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 °C Taipei, TW
2021-06-17

art

如果戲謔是萬物奉行的潛規則—Paul Fumagalli|cacao 可口雜誌

藝術發生的地點無所不在,發生的形式千類萬款,經過不同的時空與人類文明不斷堆疊、融合,舊的路趨殘漸歿,新的路不斷被開拓湧進。欣賞Pa […]

有形記憶,無名遐想:在這裡別特別說再見—牛俊強|cacao 可口雜誌

在很久以前⋯,記憶這樣被揭開,我看著藝術家牛俊強的母親日記中,紀錄兒時的他,敏感剛毅的童言稚舉,拼湊出現在他的創作模樣。仍在嘗試各 […]

有機與人造:萬物皆會改變,永恆並不存在—Kaisu Koivisto|cacao 可口雜誌

時間是鉅細靡遺的記錄者,從規模幅遠的徹底毀滅,到細微隱密的生命發起,它刻蝕下歷史的每個分秒;時間也是忠實如一的觀察家,再無助的病入 […]

記錄色彩顏料在人體的流動與傾倒—Hannu Karjalainen|cacao 可口雜誌

黛玉心想,這個寶玉不知是怎樣個憊懶人呢。及至進來一看,卻是位青年公子:頭上戴著束髮嵌寶紫金冠,齊眉勒著二龍戲珠金抹額,一件二色金百 […]

藝術勞動者在日出前終結悲傷—徐瑞憲|cacao 可口雜誌

我投入他眼底最深的黑色幽暗裡,看到他的一生一閃而過。就在那一剎那,我完全明白徐瑞憲他如今走上藝術這條路的感覺。他把傷痛帶著到處走, […]

無所揭示?吾所皆是—Jason Dunne|cacao 可口雜誌

走進Jason Dunne以俄國「巴穹金村」(Potemkin Village)為題的裝置藝術空間,攝影不僅是凝視的互動,也同時是 […]

美感邊界的乖妄偷渡─Alicja Kozyra|cacao 可口雜誌

從影像、戲劇一直到繪畫、裝置藝術,對Alicja Kozyra 而言,遊走於創作場域的邊界,透過作品大膽偷渡心中的奇思異想,在破壞 […]

陳界仁:溫馴,最不必要|cacao 可口雜誌

台灣當代藝術家陳界仁,在作品展露國際之前,曾有 8 年時光停止創作。我問: 「你這段沈潛時期都在做些什麼?」他笑答:「不是沈潛,是 […]

姆拉登.斯蒂林諾維奇:讚美懶惰之「懶惰宣言」|cacao 可口雜誌

藝術家姆拉登.斯蒂林諾維奇(Mladen Stilinović)作為克羅埃西亞當代最為重要的觀念藝術家之一,斯蒂林諾維奇的實踐強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