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 °C Taipei, TW
2019-04-23

周書毅專欄:那一夜,我的腦不再跳舞了|cacao 可口雜誌

不再等待,不再焦慮,不再緊張,也不再期待,因為有一天我可能真的不跳舞了…

記得 

那一夜,我們一起舞蹈,擁抱彼此擁有的一切,然後在幕落之後,離去

那一夜,我不知道自己身在何處,只依稀記得家鄉的形狀

那一夜,房間裡沒有人在,我感受到全然的我自己

那一夜,我的腦不再跳舞了,不再等待,不再焦慮,不再緊張,也不再期待,因為不跳舞了…

夢與夜 

夜裡的故事,總是特別漫長,不知從何說起…

夜裡的故事,有很多色彩,有點絢爛,有些紙醉金迷,有點瘋狂,但那不是外表,而是你的心

夜裡,那是坐在床邊的成人憂愁,還是窩在棉被裡哭泣的孩童

喔!我不記得了,不記得上一次的哭泣,是在床邊或是其他地方,還是…

但,為何哭泣 為何哭泣總是發生在暗黑的夜裡?

為何暗黑的夜,總是令人哭泣………

片 刻 的  安 靜   /   孤 寂   /   瘋 狂   /   空 虛   /   歡 愉

走吧!哪天去看一場電影,想想心裡的事,透過一道光,如同在黑夜裡,播映一場夢境。

在記憶裡面,夢似乎沒有顏色

在記憶裡面,夢似乎比一切都來的真實,來的有重量

在記憶裡面,夢算是記憶嗎?

在記憶裡面,還有沒有記憶…

如果我能知道記憶是甚麼,

如果我能看見我的記憶,

如果我能回去我的記憶,

那我還需要回憶嗎?

那一夜,我想起了銀河鐵道之夜裡的小男孩,為的是去見那「天真」一面。因為天真漸漸的離我們越來越遠。如果我能真的入睡,我不會選擇向夢中的我道別,我會緊緊捉著,記住每一夜。

原文刊於cacao Vol.09《 翡冷翠/一夜》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