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 °C Taipei, TW
2021-11-29

職業欄填寫__|鍾想想:穿越安穩,才能長出趨於完整的美|cacao 可口雜誌

「生活可能就是要衝吧,想做什麼就去做。」於是在成為專業花藝師之前,鍾想想沒有半點躊躇,畢業前就到花店做花藝助理,在實務中累積視野與經驗;每逢「不足」,需要「精進」的念頭就像是循環播放的歌曲,成為鍾想想生活中的背景樂,推促她遠赴倫敦與多倫多,和來自各地的強人花藝師合作交流,拓展自己的能耐,並驗證美絕非千篇一律,她曾說,社會輿論總是給人們洗腦,並強悍地決定漂亮的表現方式,但我們應該跳脫,勇敢嘗試普羅審美觀以外的可能。

說回自己的作品,鍾想想尤其擅長表現材質與色塊,讓花不只是自然姿態,也是點線面的組合,並細心調度花與花之間的留白,讓彼此找到恰如其分的位置,讓觀者透過花卉也能感受摩登優雅,讓花超越自身,融於生活與藝術。或許是在台灣待得太久了,平穩的日子讓鍾想想又泛起「這樣還不夠」的念頭,「我明年一定要再出國」,在趨近完整的階段,她還是決定跳脫舒適,發掘更多事物。

職業欄填寫:花藝師

花對我而言,是創作的媒材。

一開始有工作室時,開班授課是我初期的主要收入來源,不斷開課的過程中,有時需要停下來,讓自己有更多時間做作品和思考,而教學若要繼續,會想專注在自己想傳達的東西,即使在台灣不屬常見或是相對小眾,但我仍希望大家每次來上課都能有新的接觸跟感受,不重複課程內容的模式也是我挑戰自己的方式之一。我有一群學生從去年十月持續在opm上課到現在,從他們的花上面可以看到突破與心情轉變,也看見每個人的特殊性。

我對被世俗綁架的審美很抗拒,所以一直希望我的學生可以不被這樣的觀念束縛,鼓勵他們找出自己喜歡的樣子勝過與別人一樣,專注於自己的樣子、風格也會從中慢慢散發開來。

在既有思想和文化裡,碰撞出不一樣的美

先前參與「橋洞 Bridge Hole」的展覽,對於只是個素人的我,當場外 off-site 對我提出邀請時我非常意外,同時也很開心他們認同我在做的事。做概念性的東西時,跟一般的花禮訂單不一樣,做訂單時的花絕對要用最新鮮的,但在藝術概念下,花的新鮮程度就不那麼重要了,反而要扮演傳達想法的角色,不那麼健康、飽滿也沒有關係;而近日「水牛爬」的展覽對我來講也很新鮮,這次將以花搭配攝影,與燈箱結合,藉由這樣的裝置去呈現兩種視角,一個是從外在的世界看向這個燈箱,另一個是從燈箱裡往外探出去,花跟燈箱意味著「新客人」的視角,來到城市就像置身於新世界,得以接觸到許多令人悸動的新鮮東西。

過去我不太了解客家文化,對於客家人的印象停留在勤儉持家的特質,展覽讓我有更多深究的機會,例如客家人做盤花,他們採集唾手可得、有香味的花材製作,經過我仔細詢問,才發現朋友中的客家人的比例很高,但他們以前不會主動提起,也讓我想到自己是閩南人的身分,我也不會刻意提起,但這讓我重新去思考身分認同這件事,也是很重要的收穫。

「職業欄填寫_」打破制式的訪問模式,想要創造些主動異業合作的可能性。任何一個職業與創造都源於生活,關於生活的問答:

Q:你認為的「生活」是什麼?

想想:覺得無論開心或難過,都是生活體驗的一部分。目前希望在30歲前出去,前往其他國家工作看看更多不同的面向。其實目前在台灣工作發展的越來越好,也不斷遇到欣賞我的人,在這樣的狀態下離去、放下一切,真的會懷疑自己的決定是否正確?

但內心還是想往外探索其他可能性、與頂尖的人一起工作。生活可能就是要衝吧,想做什麼就要去做。

Q:工作之餘,私底下的真實生活樣貌是?

想想:休假的時候,我喜歡一個人待家,不用開口講話,煮煮菜、洗衣服,就是些日常小事,比如整理房間,我也會覺得很舒服。一旦回家了,就想要有自己的空間,放空不去思考太多事情,然後在開工前一晚統整近期的思緒。

Q:生活中,哪一些物品是不可缺的?或什麼商品的愛好者?

想想:Instagram吧,在那可以接觸到國外的花藝師、和其他有才華的人,進而相互欣賞追蹤變成朋友,除了可以交友,也能是成為開啟工作機會的橋樑,之前在倫敦時,我私訊一位當地的花藝師,問他如果他工作需要幫忙,我可以寄CV給他,結果他就成為我在倫敦的老闆了;在Instagram上也可以看到很多不同的創作,明明就是一樣的媒材,那麼多人正在使用,但他們就是可以做出那麼多不一樣的東西,互相欣賞之餘也激勵自己去做出屬於自己樣貌,這是跟不同人互相碰撞的好的結果。

Q:怎麼樣的生活狀態是你最嚮往的?可以舉例嗎?

想想:做喜歡的事,可以以此為收入來源,不斷的創作。

Related articles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