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 °C Taipei, TW
2020-09-21

甜梅號:面對/對抗|cacao 可口雜誌

很想向你説些什麼,很想對他問些什麼,我自己想想《是不是少了什麼》。感激,或許也還有點負氣,不過冒出嘴的只是淡淡的《謝謝你提醒我》。面對《腦海群島》,熟悉與陌生、出現與消失、熱情與冷淡,一切不過自然的像日出與落日。我停下片刻等待著,只感到心跳,原來這兒不是盡頭,只留下些訊息。

音樂裡有歌聲與詞,彷彿此刻離的很近,但回頭注視的距離也遠了。甜梅號在台上表演,不說話、不唱歌。純粹地彈奏著、敲打著。節奏與韻律,時斷時續,牽動原生靈魂中奔放不羈的騷動。

吉他/昆蟲白:在創作與團體合作中,需要去協調自己的節奏與他人的節奏,大家要去面對的是音樂的默契。當要去對抗不穩定的狀況時,每天會花一定的時間閱讀、聽音樂,還有運動去均衡調整;但這不穩定的情緒同時也刺激了其他的想像,在拉扯之中尋找穩定。

貝斯/葉子:「面對/對抗」我不知道該怎麼回答。或許就像大學時候,同學說我就像村上春樹的電影《東尼瀧谷》(Tony Takitani)裡的主角性格一樣,總是與人保持適當距離,跟世界格格不入。面對獨處的自己時,做一些很多瑣碎的小事情,例如找發票、找CD…,想的當下都是有意義或目的,但大部份過程沒辦法說清楚,就像找想聽的CD找不到時,過程變成只是要「找到」而不是當初「想聽」的慾望了。面對時代性的消磨,回想起時,無法理解某些新世代的人在開始認識這個世界時的世界,是如此不一樣?在舞台上也因為低調與害羞,用背面示人表演,結果反而引起討論,這也超出預想。

吉他/小蘇:我們面對的世界本身是美好的,「人」才是我們必須對抗的。我們必須對抗每個人自我心中那不好的一面,原因在於這社會已麻木不仁,把一切都習慣化了。也許該放下自身,開始關心氣候、關心全球暖化等等問題,讓這世界開始有一些些改變。

鼓手/吳孟諺:「內心」,在很多過程中需要面對的自己,情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的狀況,需要抽離自我來面對。前段時間的出國進修,一部分是為了自己長久以來的夢想,一部分也是想離開台灣一陣子,出去再回來後,發現問題是出於自己,才發現到了天涯海角其實都是一樣。不一定要去對抗,畢竟那是內心的了解感受,音樂創作如同藝術工作,讓我將情緒與感受宣洩在作品上,上台時放空自我、感受當下,因為音樂演奏的過程會反應出樂器與樂符的情緒。我相信音樂傳遞感情如同金屬傳遞熱一樣的自然。


原文刊於cacao Vol.04《馬德里/面對:對抗》

關於甜梅號:成立於1998年,被喻為台灣最具代表性的後搖滾樂團。多次出國演出(如2009美國CMJ音樂節及2011加拿大CMF音樂節、日本Fuji Rock),在國外獨立音樂圈亦有不俗評價。他們最具爆發力的現場表演,令人屏息的衝擊性能量,總讓現場觀 眾彷彿歷經一場自我內在的旅程,這種感受只有親身經歷才能體會。

2015年8月18日在臉書粉絲團上宣布樂團解散。

Related articles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