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 °C Taipei, TW
2020-10-26

「蘇維埃現代主義1955-1991」社會主義建築|cacao 可口雜誌

「蘇維埃現代主義1955-1991-不被知道的故事」展覽是一個由維也納建築中心策劃的研究成果展,也是第一次關於蘇維埃現代主義被非共產主義國家主導的研究與報導。展覽呈現了在亞美尼亞、亞塞拜然、白俄羅斯、愛沙尼亞、喬治亞、哈薩克、吉爾吉斯、拉脫維亞、立陶宛、摩爾多瓦、塔吉克、土庫曼、烏克蘭和烏茲別克等國的蘇維埃現代主義建築,同時介紹了當地的建築與都市發展史,及該國與蘇維埃社會的政治和歷史關係。

維也納建築中心展場

二十世紀的現代主義建築,在世界各地開花結果,並融入當地的文化涵構,衍生出在地的現代主義風格,這現象同時呈現在蘇聯的各領地。上述展出的國家,也就是前蘇聯的分布範圍,位於高家索、中亞、東歐至波羅的海沿岸,無論人種、氣候、歷史傳統、國力與蘇聯中心政治關係的不同,都影響了這些建築的在地識別,也成就了蘇維埃現代主義的在地形式。在這段歷史進程裡,歷經了1953年後的去史達林時期,赫魯雪夫當政時反建築實驗性與個人風格的營造公部門技術官僚體系,冷戰時期美俄對立所刺激的蘇聯境內現代主義發展,以及勃列日涅夫上台後衍生出建築設計逐漸擺脫中央集權式的規劃體制(Dietmar Steiner),我們可以在展覽中發現建築類型和設計,與當代歷史發展的端倪。在二次世界大戰後,蘇聯對於居住空間與基礎建設的需求,促使現代主義風格在戰後時期普遍呈現,顯而易見這些作品與科比意、Oscar Niemeyer具社會主義色彩的粗曠主義建築的關聯性。

音樂舞台:1957-1960年,塔林,愛沙尼亞
列寧宮殿: 1970年,阿拉木圖, 哈薩克

本展覽使我聯想到2001年的夏天,在紐約PSI展出的「制服:秩序與失序」。該展覽呈現了制服(特別是軍裝)如何影響諸如Giorgio Armani、Commes des Garçons、Dolce & Gabbana等各大時尚品牌的設計。相較於建築設計的機能本質,服裝設計更為重視風格、裝飾性、識別、符號,我們可想而知在制服設計背後所被賦予的權力、階級,對於本身美學與風格的影響。然而,這些彰顯權力、階級的剪裁、開襟及扣合方式等設計,逐漸內化為風格象徵的設計語彙。

隨著金磚四國在世界上經濟影響力的舉足輕重,加上歐美國家帶動的金融危機,近年來,以中國、蘇俄等社會主義為背景的文化發展,也不斷地被各國媒體報導。由於現今世界經濟被製造業為立足點的國家所主導,這些國家陸續成為當代建築發展的舞台,不難發現當代建築受社會主義基地涵構的影響或制約。相較於八九零年代以資本主義為背景的建築發展,社會主義涵構賦予建築本身代表的權力更具紀念性尺度,以及在空間的層次與機能使用上,更具權力的支配性。上述影響明顯地反映在集合住宅、公共建築、政治人物紀念館等類型,當然也就發展出屬於社會主義空間特色的風格。

列寧廣場:1966–1972年, Tashkent烏茲別克

延伸閱讀:「蘇維埃現代主義1955-1991-不被知道的故事」,2012年維也納建築中心與Park Books出版。

制服:秩序與失序」展覽,2001紐約PSI。


原文刊於cacao Vol.10《布拉格/我們的時光》

Related articles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