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 °C Taipei, TW
2021-10-28

一幀幀冷冽的溫柔鄉愁|cacao 可口雜誌

透過Julien Mauve的相機,人間浮世繪成了一幀幀冷冽、凝結的美麗瞬間。 在他的作品中,孤獨重新被定義,安靜在空蕩的世界隆隆作響,每一個傷口都渴望被觸碰,每一個靈魂都渴望被訴說。

來自巴黎的Julien Mauve這樣自我定義:「我試著架構一個世界,不是依照著它原本的模樣去架構,而是我希望它成為的模樣。」雖然快三十歲才開始他的攝影生涯,幾年過後,Julien卻已在法國各大攝影比賽中頻頻得獎。其作品多為一系列的敘事攝影,闡述不同的角色在不同情境下的各種樣貌,所涉及的題材十分廣泛,但共通其中都有一種冷冽、以及足以看穿世界表象的犀利。非科班出身的他,真正拿起相機居 然是源自朋友的送的生日禮物,但他也因此大膽嘗試許多實驗性的創作,以從沒有過的角度、方式、風格等,突破自己與世界對「攝影該如何作」的框架,雖然充滿實驗性質,他的作品卻出乎意料的淺顯易懂「因為攝影是個語言,而我正試著透過它來傳達些什麼,所以也不能真的太實驗性,不然就沒人了解了。」Julien說道。

從作品裡精心安排的姿勢、時間與光影,不難猜出Julien於構圖與前置作業上花了很多時間:「準備是工作最重要的部份, 也是我耗時最久的項目。事前準備完善的工作讓我感到自在,並且隨時預備好迎接意料之外的『驚喜』,而這些『驚喜』通常也會讓我創造出最好的作品。」對於情緒、各種人與人之間的關係,Julien往往觀察銳利、手法精準。

《What’s left of Utopia》,是為20世紀末,法國為了理想郊區的規劃,建造了許多當時視為進步象徵的「高層屋」。然而三十年過後,這些高層屋大部分都被拋棄改建成了停車場、烏煙瘴氣的工廠,或成為沒有任何人想居住的過氣公寓。這些在郊區的廢墟,有些依然保留了昔日的鮮豔色彩,有些已然成為斷垣殘壁,在霧靄中靜靜佇立,日復一日,彷彿在等待一個過客的駐足, 等待著自己的故事再次被訴說。而Julien Mauve也許就是這個人,透過這些照片,再次敘說人們對烏托邦的永恆的追求。人們彷彿是那個小兒麻痺、依然奮力爬上山丘的少女,對於烏托邦寄託著美好的信念、寄託著對理想國度最後的想望,但會不會翻過了山頭,只看見一片虛無,在空曠荒涼的草原上喃喃自語?我們不知道,所以我們依然如此相信,如此盼望著,亙古不變,彷彿一種信仰。

原文刊於cacao Vol.15《UTOPIA》
  • Via: Text/ Elisa Hung Photo provider/Julien Mauve
  • Tags:

Related articles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