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能讓你去到任何地方」:專訪大提琴家邱聖之|cacao 可口

「我覺得音樂的珍貴之處在於我們看不見它。」

邱聖之打了一個簡單的比喻,像電影,如果有段配樂與畫面配合得特別好,在離開戲院或關掉電視機以後,你依然會因為旋律而聯想到畫面,聯想起它為何讓你心緒澎拜。

音樂,能讓你去到任何地方,甚至可能給你帶來還未經歷過的情緒。「所以,為什麼要設限呢?」

第一次現場欣賞邱聖之的演出,是在一個沙龍餐會上。當天演奏的雖然是古典樂曲目,你卻很快能意識到她的「怪」,覺得如果她能夠,便會蹦起身用最活潑的姿態演繹嚴謹的古典,而手上的技巧依舊不含糊。

採訪期間我們驗證了以上的推論。邱聖之不時用「皮」來形容自己的個性,因為小時候過分調皮,父母便送她去學古典音樂,又因為相對同齡的孩子長得高,而被老師半騙半哄地拉去練大提琴,就那麼地從小學三年級一路學到研究所,現在,她已經有八年的教學經歷,進行各種類型的演出、獨奏、錄音——同時兼顧每周二十幾堂課的行程。

邱聖之說,八年的經驗讓她知道教學的重點在於明白學生的需求。這是因為不是每個學音樂的人身後都有強大物質與精神支持,如果老師能扮演的是陪伴與嚮導的角色,那麼任務就是不讓學生學歪,「其實我不擔心學生會因此用較低的標準自我要求!」她說:「現在網路很發達,他們很容易看到年齡相仿,表現卻更傑出的人,有了對比也就更清楚自己要什麼。」

對邱聖之而言,學習樂器就像健身,起步時沒紮好基本功就練難度相對高的曲目很容易受傷,就算是老師級的樂手,一旦鬆懈下來身體記憶很快也會消失,尤其違反人體工學的弦樂器更是如此。更嚴苛的是,書上知識你可能讀過一百次就能獲得好成績,樂器卻是你練習一百次也不一定能拿出好表演。

學音樂是很苦的——面對學生,她也從不諱言這件事實。即便如此,她依然期待學生愛上表演。「台上十分鐘台下十年功」這句諺語經常被用來勸人勤勉,邱聖之卻有進一步引申:台上的確只有十分鐘,但那十分鐘專屬於表演者的,「我不會要求學生不要緊張,」邱聖之說:「但緊張永遠在上台前,當你真正投入表演,會發現自己捨不得下台。那是只有舞台能給的興奮,所以不管結果怎麼樣,都不要後悔。」

「我一直覺得學音樂是『自娛娛人』,那也是我的座右銘。大提琴學起來不輕鬆,但如果這件事能做好,做任何事情都不會太差勁。」

近期,邱聖之與大學時期的同學合組了探戈樂團「Ognat Tango」,對爵士音樂也格外放心力。她回憶自己就讀研究所時,曾前往紐約大學參加音樂營,一直因為爵士而憧憬美國音樂文化的她,下飛機第一個感受到的驚喜,是紐約果然和電視影集中一樣新潮開放,其次,則是在音樂營期間參加即興社團的體驗。

「其他人玩的不是薩克斯風爵士鼓,就是能接音箱的電吉他與貝斯,總之就是聲響很大的樂器,只有我揹著大提琴到現場。」有趣的是,當其他同學演出,總有人忍不住加入交流對話甚至搶鋒頭,輪到邱聖之時眾人卻紛紛放下手上的樂器,安靜地聽她表現。

Ognat Tango是一支大編制的樂團,樂器除鋼琴、貝斯、班多紐(Bandoneo)及小提琴外,還加入大提琴及長笛。探戈之於邱聖之的魅力,在它有別於古典的內斂,是性感、歡樂,且富感染力。當旋律響起,懂探戈的人可以隨即起舞,不懂的也能跟著蹬腿,或隨興致高昂的樂手一起唱出旋律,「我不會跳探戈,但可以用樂器附和對方的熱情——我很喜歡看人因為音樂而興奮的模樣。」
邱聖之觀察到,台灣的聽眾大部分都比較拘謹,聽到喜歡的旋律不太敢表現出來。「但我就是天生表演慾過度。」她一心認為音樂不該給人距離感,受到感動更不要吝嗇表達,因此特別留意聽眾的眼神,適時給予驚喜及鼓舞。

也許,她對即興的熱誠來自於天性,進而認為音樂不該有框架、不該設限。正當我們想著最適合她的音樂應該是Fusion時,她忽然聊起今年舉辦爵士音樂會的計畫。該構想在去年曾執行過一次,現場加入互動環節,邀請來賓在紙上寫下情境(如:現在是晚上七點鐘,你身在最想去到的國家,你認為自己會做什麼?)隨機抽籤展開詮釋,「上次抽到的其中一個情境是『在蒙古大草原上看星星』,我們就用音樂做出草原被晚風拂動的感覺。」

嚴格來說,音樂會只是她在爵士領域的規畫之一,她說自己正閉關修練另一門絕學,待時機成熟才給聽眾一個驚喜——我們已經知曉謎底,但先賣給關子;能透露的是,她的描述在我們腦海中喚起的,是如庫斯杜力卡的電影般狂歡喧囂的場景。

邱聖之最喜歡的三位樂手團體,也許你從中猜到她神祕表演的端倪

Laufey

「她的音樂偏流行,非常CHILL。Laufey擅長各種弦樂器,能夠自彈自唱又能將大提琴玩到淋漓盡致,是我很崇拜的對象。」

FKJ

「FKJ完全不設限,就是玩音樂,使勁地把音樂做到最大化,創造無限可能。」

Piano Guys 

「Piano Guys是鋼琴加大提琴的組合,之所以叫Piano Guys,是因為他們最早的時候只是想拍影片賣鋼琴,沒想到拍著拍著就紅了,鋼琴卻一台也沒賣出去!Piano Guys將大提琴玩出新花樣,有些人覺得他們在亂搞,音樂卻非常好聽!」

▌採訪報導:康樂|照片提供:邱聖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