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 °C Taipei, TW
2021-10-19

站在名畫前看畫的人,就是他的風景:過去五年,他在博物館裡待了1500天、拍下1200種巧合|cacao 可口雜誌

奧地利攝影師史蒂芬.德拉桑(Stefan Draschan) 在34歲戒菸成功時,親友送給他一台相機作為獎勵,開始了他的攝影之路。他喜歡在博物館裡花很多時間尋找有趣的動機,如系列作品《與藝術品相匹配的人》(People Matching Artworks)從柏林、維也納到巴黎的博物館,他用相機捕獲了與藝術品相呼應的人們,當舊與新的相遇時,他的照片就在刻畫這一瞬間的時間。我們發現,這只是德拉桑一直遵循的許多不尋常且看似奇怪的想法之一。

德拉桑聊起《與藝術品相匹配的人》該系列作品源於2014年8月,在柏林博物館中漫步時,偶然發現一名男子站在喬治.布拉克(Georges Braque)畫前,他那斑點的棕色襯衫呼應了立體派繪畫,讓當時的他忍不住拍了張照片。

那張照片只是一次性的、有趣的巧合,德拉桑繼續享受泡在博物館的日常,漸漸地他發現他無法避免去關注這個巧合了!於是,他的目標是找到完美的「匹配」,即人與藝術品之間在顏色或形式上的強烈關聯,通過連接這兩個主題,當舊與新相遇時,他的拍攝捕抓到這一瞬間,他認為該系列項目描繪了藝術品本身的寧靜之美,而這些參觀者的著裝就是展示個人的美感,他的作品只是個捕捉者。對德拉桑來說,站在名畫前看畫的人,就是他的風景。他也覺得來博物館看畫的人們,你在看畫中人,而畫中的人也在看你;另外拍攝影在看你和畫中人,而我們在看拍攝者的作品的人與畫中人……這彷彿是一個循環。

隨著系列的發展,他開始越來越熟悉當地博物館的內容與作品,比如他看到有個人的服裝或顏色,跟哪一件作品相呼應時,他就可在那件作品前等待那個人經過,在趕快拍下他們的瞬間,增加了成功拍攝的機會。有時幸運的話,他會在90多分鐘的等待時間內,拍到多達十起此類事件。他說明這些框架都不是事前策劃或事先擺設的。

該系列作品中最喜歡的經歷,是他在同一個博物館、拍攝的同一個人,在30個月後又再度在同件作品前遇到同個人,事實上,他曾預言過那一個人有一天會再次出現在這幅畫作前。德拉桑表示很多時候,他花一天也沒有捕獲到相匹配的作品與人,他就會站在那裡親自研究藝術品,他甚至覺得藝術品在沒有人觀賞時,作品自己會呼吸,而且更加敞然。

隨著在博物館中花費越來越多的時間,他開始發現其他趨勢,如《睡眠系列》的開始,他看到博物館內有一個人在睡覺,然後發現了第二個人,現在有150張睡覺的照片。由於他密集出現在這些知名的博物館、美術館,他發現參觀者很常關注在名畫前面,於是,在2015年,德拉桑決定記錄許多博物館和美術館中常常不為人知的景點。多年以來,經過多次訪問和長時間的等待,到目前為止,他已經拍攝了約1,200張這樣的照片,但是因為疫情的關係,許多博物館與美術館都被封鎖,他因而暫時中斷繼續拍攝計畫。

因為疫情關係,我們很好奇他該如何作他的藝術實踐呢?他總結說:過去五年我在博物館裡待了1500天,所以我認為可以待在家裡回頭好好看看我的作品。

Related articles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