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 °C Taipei, TW
2021-07-25

on the road

編號223專欄:迷霧遠|cacao 可口雜誌

始料未及,竟因為Cabo da Roca的半個下午,放棄了整個葡萄牙南部的日光沙灘。 到達辛特拉的過程很簡單,降溫的早上告別里斯本 […]

編號223專欄:舊物泛愛|cacao 可口雜誌

就像懷著莊嚴的老式共產主義信念,跳進Kosmonavtiar地鐵站,初入塔什幹的異域風情,就這樣開始了。灰藍色的地下列車順著站臺昏 […]

編號223專欄:不如淡泊|cacao 可口雜誌

陽光好的那天,我們混在一群小學生當中,看完布萊頓動植物博物館裡標本,在臨走時買下兩個恐龍面具。而後,一段遠古恐龍的面具之旅便開始了 […]

編號223專欄:是日熾熱|cacao 可口雜誌

11月北方已是天寒地冷,有日不自覺冷到要套上厚棉衫出門,就開始主動懷念暖和境地。時空大概有時都會對我們無計可施,不管路程遙遠,想著 […]

編號223專欄:長途細念|cacao 可口雜誌

1.有一天,醉生夢死對肝腸寸斷說:人生盡然是一次次的交杯,你來我往相敬如賓,你會記住我,你會記不住我。肝腸寸斷答道:那些拉鋸,絕非 […]

編號223專欄:幻夜|cacao 可口雜誌

他把受傷的腳拇趾,用藥水消了消毒,簡易的紗布再纏上。穿著人字脫鞋,曬得發黑的腳面和白色的紗布對應得明顯,一瘸一拐地走在入夜的蘇梅島 […]

深入都柏林的心|cacao 可口雜誌

「我沒想過會有這種事」 我說,轉向東尼。東尼轉過頭,回我「什麼?」,「有人請我去寫都伯林」我跟東尼老實說。有人有一點概念都會知道這 […]

編號223專欄:公路映畫|cacao 可口雜誌

應該是這樣開始的場景:他的吉普車開在路上,Bob Dylan還是誰的聲音癱在耳膜裏。電臺會突然在半路枯竭,只有電流聲沒有音樂。那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