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現實的現實:用谷歌街景尋找蘇聯時代,被遺忘的標誌與雕塑|cacao 可口雜誌

倫敦出版社燃料(FUEL)曾出版《蘇聯公車站》(Soviet Bus Stops)和《俄羅斯罪犯紋身》(Russian Criminal Tattoo)等出版物,最新出版《蘇聯的標誌和街道遺跡》(Soviet Signs and Street Relics),該書不同於對共產主義遺蹟的實地調查,這些照片是通過谷歌街景收集而來。法國攝影師傑森·吉爾博(Jason Guilbeau)花了幾個月的時間,從海參崴到波羅的海,在電腦裡尋找蘇聯時代奇怪的路邊遺跡,它們指向從未真正實現的大膽烏托邦未來。無論它們在現實世界中的命運如何,這些遺跡都將活在谷歌街景無所不知的雲端中,前共產主義帝國路邊宣傳的標誌與雕塑,被美國的大型科技公司詳細地繪製出來。

延伸閱讀:「蘇維埃現代主義1955-1991」社會主義建築

路邊革命的奇蹟

在序言中,建築歷史學家克萊姆·塞西爾(Clem Cecil)描述了蘇聯時代的道路網絡是如何發揮巨大的意義的——因為人們被敦促四處流浪,鼓勵年輕夫婦遠離原來的家鄉,到全國各地的工作;而其他人被鼓勵成為新地區的拓荒者。

路邊的紀念碑為這無盡的旅程,提供了連續的背景,加強了蘇聯理想的口號。「就像旁觀者為馬拉松選手加油一樣」,塞西爾寫到:路邊的宣傳,在讓人精疲力竭的集體努力中,起到了鼓舞士氣的作用。在它們不同的衰敗狀態下,這些經常被豎立起來的路標,作為整個蘇聯大規模宣傳運動的一部分,這些標誌取代了宗教或沙皇的紀念碑。塞西爾引用了俄羅斯歷史學家米哈伊爾·揚波爾斯基(Mikhail Yampolsky)的話:關鍵是要迅速地取代其他的紀念碑,要樹立各種偶像才能征服那些空虛的人們。

交通是這些雕塑反覆出現的主題,汽車、火車、船隻和飛機,被拖拉機、小卡車和後來耀眼的太空火箭連接在一起。這個訊息很清楚:蘇聯已經征服了各種形式的運動。

利佩茨克(Lipetsk)外的田野,一枚閃亮的火箭從升起。在烏克蘭的第聶普羅( Dnipro),對運動的描繪達到了藝術高潮,整條人行道都融入了畫面,戲劇性地偏離了道路,穿過了一排樹木,豎起來,變成了一架戰鬥機的混凝土蒸汽尾跡,飛機在起飛時被凝固住了。

反過來,這些路邊建築物的破敗狀態,在今天也可以被解讀為其自身的破壞力量——提醒人們蘇聯工程的失敗。這就提出了一個問題:如果它們是不久前痛苦的紀念品,為什麼不把它們剷除呢?塞西爾寫道:也許這些物品之所以能保存下來,是因為它們不可見。再也沒有人看到他們了。

延伸閱讀:《ZATO》-冷戰期間的蘇聯秘密之城

延伸閱讀:骨骸音樂:用醫用X光膠片拷貝音樂

企劃編輯:Bohe 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