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 °C Taipei, TW
2021-01-23

職業欄填寫__|蘇健霖:直到光芒刺進眼睛,那是和金屬一起創造的機運|cacao 可口雜誌

第一次採訪健霖,也是第一次坐到他的身邊,聽他用輕輕柔柔的方式吐露語言,採訪現場人聲滾沸,但盤坐桌角一邊的我們,彷彿被人群置之度外,像兩個人正坐在溪水邊或青草地,天地無語,日光迴避,惟有我倆仍記得文字,像在交換密語似的,聊創作、聊旅行,聊生命的安排,以及生活能夠帶我們的所有悸動。

健霖的作品,纖細、溫柔、安靜,而這就是健霖,如果樹葉想找人依靠,他必定會掉落在健霖腳邊;如果岩石需要被聆聽,他極有可能邀請健霖坐在他寬闊的臂彎裡,然後一起把心事煨得溫熱;自然界對他展開一切訊息,他只要走進去,側耳聆聽、或者什麼都不做,只是靜靜坐著,靈感就會流入他的身體,待日子成熟,他的手就會錘煉出茶則、茶針或是匙置,一一回應大自然對他展露的深情。

這幾年,健霖的創作轉往茶道具領域探究,他認為每次沖泡不同的茶都會像是經歷不同旅程,例如茶樹品種、生長的地域環境,或是氣候土壤與年份,都會影響品飲的旅程景致,人們可以藉由茶的香氣與風味,進而感受茶樹生長的精采故事。

而這也是為什麼,健霖從首飾創作漸漸傾向茶道具創作的原因,因為沿路會遇上的驚喜太多,難以一一撿拾。

職業欄填寫:金工作家

我是一個金工作家,在金屬中,投注自我的意念和想述說的題目。

小時候的我,曾夢想當太空人,當然太遙不可及了,後來在長長的時間裡,我練習寫書法,寫到入魔,當時家裡覺得我未來當個書法老師也不錯,相對穩定,但我想試試看考取藝術相關科系,說服家人,放手一搏,人生的道路,好像就在此分成了兩段殊途。

進入藝術與設計學系就讀後,我不知厭足地嘗試各種媒材,例如金屬、陶瓷、玻璃、木工等,他們的個性或是軟硬度,是如此不同,讓我深深著迷,大學這幾年我幾乎沉溺於和他們相處,只為了多加認識和熟悉他們,這對後來我的創作也幫助很多。在大四這年,選定金屬作為我的主修,像是終於找到一個對的人定下來。

金屬的脾性,我只有無盡包容

說起金屬,做金工就像一段關係的經營,或是人跟人之間的互動相處,我一直默默地試驗金屬的各種狀態,外人在看金屬時,它的質地表現很堅硬,然而當我跟它在進行塑形合作時,需要有火焰的介入,讓金屬分子結構變為鬆散,在那個情境裡,我們的對話感會很不一樣,像跟人應對交往的變化。當我理解了它的脾氣與個性後,才能說出它能意會的語言,使它不抗拒,我們才能有效溝通,所以當它的個性那麼鮮明,觀照回我自己本身,該軟還是要硬,我們才能合作無間呢?這個過程非常耐人尋味。

創作金工是一個很漫長的過程,從事藝術創作,就是實際體會媒材的侷限後,試圖去找到它的最大可塑性,碰過這麼多媒材,我發現金工其實是一個需要更縝密思考的領域,我花很多時間在解決問題,以及在腦海中不斷沙盤推演,流程是否掌控得宜也會影響最後成品,所以前置準備做的愈周全,愈能輔佐自己將工作做得更好。

學生時期面對金工,往往很受挫,因為想像是一回事,成品又往往是另一件事,要金屬百分百符合自己想像變化、定型,根本不可能,所以我現在想清楚了:保留某部分的實驗性,盡情玩顏色、玩造型,漸漸地能在其中找到自由;有時候東西做到一半覺得不滿意,我就會讓它放著,等到某一個時機點,我再把它拿出來,做成其他東西,讓它持續循環利用,我一直相信,沒有任何材質是不能再繼續使用的。

和父親的身影疊合,在敲敲打打中守護自己視為重要的東西

金工創作最辛苦的地方,在於創作者需要耗費大量的體力,當敲打金屬時折射的光芒刺進眼睛,也會帶來傷害,長期累積下來,罹患白內障、青光眼都有可能,像是前陣子展覽太密集,連得了四次針眼,反覆感染,內分泌大亂,我想,更有意識的休息以及鍛鍊自己的體力,都是身為金工作家重要的功課之一。

從事金工創作這麼多年,發現拿著榔頭的自己,和父親在自家工廠幾十年來的身影疊合在一起,是如此相像,而父親處理汽車的鈑金烤漆也同樣面對金屬,只差我們處理的金屬體積一大一小,發現這樣的連結,讓我驚訝不已;大學畢業後創業,我沒有跟家裡拿任何一毛錢,算是白手起家,自己找案子、打工,然後想辦法找時間創作,成立「雨林」這個品牌,首飾和器物的訂做案都有涉獵,也有國內外展覽邀約,最初看似三頭六臂的辛苦,但現在細細審視,自己一路上都很幸運,遇到很多人幫忙自己,在經歷無數次的嘗試與選擇後,終於活出了自己喜歡並感覺舒服的樣子。

韻味悠遠的旅行:一起感受溫柔和圓融

我是一個經驗取向的作家,喜歡旅行,例如今年年末在「三徑就荒」舉辦的《奧日光》金工個展,就是自去年我在日本旅行所得來的靈感。奧日光意指栃木縣日光內部的秘境,幽玄的藍、清澈如鏡的湖,崇山連綿不絕,水天漫成一色,是令人震懾的美;日光提供滋養生命的能量,湯元之水孕育著這個地區的生態環境,讓我投入與茶連結的情感,唯有更深掘出如泉源般的溫柔與無盡的學習,才能與直觀、感知共同創作出韻味深遠的風景與況味。

《奧日光》金工個展作品|圖片提供:三徑就荒

看著人們使用茶道具,或其他自己創作的東西時,真的很感動。過去我的個性很急躁,但其實我不喜歡自己這樣,我希望自己可以更為優雅、圓融,金屬讓我修煉自己的心志,允許我展開征服它的歷程,共創一起合作的作品,別人想要如何定義或使用我的作品都可以,我不想去拘限他人的感覺。

「職業欄填寫__」單元,打破以往人物採訪的模式,每一個人都是自己的品牌

Q:假如每個人都是一個品牌,你會經營什麼樣的商業模式?

健霖:現在需要調整的地方有很多,譬如社群發文,現階段比較像想發就發,不定時、定量,以商業面來思考,它需要不斷去刺激人們想像;未來可以再更規律發文、影像品質可以更好,或許也可以拍攝影片,和大家分享如何使用這些器物,或是分享我對這些器物的感覺,讓大家可以更全面了解如何在生活中和器物相處。

Q:小時候曾經受哪個品牌影響?有特別愛用的品牌或商品嗎?

健霖:如果每個人都是一個品牌的話,我從大學時期就很喜歡一位伊拉克裔英國建築師-札哈哈蒂的思維與作品。她指引我盡量去實驗與突破過去,學習傳統的經驗、文化,並且融合當代的美感風貌,不畏懼創新。

這個時代會有這段時期的造型美感與使用需求,往後回頭看也許才有可能成為這個時代的雋永經典。就像是博物館內的器物一樣,能讓我們知道那段日子,大家生活的文化習慣與美學偏好。

Q:自己是什麼品牌、商品的愛用者?

健霖:無印良品,它表現出整體的美學概念,不突兀並讓人感覺舒服。就像我在日常中,連我創作的作品都是,當個稱職的配角就好,因為我喜歡平衡,恰如其分地發揮自己的特色;或是我也很喜歡Aēsop,它很天然,形象簡約又具有大自然意象。

Q:有沒有特別想合作的品牌、商品或是活動?

健霖:生活相關,例如Aēsop或是香氛產品,香味的領域,我還沒有嘗試過;現在做茶道具,訓練自己的五感,開始去吃一些食物,認識食材的搭配很好玩,餐酒館我也蠻想試試看,例如餐具、餐點的搭配。生活相關的領域我都覺得很有趣。

Q:最近讓你印象深刻的品牌或廣告?

健霖:之前有看過一個Gucci的廣告影片,有一個男模扮成牧羊人在跳舞,但完全讓人摸不著頭緒,畫面很有趣,不知道到底在幹嘛,想要去了解跟探究故事的最後,究竟想引導大家到哪裡去。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