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 °C Taipei, TW
2021-08-06

生與死的建築師Sigurd Lewerentz:追悼森林墓園的過往,現代主義中的場所精神|cacao 可口雜誌

也許西格德.萊韋倫茨(Sigurd Lewerentz)這個名字,在一般大眾的心中顯得陌生,但若是提到瑞典斯德哥爾摩的森林墓園(Skogskyrkogården),喜愛建築的人必然會恍然大悟。這是全世界唯一一座被列入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世界遺產的墓園,而身為森林墓園的設計者之一,西格德.萊韋倫茨可以說是瑞典二十世紀最傑出的現代主義建築師。儘管他既低調又神秘,如同他的作品總帶有一股安靜的氛圍以及形而上學的精神,他對於現代主義的獨特理解,也讓瑞典現代建築走出於屬於自己的風格。在過世之後深深影響許多的西方建築師和藝術家,讓他的名字永遠被銘刻在現代主義建築史上。

建築師西格德·萊韋倫茨(Sigurd Lewerentz)

斯德哥爾摩的ArkDes 建築設計博物館,正計畫於2021年10月舉辦展覽《Sigurd Lewerentz:生與死的建築師》,藉由展示剛出版的專書和職業生涯中創作的模型、圖畫、家具,自1980年代以來首次大規模全面展示他的作品。這是一個難得的機會讓更多的人能一窺這位經典建築師的神祕色彩,甚至一般認為他如今可能比在世時更有影響力。展覽的標題直接表述了他一生的信仰,他的建築作品總是圍繞著墓園及教堂,儘管如此的低調,但他的建築卻在材料、空間、技術、精神上都極為深刻地聯繫著人們的生活。

當遊客穿過主入口並俯瞰連綿起伏的開闊景觀時,一個巨大的花崗岩十字架是唯一打破地平線的物體。由於森林墓園是一個多民族的墓地,十字架並不是作為信仰的象徵,而是更多作為生命與死亡的輪迴。|Photo by Susanne Hallmann

森林中的亡者之地

1915年,西格德.萊韋倫茨和貢納.阿斯普蘭德(Gunnar Asplund)共同合作,贏得了斯德哥爾摩森林墓園的國際競圖,他們攜手創造了融合了植被與建築元素的人文景觀,把基地上完整的北歐森林群保留下來,做為空間設計的核心理念,1994 年起被列入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世界遺產,成為世界上最偉大的建築遺址之一。它的設計也體現了北歐建築從古典主義邁向成熟的現代主義的發展,兩位建築師將設計工作分成不同的項目,各司其職,阿斯普蘭德負責森林墓園裡的建築群及結構設計,而萊韋倫茨則專注於將人文景觀融於自然之中,並透過動線安排和地景設計讓來到此地的人們,體驗超越悲傷的精神性空間感知。

位於森林公墓南邊的復活教堂,由西格德·萊韋倫茨所設計,是北歐古典主義的崇高傑作。

在漫步之中完成對逝者的告別

挪威建築師克里斯汀.諾伯格-舒爾茨(Christian Norberg-Schulz)曾在《場所精神-邁向建築現象學》中寫道:「生命是某種『運行』,好像具有『方向性』和『韻律』似的。因此路徑具體化了時間的向度。」走過的景色都將成為過去,而每一步都是當下,而前方的道路則指向未來,當西格德.萊韋倫茨和貢納.阿斯普蘭德規劃森林墓園時,他們考慮的是來訪人們的感受──面對生離死別所帶來的悲傷,對於生者而言,逝者離別是無法承受的痛,因此在火葬場、墓園、殯儀館等殯葬場所,這些無法處理的負面情緒經常如同一層層的陰影不停地疊加在空間中,久久揮之不去。

西格德.萊韋倫茨透過路徑的安排,引導前來道別的人漫步走入自然之中,從入口處到火葬場建築的距離超過了一公里,在如此大尺度的場域,建築師刻意拉長每一個點與點之間的距離,墓園、教堂、火葬場等建築空間散落在各個角落,皆需要走上一段不短的路才能抵達。人們在漫步在森林的過程中,能透過安靜的環境與自己內心的對話,當人藉由空間的感知將過去的回憶引入當下,在時間和空間的延伸下,稀釋淡化了因為離別所帶來的悲傷,讓哀悼者能夠靜下心來向已逝的生命告別,把那些還看不開的事物輕輕留在這寧靜的自然寂靜之中,

提供冥想的森林-回憶之森。|photo by Landezine
photo by Mikael Almehag
這條小路是一條古老的原始路徑,在森林墓園建造前就已經存在,作為送葬者在復活教堂參加告別式時的路線。|photo by Landezine

森林墓園之所吸引全世界建築愛好者前來參觀,一部分原因在於西格德·萊韋倫茨透過許多不留痕跡的手法,保留了自然原始風貌的前提下,他將人們在森林墓園中的空間感知經驗,提升到精神性的層次上。位於山坡制高點的回憶之森是提供人冥想的一片樹林,透過指向的路徑與整片草原上獨立超然的大樹群,凝聚了行者的視線焦點,目光從地景到天空連成一片;而通往回憶之森的樓梯,為了能讓人們不會在上樓梯時感到疲倦,越往上走,階梯的高差逐漸消失,因此在抵達冥想地點時身體得以感到平靜。

西格德.萊韋倫茨考慮了許多諸如此類的小細節,讓人們在路徑的轉折中找回因為過度悲傷而失去的自我。為了消除人們對於死亡的負面印象,他將自然生命的氣息轉化為人們心靈中寧靜的力量,森林墓園火葬場用獨立的柱子,撐起前廳形成完全挑空而開放的空間,使四周的草地、包含遠方的墓園、甚至前方水池所倒映的天空都帶進了大廳之中,充滿生生命力的景色中和了帶有死亡氣息的火葬場,使心靈感受到莊嚴肅穆卻充盈著寧靜和舒適。

火葬場。|photo by Chen Hao

尋找寧靜的人間場

死亡的考驗在於,在永恆的時間面前,逝者存在的事實將被世界的洪流吞噬的一乾二淨,因此人們透過「告別」的過程,賦予生命的意義。墓園可以說是處理生與死的中介空間,西格德.萊韋倫茨將空間引入氣氛塑造和意象的追求,並沒有留下太多人工斧鑿的痕跡,單純地利用自然地景的安排,將生與死的意涵形構成了可讓生者好好地向逝者告別的場所。

當人們踏入森林墓園總能感受到一股獨特的寧靜氛圍,在自由蜿蜒穿過森林的同時也獲得了慰藉,消除心中對於死亡的恐懼及悲傷,也使得生命和死亡在人與空間之中表現出了更多的面向。在這個作品之後,也奠定了他之後的建築發展,儘管在世的時候是極為低調,但過世後存在於他的作品中的某種「靈性」,卻吸引了絡繹不絕的人們前來一睹這位神秘人物的作品風采。

Related articles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