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 °C Taipei, TW
2021-11-29

「桃桃喜」創辦人簡少年:關於算命,趨吉避凶是一般人的認知,但它真的跟你想的不太一樣|cacao 可口雜誌

你接受過算命嗎?對命理風水有哪些看法?無論評價是積極或負面,你肯定同意它非常的神秘,很容易誤入歧途,但在算命網站「桃桃喜」的創辦人簡少年眼中,占卜的技術或許複雜,邏輯卻是務實的,沒有太多花裏胡哨的東西。要是你從未接觸過算命,直到這艱困的一年才終於起心動念,在採取行動之前,建議你先閱讀本篇報導,調整對這門學問的認知!

誰是簡少年?

第一眼見到少年,很難不注意到他的眼鏡。該用古色古香還是復古潮流形容?總之,就是非常有特色。這是為了算命師形象而特別挑選的行頭?簡少年說,自己確實有戴眼鏡的需求,一來是近視深又有老花,二來不想看起來太宅,三來,這副眼鏡的確能讓人一眼認出他是位算命師。但他也透露,在這個行業裡——說的再精確些,任何擁有通靈能力的人,身上多少會有些殘缺,「算命師有所謂的五弊三缺,一個人之所以有超能力,是因為他身上有一部分壞掉了。像我就是眼殘,近視破千,所以就有一些能力,學起相關的東西也比較快。」

作為科技新創公司,網路算命平台「桃桃喜」的創辦人,簡少年接觸算命的時間點相當早,由於家中篤信佛教,他自小就對命數、輪迴、神秘學表現出相當的興趣。高中時,簡少年於阿姨家中發現一本有關紫薇斗數的書籍,直到正式拜入師門以前,他已鑽研此道長達十年的時間。雖然如今談起來輕描淡寫,但這條路並非一直線走到底。簡少年的學經歷相當精彩,大學時就讀淡江運輸管理,在學期間做過多份工讀,其中包括微軟實習,在電視節目《大學生了沒》擔任固定班底。自學校畢業後,他決定在入伍之前做一件事:找自己是誰。

「《大學生了沒》留給我很深的印象是,那些很紅的人,很酷的人,在年輕的時候就知道自己是誰,而我雖然會算命,也算到大概在三十幾歲會有比較好的發展,但當時並不知道那是什麼,所以就想去做些酷事情。當時考慮過單車環島、順風車環島、徒步環島,但都有人做過了,索性就不帶錢,和朋友一起用雙腳走遍全台灣。

「環島結束後,對台灣有很多新的認識。因為我是台北小孩,走到中南部才發現人分很多種,大家的風格都不相同,也因此產生不一樣的想法。退伍後回到台北,沒馬上去第一份工作,也是覺得人有很多選項,既然可以繼續嘗試,就不應該把自己限制住,不是所有人都像微軟那些人,或是像電視上那些人,一定有些新的東西,新的可能性。那時候當過房仲,也在Coco搖過飲料,後來到FHM雜誌做了一年網路小編以後,剛好趕上台灣創業熱潮,就和朋友一起創立了『獎金獵人』這個比賽資訊平台。」

如果說「獎金獵人」是少年第一次創業,那「桃桃喜」大概是截至目前為止的代表作了。因為算出自己2018年在北方有機會,於是他在2015年去到北京。果不其然,在2018年時,該公司的用戶達到四千萬,業務範圍從B2B(Business to Business,如產品供應鏈整合)到B2C(Business to Customer,即零售電子商務),涵蓋一切與算命有關的程式、內容開發,以及顧問服務。在桃桃喜的網頁上,你只要輸入生辰八字即可算命,要是對這個行業有興趣,也可以購買線上串流教學,而他們最為特殊的一項服務則是面相AI。該AI以微軟技術辨識人臉,且能通過不斷學習來精進看相的準確度。「我們是一個占卜新創公司,用新的科技、新的服務模式讓占卜這件事變得有更多的可能性。」

實際上,北京之行帶給少年的,不僅是事業上的機遇,還包括了算命技術的磨鍊與精進。「到北京的第一件事就是了解當地人算命的習慣跟台灣人有什麼不一樣。」他說:「我曾經在百度貼吧開了一個帖子,要算100個人,接下來就是無止境的,每天每天都在算命,才理解,原來中國大陸人的命跟台灣人真的有點不一樣。」

簡少年解釋,首先是對「算命」這件事的觀點不一樣,他們不接受天機不可洩漏一類的說法,不接受模稜兩可的話術,要的是直截了當的答案。其次,由於背景不同,兩岸對金錢、婚姻的價值觀也大不相同,「你必須從當地人的生活背景出發,去思考命盤上寫的是什麼。如果你只用自己的歷史經驗去推敲,很容易出紕漏。舉個例子來說,一位中國算命師為台灣人看相,可能上來第一句話就是擔保這個人以後會讀大學,但台灣人只要會寫名字就可以上大學!拿北京的入學率做參考,當然會鬧笑話!」

既然身分的流變如此多元,那少年是怎麼定位自己的?「現在自我介紹,我會說自己是個算命網紅。四個字交代完一切,因為你說新創公司,就要解釋產品、業務是什麼,會變得有點複雜,而算命網紅對陌生人來說,也是個比較特殊的存在!」

學習算命、接受算命,對一個人有哪些影響?

「學會看面相以後,你的人生會進到另一個階段。」簡少年說:「你會看到很多人的命運和他的流轉,久而久之,對人就會有新觀點,知道這個人可能哪幾年好,哪幾年不好,也就不會有太顯著的忌妒心。當看事情的眼界變長,你會發現有些事情現在不好,其實不用那麼著急,因為之後會好。」

按少年的說法,會影響到人類運勢的,有99%都是先天因素。你仍然可以按自己的情緒喜好去做選擇,然而,所謂的選擇雖然貌似繁多,仍深受過去的經驗、價值觀——總之就是一切能左右我們情緒的事物所制約。而在中醫的邏輯裡,情緒受五臟六腑的影響非常大,健康狀態同樣也涉及到過去的積累,父母賦予的體質,生活習慣等等。再將範圍擴大,如某些成功案例中「天時、地利、人和」的謙詞,那同樣也超乎一己之力所能及。

「有太多太多前人的因素了!這也是為什麼佛陀說,你要把目光放回自己身上。不應該被肉體和情緒所控制。」他解釋道:「人類其實從頭到尾都無法控制自己,你無法不渴,你無法不餓,我們唯一能控制的,就是心態(Mindset),但絕大多數人沒有使用它,就像不會有人餓的時候說,餓的是我的肉體不是我——那很奇怪啊!除非達到某個境界,看著統神都可以覺得他是波多野結衣,只是這難度太高了!絕大部分的人類都是被外在環境所控制,所以為什麼人會追求修仙?目的就是脫離肉體的限制,以理解無限的可能性。」

簡單地說,無限的可能性雖然存在,但前提是,你必須理解自己所處的不自由狀態,只有在認知到肉體限制,知道界限在哪以後,那個時刻才叫真自由,因為你可以在框框中做無限的移動。但要是你對此一無所知,還以為可以直接走出界限,改變命運,迎面而來的肯定是重重難關。「而在知道自己的界限,以及它的成因以後,就可以開始挪動它,改變你在做選擇時的偏好,那可能是十年、二十年的過程。好比說信仰,讓你下半生都吃素,讓你在離婚率屢創新高的整體氛圍下,仍然堅持不離婚。某種意義上,當你處於『反人類』階段的時候,你就是真正得到自由。」

讀到此處肯定想問:這種反人類的自由稱得上快樂嗎?這個提問隱含另一層意思是,不快樂的自由,要來何用?對此,少年有妙答:「哈拉瑞在《人類大命運》裡有提到,現代人已經可以無限製造快樂了,例如說,透過吃速食或高級餐廳你會發現到,其實快樂是對比出來的。你小時候吃速食很快樂,但長大就要吃高級餐廳才能獲得相同的滿足,然而,當你追求肉體上的愉悅去到極限,就會炸開——那不如回到心態的調整,比較誇張的說法,就是把統神看成波多野結衣,但重點在於心態的快樂,那才是真正永無止盡的。」

Podcast節目《我有個朋友會算命

那麼,占卜對人類最大的幫助究竟是什麼?

「就是認識自己,並走向你想要的自己。」簡少年這麼說。如果對自我有充分的認識,就會知道眼前的幸運與不幸都是有緣由的,從而決定是否採取與過去同樣的行動,或是選擇反人類,反生物本能的舉動,要嗎就是欣然接受那個新發現的自己,不嗎就是徹底改變它。「當然啦,也是因為算命這項技術的發明,是道士希望能成仙,所以才有『反人類』一說,與一般人的觀念不一樣。」

易言之,你我期待算命能發揮的趨吉避凶效果,實際上是釐清現況的成因並進行調整。聽來雖然平淡無奇,但絕大多數的人們多半存有僥倖心態,覺得不如意、倒楣的事情,不會因為思慮未周的決定而發生在自己身上,「『倒楣』一定是因為你以前的某種慣性,做出一個愚蠢的決定。你可以想像人生就是一場算法,它的本質是隨機性(random),而風險同樣也是概率,但當你重複執行同個行為,夜路走多總是會碰到鬼。」

而風水這門學問,也是建立在同樣的邏輯之上,身而為人,我們所受的制約就是那麼地多,「風水能做到的,是確保你打籃球不要扭到腳,沒辦法讓你跳得和麥可.喬丹一樣高!」簡少年笑著說:「比如說,以前你都是赤腳,甚至穿不合腳的鞋打籃球,我就會告訴你買哪個尺寸的鞋,可以保護腳踝不要扭到。」將腳踝的比喻還原為人的大腦,當腦子因為合適的環境中而清醒舒泰,做對決定的機率也就提升了。

疫情之後請慎終追遠

關於這兩年的疫情,簡少年從歷史的角度告訴我們,庚子年與辛丑年本來就「不會好」。為什麼不好?其中邏輯可能比你認為的還經得起實證,按古書的記錄,由於庚子年太冷,溫度低容易孳生新的病毒,連帶消滅的速度也變慢。而天氣冷也意味著氣候異常,雨量暴漲暴跌,導致農作物無法順利生長,發生糧荒。這些事情在以前也同時發生過,幸運的是,我們有現代科技,可以建水壩,改良農業,發展疫苗與隔離的方法。

「我覺得如果疫情好了,大家可以去廟裡感謝祖先。老實講,你很多時候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確診,有人做很多準備依然被傳染肺炎,有人莫名其妙好了,或不幸就過世了,那你是怎麼活下來的?免疫系統?那也是過去的許多因素,讓你有機會擁有一個健全的身體啊!當你不知道為什麼的時候,只能謝天嘛。」

「祖上積德」這樣的解讀雖然古板,但少年給我們舉了《異數:超凡與平凡的界線在哪裡?》中的例子,以說明確有依據:「現在檯面上的超級成功者,他們都有背後的文化脈絡。比方說,為什麼亞洲人數學特別好?因為記憶力是有限的,時間和資訊量都是,越能快速讀取一段資料,就越能記得住東西,中文的優勢就在這裡,當你可以很快速地講完、交換一大串數字,金融實力就會提升。書中還有個案例是,美國北方的男生比南方易怒,這是由於他們的祖先在當地靠畜養動物為生,為了避免財產被人偷搶,自然要表現得剛烈強悍,而南方人主要活計則是農業,比較不需要擔心這些問題。今天的年輕人沒有這些煩惱了,但為什麼還是習慣武裝自己?因為他們的性情,也必然是文化演進之下的結果。」

綜上所述,可以說先祖的文化、語言、人種,便已經決定我們擅長什麼,在這當中,「我」的成分並沒有想像之高。簡少年說:「祖上積德是件模糊的事情,但值得大家去思考。尤其現在的年輕人對於過去發生過什麼事越來越不在意,因為社會發展太快了,所有人看的都是未來和效率,可是事實上,要找出你現在遇到的困難,很多時候與你的雙親、祖父祖母,甚至曾祖父祖母有關。如果你理解原因,就能知道自己今天為什麼走到這一步。既然如此,能不能拋開這些制約就變成最重要的關鍵。

「現在科技、資訊這麼發達,要發現事情的來龍去脈也相對來得容易。為什麼我總是遇到渣男?為什麼我總是交到爛男友?總是在戀愛上失敗?背後都有太多的原因。所以我覺得,大家應該回去看看自己的祖先,了解祖先的故事,你父親、你爺爺做過些什麼,當年是什麼樣子,而你自己又是什麼樣子,這個對照是很有趣的,也對你在面對未來的時候很有價值。」簡少年如是說。

Related articles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