,其中76%的男性和73%的女性都表示他們仍「非常愛彼此」。一個13年進行的、針對來自15個國家的1萬2千個成年人的調查也顯示,78%的已婚男女都選擇了「開心」的選項。

這場進行中的婚姻革命實際上有可能使得更多有情人成為快樂的眷屬。慢愛總歸是在我們的基因裡的。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