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飢渴」對身體觸摸的渴望:這解釋了為什麼隔離與社交距離讓許多人感到沮喪|cacao 可口雜誌

皮膚飢渴(skin hunger),是神經系統學領域的現象,新冠疫情則加劇了肌渴的程度。它反映了人類渴望被觸摸的生理需求,所以新生兒重症監護室裡的嬰兒才要躺在父母赤裸的胸膛上;被單獨監禁的囚犯才經常像渴望自由那樣,渴望與他人接觸。邁阿密大學觸摸研究所教授蒂芙尼.菲爾德(Tiffany Field)說道:當你觸摸皮膚時,會刺激皮下壓力傳感器,進而向迷走神經發送訊息,當迷走神經活動越來越活躍時,神經系統會逐漸遲緩,心率和血壓會隨之下降,腦電波則顯示個體處於放鬆狀態,皮質醇等壓力荷爾蒙水平也會下降。沒有觸摸,人類的身體和精神狀況都會惡化。

gif image via xenoself

人類天生就是社會性動物,人類的大腦和神經系統,將被觸摸設定成為愉快的體驗。是大自然造就了這種感覺模式,以提升人類在社會環境中的幸福感。只有群居動物才如此,因為它們需要聚在一起來提高族群的生存機率。 觸摸還會讓人體釋放催產素,將我們聯繫在一起。從生物學角度上說,人與人的接觸大有好處。被觸摸會讓人覺得更平靜、更快樂、更理智。菲爾德面對社交距離提出她擔心,因為觸摸有利於增強免疫功能,降低皮質醇水平。當皮質醇水平過高時,免疫系統就會衰竭:皮質醇會殺死自然殺傷細胞(幫助人類消滅病毒的白細胞)。已有證據顯示觸摸會令愛滋病及癌症患者的自然殺傷細胞增多。

鑑於新冠疫情加劇了緊張與焦慮的程度,我們需要關注那些長期被隔離的人的心理健康狀況。因為觸摸會給人帶來安慰。當我們處於危險或焦慮狀態時,被觸摸有利於緩解不良情緒。缺乏接觸會增加壓力。研究表明,如果人們能先被拍拍後背的話,就能更好地完成任務。拍後背是一種安慰人的方式,可以追溯到孩提時代看護者的觸摸。

研究團隊在封鎖期間一直在進行研究:在100名調查對像中,有26%的人認為自己非常渴望觸摸,16%的人覺得還好,另外97%的人說自己有睡眠障礙。菲爾德解釋了當你撫摸皮膚時,血清素會增加。當血清素水平較低時,人們更容易失眠、焦慮和抑鬱。如果人們在睡覺前被撫摸過,就會更容易進入深層次睡眠,因為P物質會在深睡階段釋放出來(P物質是一種影響痛覺、壓力程度和情緒的神經遞質)。

養寵物是很棒的事,因為通過撫摸動物及按摩(按摩師和顧客都能從按摩中獲益),你的皮膚得到了觸碰,也受到了刺激。獨居的人則要盡可能地多動,在房間裡隨便走走就能刺激腳上的壓力感受器,或給自己做個頭皮按摩、或者在臉上塗抹潤膚霜,這些都是運動皮膚的不同方式。

gif image via GIPHY

其實,在疫情發生之前,已經有許多發達國家有成為「無接觸區」的風險,有些出於保護及法律考量,學校和公共機構普遍推行無接觸政策。觸覺研究所之前調查在世界各地的機場場所,觀察人們候機時相互觸碰的頻率(該研究目前暫時停止中),他們觀察了四千餘次的在公共場合的互動,人們絕大多數時間都在玩手機,幾乎不會觸碰彼此。

從某種程度上說,你必須接受皮膚會飢渴的事實,接受在新冠疫苗出現之前,我們可能會生活在沒有身體接觸的社會的事實。但長期將彼此視作病毒體以後,我們還能回到從前的樣子嗎?研究團隊擔心的是新冠病毒,可能會進一步將我們推向長期無身體接觸的社會。

▌整理報導:Bohe 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