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 °C Taipei, TW
2022-05-17

什麼是西格瑪男?是紀律和精神健康的身體力行者,還是空有優越感沒有朋友的傢伙?|cacao 可口雜誌

西格瑪男(Sigma male),假如你是名生理男性,對網路社群文化不夠熟悉,看到這頭銜大概會充滿問號,先是困惑這又是什麼帶負面意涵的奇怪標籤,跟著好奇,既然都有西格瑪,那存在著阿法男(Alpha)和貝塔男(Beta)嗎?還真有。不過,「西格瑪男」並不是台女、台男那樣字面上看起來中性,其實不分對象詆毀特定群體的貶義詞,它描述的是一種理想但極為稀有的男性氣質,舉個例子,基奴.李維在《捍衛任務》裡的角色,內斂而英挺,行事神祕卻事業有成。

西格瑪男與阿法男、貝塔男之間的區別,經常被用以說明一個男人若想廣受異性歡迎,則應該具備哪些特質。然而在大流行的背景下,諸多男性將西格瑪男奉為理想的現象,背後所隱含的焦慮卻是要複雜許多。

反社會的不是造作的日程表,而是背後的意識形態

阿法男是魅力的代稱,外向、陽光、健康,生活的各方面都很成功,讓異性一見便為之傾倒,而貝塔男雖然不是阿法男的極端,但相較之下也確實不起眼,欠缺行動力和內向的性格,使他們無法成為領導者,而是聽憑指揮,受派任務的工蟻,在財務狀況與性魅力遠不及前者。而西格瑪男,則是這個充滿壓迫性的等級制度的延伸——他的優勢是神秘感,不動聲色卻運籌帷幄,有所成就卻不畏懼挑戰和冒險。窺其本質,卓爾不群的西格瑪男,其實是內向版本的阿法男,但它給予了那些位於該制度底層的男性一個逃逸的機會,將自己幻想成高居眾人之上的頂端,而且不像阿法男令那樣輕浮顯擺,令人反感。

西格瑪男的日程如下:早晨五點鐘起床,沖個冷水澡,吃頓《洛基》式的早餐(比如說,一口氣吞五顆生雞蛋),然後進行體能鍛鍊。鍛鍊完畢後檢查一下加密貨幣的價格走勢,然後閱讀尼采的《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我們飛得越高,我們在那些不能飛的人眼中的形象就越渺小。」

《美國殺人魔》電影片段

如果你認為那樣的行程實在造作可笑,或從中嗅到一絲反社會氣息而不安,這完全是正常的。誰不想把自己比做冷靜、沉著的約翰.維克?但《美國殺人魔》中的派翠克.貝特曼,也差不多是這麼開始他的一天。要是你願意想得更深入一點,會發現這帶有當代生活色彩的嚴謹紀律,對男子氣概的想像其實是保守的,它與現實脫節,以致鼓吹者只能選擇虛構角色、公關形象作為榜樣。說到底,如果你不積極參與社交活動,迴避主流社會,怎麼可能在生活和人際關係取得成功呢?

實際上,諸如西格瑪男、貝塔男等「術語」,起源皆與與網路極右翼社群脫不了關係,該類社群的活動現象包括厭女、反女權主義、鼓吹男權活動、因非自願獨身(incels)而產生的仇恨女性心理,以及對定義超凡男性氣質,發展搭訕技巧的熱衷。極右翼社群的作家及活動家們,利用年輕男性在社交方面缺乏安全感的障礙,以偽科學影片和文章,宣傳性別等級制度以及吸引女性的知識技巧,他們片面引用動物的社會習性,並暗示通過表現出超額的自信和陽剛之氣,便可以改變「貝塔男」傾向--儘管那與侵害騷擾女性的行為僅有一線之隔。

除了優越感,什麼也帶不來

想變得更積極進取、發展自我並沒有錯,也不是每個追求成為「阿法男」、「西格瑪男」的男性都患有厭女症。但使用過分簡單的分類方式,卻可能限縮一個人在發展自我的過程中所做的嘗試,並錯誤地以為對某個身分的認同,便足以應對生活和社交的所有突發狀況。

西格瑪男之所以成為一種普遍追求,與網際網路時代的身分形成不無關係,因為越能化約為各種特質的形象,越有利於網路上的人際交流,而圍繞在西格瑪男周遭的迷思,還包括成功人士的假設——即使不玩社交遊戲,仍能輕易達成其他人必須努力工作才能獲得的成就。該假設雖然沒有任何根據,但有賴社交媒體的流行,身體形象與物質收益也有了一定的連結,每個人都能把自己變成商品,對追蹤者販售焦慮和願望,如同遍佈網上的成功楷模所做的那樣。

是以,西格瑪男標籤也是對任何形式的軟弱、退化的賤斥。在法國電影《》,主角的「父親」身上也有西格瑪男的陰影,對希臘雕像般體魄的崇拜,逼迫他進行超出年齡與體能限制的鍛鍊,每日每日強忍痛苦施打類固醇。報名健身課程,購買睪固酮補充劑,是西格瑪男必須參與的男性化儀式,和荼毒女性的IG網紅身體形象一樣,同樣是資本主義邏輯建構出的產物,透過形塑完美的身體外觀,灌輸人們過時反動的性別迷思。

gif image via gifhell

不過,西格瑪男真的是最受女性歡迎的類型嗎?或說,它只是直白的體現了每個男人的願望?洞悉社會制度與人性弱點,意志堅定的陰鬱天才只是禮物外的包裝紙,人們真正想要的是成功和名聲,而在病毒大流行的背景下,西格瑪男備受吹捧的現象,也反映了疫情肆虐下的失業率上升、工資停滯、通貨膨脹等社會經濟壓力,然而,那在任何意義上都不是對壓力的有效回應,它只是複述了對男性的有害期待,對真正的問題充耳不聞,除了讓人從孤立中獲得優越感,什麼也帶不來。

透過對團體和資源(通常指的是女性)的主導地位,來驗證男子氣概的強弱、說明自己在社會中的角色並進行等級分類,只會加劇何謂男性氣質的身分危機,對此,人們需要的不是更多的紀律和精神磨練,而是挑戰建立性別等級制度,宣揚這些觀點的團體及系統。否則,即使西格瑪男風流雲散,仍會有新的身分被發明,被作為當代父權文化的頂梁柱使用。

Related articles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