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 °C Taipei, TW
2021-11-29

原來許多人一生只做一份工作:香港本土文化工藝攝影作品《守藝》,聚焦勞作的雙手|cacao 可口雜誌

每人都有一雙手,你是否仔細觀察過它?香港攝影師東韋或(Shutter in Head ),一系列關於香港的本土文化工藝的攝影作品《守藝》,在他的攝影作品裡,焦點不是放在工藝者們的外表身上,卻是希望集中在他的手藝、人物或正在做的事情上,希望把觀眾帶進當刻的時空中。工藝者們的面孔隱沒在鏡頭之外,從而讓觀者更能代入《守藝》不同工藝的真實場景中。因為每一個努力工作,認真生活的人,都應該被尊重。

早在兩、三年以前,其實我就已經很希望透過「Shutter in Head 」這個創作身份,來推廣自己在商業攝影以外的創作。最初自以為攝影只是一種技術,覺得只是一堆數字,所以並不相信攝影能創作。直到偶爾一次,我參加了一位攝影導師的課堂。在課堂中,導師並沒有教授光圈或快門,而是講述攝影的表達,讓我認知到攝影原來是一種表達,並不是一堆數字。

當創作出現打牆狀態時,我會出現不斷否定自己的狀態,如想要渡過低潮和突破自己,就會不斷問自己到底想要表達是什麼,像是與自己摔角的一種狀態,也不知道世界會對自己的創作有什麼反應。當中,自己的情緒會出現不斷的質疑自己、反問自己,直到自己將所有問題解答完以後,就會可以再重新出發。我對自己的期望,也許就是想在這艱難的世界裡,找到自己想對世界所說的話。

如果問我,攝影可否改變世界,我的答案是認為是可以的。在攝影上,我也有很多想要嘗試的地方,好像在攝影時加強燈光的對比。所有的攝影方法都會想試,因爲攝影的方法和形式很多,我認為還有很多空間可以讓我去做創作的。我討厭生活中所有事情都過於方便,因為當太方便時就會減低了主動去理解的意慾。所以我並不太在意自己隨時得緊貼科技的潮流。科技不可能完全代替人與人之間的互動,因為人最需要的是身體接觸及或面對面的相處,才會真的可以接近事情的本相。還想繼續以攝影這媒介,作為創作方式;但與此同時,希望可以更努力嘗試發掘更多攝影的方法及展出的可能性。

這次創作《守藝》的始源,是來自一位策展人的邀請,因為對方當時希望我的作品在展覽中出現。希望我回到小時候居住的社區,嘗試尋回和拍攝一些小時候曾見過的店舖和工藝。當自己第一次出發去尋找這些工藝師傅的時候,最希望訪問他們的一個問題——「是什麼驅使他們可以這一生,只專注做一份工作」。後來有幸訪問這幾位有豐富歷練的老師們。拍攝這系列作品最大困難,是由於香港工藝師普遍都性格害羞,他們甚至認為自己的工藝沒有採訪價值。所以當邀請他們拍攝時,有時他們不單不願意接受訪問,有些工藝師甚至會責罵我,叫我不要阻礙他們做生意等等,但我能諒解他們的。

當我再次深入的去探索這個題目時,重新再出發去尋找其他工藝師傅時,其實内心都帶著相同的問題去尋找他們的。分別拍攝了兩個系列。我就想,到底小時候的社區,有什麼值得我去用攝影紀錄當下的光與影呢?然後想起了與自己外婆的關係,例如:小時候與外婆光顧水豆腐店及在店中相處的兒時回憶。當自己回到社區裡的店舖邀請工藝師進行拍攝的時候,也會與他們分享小時候去買東西的經歷,雖然他們已不認得我,但我記得當時因調皮亂摸店裡的東西,被他們責罵的情景。回想起來,也充滿了與老師傅們的回憶。

在訪問的過程中,工藝師傅都對我說,並不害怕自己的秘方和技術會被別人知道,因為即使被看到,其實觀者也無法立刻學會,例如:觀者只知道做雞蛋糕的材料有麵粉、糖、雞蛋,但其實做蛋糕更重要的是工藝本身的技術。就像,製作時間、黏稠度及量度,都只能靠自己的雙手和過往的經驗來掌握,與工藝師本身的觸感相當有關,所以非常需要透過本身過人的技術才能製作美味的食物。

自己個人印象最深刻的,是看到他們曾使用的工具。因為有些工具,已經被使用了二十至三十年,仔細看能觀察得到工具經過歲月的洗禮,紋路已完全與工藝師雙手融為一體。當在我進行這份作品創作時,我發現原來許多人一生只做一份工作,這行為本身就是一種藝術。當訪問到工藝者需多久才能真正熟練他們的手藝時,原來至少也需要十年的時間,他們才真正認識這份工作的精髓。希望大家看到《守藝》這系列的作品後,可以在日常生活當中更尊重這些工藝師,他們都花了自己人生大部分時間去專研這些工藝技術,才能擁有這雙手的能力。也希望啓發觀眾嘗試發掘自己身邊的工藝師,並學會欣賞他們。

我個人比較習慣在畫面上低調地表達事情,令觀眾慢慢的被攝入照片的情景與氛圍當中,從而希望更能吸引觀眾的注意。就像這系列創作時,朋友或其他人在普遍談及工藝的老師傅時,會傾向帶出他們的威風事蹟、經驗,還有如何經驗老道等等。但《守藝》這計劃的著眼點,卻是把工藝人多年來的代價拍下來,展示他們勞動的手所經歷的風霜,因為相比威風的事蹟,代價的美更吸引著我,這完完全全展現出工藝的老師傅們,是如何去「守護」自己所尊重的「技藝」。尤其這兩年疫情的影響下,許多年紀大的老師傅都因難以經營而沒有再繼續工作了,或者默默地消失了,而我即使在這段困難的疫情期間,依然想做自己想做的創作題目。


關於作者:東韋或(Shutter in Head)

香港藝術攝影師。
透過每一攝快門探索生活與文化中,各種略被忽視的瞬間。

Related articles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