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 °C Taipei, TW
2022-05-17

笨蛋工作室,拯救生活的徒勞與平淡:擊中所有玩心,不只是密室逃脫的先行者|cacao 可口雜誌

早在沉浸式劇場在台灣大紅以前,笨蛋工作室即不斷思考並驗證「沉浸」如果作為一種表現形式,放在密室逃脫、戶外實境遊戲或是互動式劇場其實都能成立,重點在於創造一處物換星移的空間,讓人們出走厭膩常軌,在虛構背景中代入角色,在娛樂裡解放自我。創業8年,試圖將沉浸體驗提昇至更高層次,笨蛋工作室於2021年推出《浮世百願》,揉合沉浸式劇場和解謎遊戲,故事聚焦1930年代大稻埕,一樁發生在神秘酒樓的懸疑奇譚,團隊不惜耗資打造場景、道具與演員服裝,加以緊湊的劇情鋪排,引起市場廣泛好評,為此類型體驗開拓出全新格局。

從100場,到100個月

笨蛋工作室從密室逃脫遊戲起家,創業原因和工程師標配的邏輯腦袋很有關係。創辦團隊四人,在2013年,參與了一場密室逃脫遊戲,遊戲總長約1小時,但他們在半小時內就把遊戲玩完,剩下最後一道題沒解開,不是因為他們笨拙,而是他們覺得邏輯哪裡怪怪的,離開遊戲場館,同行四人開了約一小時的檢討會,笑著問起他們究竟想檢討什麼,未免太離奇。笨蛋工作室共同創辦人暨創意總監家弘說,「一方面覺得有些東西邏輯有問題,當然不是遊戲不好,只是覺得那些地方可以設計得更好、更有趣。」

《奪命鎖鍊》為笨蛋工作室推出,最經典的密室逃脫遊戲,時至今日仍是許多玩家的入門首選。

場景拉回2013年,人們普遍不知道何謂密室逃脫,很稀奇,所以當時創辦人們玩到的那一場密室逃脫,是日本人帶來的舶來品。家弘接著說,「製作密室逃脫遊戲,一開始其實有點玩票性質,後來討論出一些架構後,行動力高的朋友租了空間,幾道謎題確認下來,當時還加入了電影《奪魂鋸》的鐵鍊元素,正式推出我們的第一款遊戲《奪命鎖鍊》。」而這款遊戲在8年之間仍屹立不搖,家弘認為《奪命鎖鍊》極有可能是世界上商轉最久的密室逃脫遊戲,「應該可以去申請金氏世界紀錄了,演了至少100個月,8年來我們頂多只有做道具的更新與優化,但可能當時設計的謎題很精緻,對於剛入門的玩家來說很具挑戰性,是讓它那麼受歡迎的關鍵原因。」

密室逃脫遊戲在2017、8年來到最鼎盛的時期,業者突破百家,笨蛋工作室搶先衝上浪頭,建立市場與口碑,雖然遊戲設定朝向大眾化,但直到今天仍是台灣最具代表性的品牌之一,家弘認為遊戲的節奏與包裝極其重要,「遊戲在推出前我們花上一周時間密集測試,在過程中,我們會清楚看到玩家是否能享有相當程度的沉浸感,機關、場景有錢都能做到,但是流程怎麼安排,就是sense的問題,所以我們會不斷調整細節。」家弘也同樣非常在意故事跟謎題的契合度,「我不希望玩家看到一個圖案或是鎖進而去解謎,而是讓玩家進入到某種情境或危機,代入關係角色後,在有意識的前提下,逃離遊戲的危機設定。」

從製作遊戲,到涉入戲劇

沉浸感的堆砌,幾乎是團隊多年來的工作目標。2017年笨蛋工作室嘗試大型商業沉浸式劇場,推出藏有政治意味的作品《革樓》,包下青年旅館,讓15位專業演員輪番上場,與玩家一起解謎與共演,初試啼聲,頗具好評,但時機尚未成熟,人們對於沉浸式劇場的收費,堪比一張演唱會的定價仍帶有疑慮。

隱射白色恐怖的《革樓》,創意總監家弘希望透過創作傳達歷史現場的危急感。

迎來2021年,笨蛋工作室再次大動作挑戰沉浸式劇場,家弘獨鍾故事,專責腳本,想藉由《浮世百願》影射這一塊其實稱不上國家的土地,資源如何被掠奪與分配的故事,時間落在昭和5年,人物角色虛構,但民族之間的衝突與矛盾絕不失真。「這塊土地上有漢人、日本人也有原住民,但是大家為了自己的願望,消耗了土地上的各種資源,但資源究竟屬於誰,不一定是漢人,原住民也有自己的看法。」家弘刻意不明講關於土地的傷痕與糾結,「大家純粹把《浮世百願》當作娛樂體驗也無妨,假想他人的人生兩小時也不錯,不一定要知道故事背後的意義。」但對家弘而言,台灣很美好,但有些事情知道的越多,心裡就會越難過,他說自己相當幸運,可以在有興趣的事情上,疊加時代縮影與情懷。

笨蛋工作室聯手貪食德工作室與專業演員,為沉浸式劇場開創全新的可能性。
《浮世百願》有民眾玩了至少10次,除了得知不同結局之外,也希望能跟每個演員互動。
《浮世百願》耗資百萬打造,將於今年畫下句點。

《浮世百願》籌備近一年的時間,因為規模太過龐大,需要關照面向繁雜,細節處處橫生枝節,加以時間壓力催逼,家弘說自己幾乎要燒掉半條命,今年《浮世百願》搬演場地租約就要到期,恐怕體驗僅此一年,不再加場,家弘私心希望這個文本可以被翻拍成電影或影集。未來,笨蛋工作室首先仍會以密室逃脫作為沉浸式體驗的主要載體,嘗試過戶外實境遊戲、劇場,以及社群軟體等載體,家弘說團隊也很期待未來再嘗試挖掘新的載體,推出別具一格的體驗。

Related articles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