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 °C Taipei, TW
2021-09-27

直男的搖滾生活,仍在巡演中,專訪拍謝少年:以音樂承接生活的歹勢與好勢|cacao 可口雜誌

闊別至少兩年,台灣土產搖滾樂隊「拍謝少年」於今年五月精煉出第三張全新專輯《歹勢好勢》,延續2020一整年的演出狀態,與拿下專輯百萬募資的精采一役,期待回歸聲浪騷動已久,拍謝少年終於重返舞台,自帶強大氣場於臺虎精釀Lab舉辦第一場專輯搶聽場。到場歌迷在現場的激情湧動中,辨認出拍謝少年對於青春、家鄉和未來的執著不變,整場只有滿滿爽感可言,然而三級警戒頒布之後,拍謝少年不得已暫緩早前排定演出工作,套一句吉他手維尼所言:「上場灌了第一顆籃後,球場竟然就停電了。」

拍謝少年由(左起)貝斯手薑薑、吉他手維尼、鼓手宗翰三人組成。

沒有現場演出的日子

外在世界變動非常人所能控,直面衝撞容易遍體鱗傷,順勢而為反倒成最有效解,是禍亦是福,有時也落於人心如何解讀。貝斯手薑薑提到如果沒有疫情,拍謝少年在此刻會全心全意投入專場,對於MV如何呈現不會涉入太深,但現在他們轉而與導演討論拍攝素材、後製剪接等細微作業,「人在忙專場時,對於MV成果你不一定會有耐心,但作品放上去就是上去了,你看90年代歌手的MV還是會出現在Youtube上;現在有時間跟導演慢慢討論與磨合,比起過去,就有機會留下除了歌曲以外的好作品。」

團體三人,陪伴彼此看人事浮浮沉沉,《歹勢好勢》這張專輯的面世,同時也標記彼此生命歷程的改變。結束各自正職工作,宗翰、維尼、薑薑共同開設「海口味有限公司」承辦音樂祭、製作專輯有時也兼賣周邊商品,鼓手宗翰彷彿一直在等待這個契機來臨,「以前上班時間就是這麼長,我們只能利用晚上時間練團,過去第二張專輯我們花了五年時間準備,但這一張兩年多就生出來了,製作上可以付出更多心力,全職做專輯的心態是,不想留下任何遺憾,把專輯做到最好。」薑薑也語帶興奮地補充,現在有許多人可以全職玩音樂,那是在過去我們讀書跟剛玩團時無法想像的,全職之後盡可能把所有想像到的畫面都呈現出來,是一件蠻好的事情。

直男心中最柔軟的一塊

《歹勢好勢》中放入一首〈歹勢中年〉,唱到「食到這个年歲,時常感覺,生活是虛累累;失去控制,無法度控制。」令人不禁好奇,團員是否開始感受步入中年的各種力道襲來?維尼說以前二十來歲時,會挖苦中年人啊,會覺得中年人很無聊啦,每天就是上班下班,但其實每一代中年人都有那一代步入中年的方式,不過同輩的中年人其實有很多可能性,去國外音樂祭就知道,很多爸媽會揹著嬰兒一起參與。薑薑說〈歹勢中年〉是一首能跟哥兒們一起合唱的歌,一首誠實的歌,宗翰接著補充,這首歌想要獻給我們的導演好朋友,「他最早成家,後來許多表演他都無法參與,他其實紀錄我們很久了,那段青春很重要,也算是寫給我們自己啦,因為接下來我們也會步上這樣的階段。」

一向穩穩承接歌迷失落與失意情緒,拍謝少年見自己也見眾生,在表演現場才能調動出近乎集體附魔的景象,「我們在發行第二張專輯後,就很常接表演,大家一起大合唱時,會有一種音樂在幫助彼此溝通的感覺,情緒跟心情不是靠語言流動,而是透過音樂在傳播,說到底這就是音樂的力量。」維尼乘著話鋒,對歌迷一陣告白,「我們就是直男啦,直男就是會把自己喜歡的東西拿出來給大家看,很耿直的情懷,我們也是那種想太多就會失敗的人,音樂上不能想太多。」

繼續用台語唱出來

少年緩緩慢行中年,眼界或許漸漸改變,但台語這個母題對於拍謝少年來說始終不變,這次專輯請來金曲獎認證的「黑哥」謝銘祐作軍師,討論歌詞的過程,是世代對於土地認同的彼此對焦,也會出現創新與守舊之間的理性碰撞,偶爾也會出現令人哭笑不得的場面,宗翰提到黑哥本來想改〈時代看顧正義的人〉裡一句「為著阮台灣囝,大聲喊彼个名」中的台灣囝為「番薯囝」,「但是我們練唱時,一唱到番薯囝就會忍不住笑出來。」維尼想像歌迷在台下聽到「番薯囝」腦中可能會浮現地瓜球,那畫面實在太爆笑了,所以後來全體一致決定改成台灣囝。

三人口中親切友善的「黑哥」謝銘祐,為這張《歹勢好勢》推上更高的層次,協力演繹台語文的美麗與細究,宗翰談及和台語邂逅的美妙經驗,那是小時候聽伍佰、林強將腔調和旋律巧妙結合的撼動,而且聽台語歌會產生一種特別親近的感覺;維尼也說自己初次在聽到黑哥的《台南》專輯時,近乎整個人被吸進不同於現實的世界中,「那張專輯寫的很好,幾乎沒有破綻,很猛,雖然我們當時已經發了第一張專輯,但聽完大師的作品,內心還是會浮現,之後要持續寫台語歌的願望。」

一張誠實與真誠到底的專輯,拍謝少年鼓勵大家購買一張實體專輯之餘,再購買一張黑膠,撫摸實體專輯的手感與情緒,聆聽數位串流難以抵達的魅力。

══════

除了新專輯之外,可口延續七月「生活的證據」主題,邀請拍謝少年簡答他們的生活、創作以及未來計畫。

薑薑:我們三人成立公司,一邊做著與音樂相關的工作,並以此為前提,專心做自己想做的音樂。下半年會企劃全新節目,採預錄形式,比較像劇場的感覺。疫情下的生活就是都在家裡,出門就是練團。最近有優化煮飯的技能,會開始挑戰一些比較難的菜色。疫情鬆緩後陸續有些採訪跟MV在進行。
宗翰:全職在音樂上後更開心,本來就是我們一直在做的事情,現在有更多時間可以投入在音樂和專輯上。之後會有一支MV,我們會挑戰有趣的舞蹈,挑戰BTS,防彈中年團的概念。疫情生活轉換心情很重要,把自己準備好,直到解封那天來臨,把自己調整成可以隨時上場表演的狀態。這段時間還練就了種貓草的技能。
維尼:我們最近只有練團時才會碰面,很多工作都改往線上作業,也慢慢習慣這種模式。疫情下的生活必須習慣啊,因為現在正逢宣傳期,如果不習慣,工作效率會很差。自從大家都是全職音樂工作後,每天起床的工作就是音樂,討論的速度會非常快,比如說昨天討論完有結論就可以快點做,不用等誰下班。未來會製作不一樣的演唱節目,例如海邊的音樂祭,會有人在看風景在散步,表演之餘,也會帶大家認識戶外風景。

Related articles

越洋專訪馬來西亞沙貝琴音樂家Alena Murang:融搖滾於古謠,你我相互扶持,仰望同一片天空|cacao 可口雜誌

婆羅洲加拉畢族將天空視為一頂巨大的遮陽帽,太陽從穹丘輻射、大地四方閃耀,萬物與生靈皆依偎在其之下,安樂度活。如果你聽過阿蓮娜.沐塱 […]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