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舟博物館》涂維政專訪:看起來是博物館,實際上是藝術家匿身隱形的藝術計畫與觀念性創作|cacao 可口

「我覺得自己跟其他創作者最不一樣的地方,是我將自我變成一個體制操作,在作品中包辦了藝術生產、策展、行銷者等角色,學術、商品與假新聞片的拍攝;在作品中我仿如考古學家、遺址考古隊員、策展人、藝術行政人員、導覽義工、藝術品販賣商、美術館典藏部門……。」

《方舟博物館》是涂維政的最新個展(即日起在耿畫廊B1 展至8/6),既是藝術家二十年來的創作總成,也是對南藝研究所論文主題「自我體制化」的具體實踐。何謂自我體制化?涂維政在此挪用/化身考古機制,對模擬文明進行考察。換句話說,在個展中所能見到的,煞有介事的遺址、骸骨、典藏文物,調查報導,都由藝術家一手包辦。值得一提的是,出現在展出地點耿畫廊B1展場裡的,只不過是整個創作計畫的冰山一角,「自然物陳列室」只是這個博物館的其中一個展間。《卜湳文明遺跡》、《城市影像多寶閣》、《當‧代‧美‧術‧館 常設典藏展》屬於「人造物」,都沒在這次的展出中。所以也可以期待未來完整的博物館展出,是一個多龐大的計劃。

2022《方舟博物館》在耿畫廊B1展出。|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Tina Keng Gallery

涂維政表示,自己的創作中存在三個向度,第一個是時間向度,對於過去歷史或傳說以及未來的思考,第二是原地採集的向度,於創作地點發掘文本或採集物件、事件進行虛構與再創造。第三則是向下挖掘,屬於空間和身體的向度,也是考古學方法的引用。他說:「其實在當代藝術中,引用人類學或考古學方法,並不是我首創的。但我的創作選擇真實地往下挖掘,透過大量的勞動建構遺址,與當地地質、陽光、雨水、氣候等自然生態的對抗或融合,作品也很自然地擁有特殊的質地,我的身體感也有了相當不同的體驗。『向下挖掘』猶如我的創作儀式,它像是企圖深刻、拒絕表面工夫的動作,也是尋找答案和發掘真相的決心,猶如找尋自我或思索文化的根源。它讓知識得到印證而不是炫耀、讓狂想不停留在言說而得以觸摸。」

不難想見,當創作對象鎖定在人類的知識、神話、傳說,涂維政的創作總是耗時、耗人力、耗資本,無法速成,也可能一輩子都做不完。但那似乎也賦予了作品班雅明所定義的「靈光」,是遙遠之物不同凡響的顯現,同時也以異聞質疑著「真實」、「客觀」的歷史。正如他在泰國2018年《甲米神話遺跡》所拍攝偽新聞片,刻意將其在網路上散布流傳,至今造成轟動吸引33萬的點閱次數,最終吸引到秘密社團引用現場照片,當做巨人曾經存在的「證據」。他說:「如果從生物學和考古證據來看,巨人似乎不曾存在地球,但為何古老神話都有巨人傳說?這應該顯示『巨人』是人類精神或心理的需求!」

2018年《甲米神話遺跡》所拍攝偽新聞片

法國評論家尼古拉斯.鮑里歐德(Nicolas Bourriaud)於1998 年提出之「關係美學」,即闡述創作者經由創造出一個具有社會性的樣態或場域,並將社會現實帶入,藉此傳遞社會現實,引領觀眾進入其中與之對話。透過作品這樣一個行為,建立了創作者和觀眾共同參與、傳遞的過程。對應到此次的《方舟博物館》,館內的展示物件,早已脫離創作者本身的創作和詮釋,更非單方向的輸出或展現,而是將「方舟博物館」建立在大眾的集體潛意識上,以具象物件和真實世界橋接,經由觀者近乎不知情的參訪,共同成就創作者欲打造的對話平台。

未來的巨人和過去的巨獸爭鬥化石,及有著人類腳掌的鯨魚遺址!展現考古學的不可能!

    《甲米神話遺跡》是涂維政在2018年於泰國甲米府,利用當地的府徽形象,轉化成巨人阿修羅(Asura)與巨蛇那伽(Naga)纏鬥至死的考古遺址。遺址中以假亂真的巨人與巨蛇纏鬥偽化石,讓該處轉瞬成為泰國甲米府熱門景點,藝術家以外來者的身份,透過作品製作過程中的勞動挖掘,以及開設工作坊的契機,與泰國本土的自然、人文產生共鳴,進而與當地神話傳說形成緊密連結。|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Tina Keng Gallery

在作品《巨人巨獸遺跡-義村遺址》,涂維政說這件作品靈感來自作家張系國在一次採訪中提到的寓言故事:有一個名叫「過去」的巨獸,和名為「未來」的巨人打鬥,巨人打敗巨獸,卻慢慢地變成了巨獸。這時,海面上又來了新的巨人,繼續與巨獸爭鬥……,這意謂著未來總是會成為過去。

《巨人斯金納1號》其實是涂維政取材自英國人類學家史金納博士,對人類未來會演化的想像,因為冰河融化,海平面上升,為了在水中生活而長出蛙蹼,而頭部及身上的機器金屬裝置,則可能是賽博格外骨骼的接頭。與他纏鬥至死的鯊鹿兒,則來自明清時期台灣北方的民間傳說。涂維政說:「一個過去的巨獸和未來的巨人,在當下相遇並爭鬥死亡成為化石和遺址,這件事情是不可能發生的。而這種考古學的不可能,就成為藝術創作的破口,我企圖將人類的傳說、神話、寓言及預言的想像,具體做出來,看得到也摸得到。」

2022年涂維政參加台北空總台灣當代文化實驗場舉辦的聯展「妖氣都市」展出《巨人巨獸遺跡-義村遺址》。|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Tina Keng Gallery

《珠洲鯨魚傳說遺址》是涂維政於日本參加「奧能登國際藝術祭2020+」期間,以日本石川縣能登町繩文時代前期的「真脇遺跡」為基底,展出總長餘11.5公尺的奇異生物骨骸化石。在這件作品中,藝術家利用真實歷史文本,並參考鯨魚擱淺紀錄,以3D列印製作鯨魚骨骸化石,並加上人類的腳掌,以呼應當地「鯨魚擱淺就是有受惠於村子的人回來報恩」的傳說。

考究了博物館的正式感與規模化,藝術家特意架設了《方舟博物館》網站,網站內包含《鯨魚傳說遺址》、《巨人巨獸遺跡》、《大湳生物遺跡》、《卜湳文明遺跡》、《館藏文物》。其中包括考古人類學家預言的《巨人斯金納1號》,台灣民間傳說妖怪《巨獸鯊鹿兒》,以及藉由採集、組合機械零件、殘塊以及本土原生植物,透過壓印之後,再翻模成人造石,展現宛若遠古不明生物的遺跡形象,與來自卜湳文明遺跡的《魂遁之舟》等作品。

2022《方舟博物館》在耿畫廊B1展出。|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Tina Keng Gallery
2022《方舟博物館》在耿畫廊B1展出。|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Tina Keng Gallery

《卜湳文明》發表於2000年,是涂維政虛構出的本土遠古文明。該偽文明內容涵蓋遺址坑、碑石和遠古器物。涂維政除製造古物件,同時也創建作為配套的虛構文明史:器物形制、符號系統,以及歷史故事的杜撰。搭配藝術家純熟的擬真技術,以及巨大的作品規模,如此的操作手法不僅更加強作品真實性,更意欲利用真假難辨的幻象,顛覆觀眾對於過往習以為常的判斷和認知。

在作品《魂遁之輪》中,則是藝術家先將作品鑄件以遺址狀態埋入位於英國的白堊紀地質層,並在四年後取出,於台灣組裝完成,先後在高雄中央公園及台北空總當代文化實驗場展出。這些鑄件在經過四年的碳酸鈣侵蝕、熱漲冷縮的物質變化後,變成了如今無法複製的美麗色澤與模樣。《魂遁之舟》這件作品先後在荷蘭國家博物館及法國尼斯亞洲博物館展出,其形制優美及精緻細膩的造型質感,深獲好評。「它是當代藝術作品,但當它與真正的古文物並置時,我期望它能夠融入博物館這個環境,並挑戰博物館原有古文物的形制美學,這是我一直想做的事情,現在也愈來愈有信心了。」涂維政笑道。

2003年《卜湳文明遺跡大崎遺址》在台南藝術學院校地內,占地約200坪,主坑長約10米寬4.5米高270公分。|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Tina Keng Gallery
《魂遁之輪》於2014年開始發想製作,以遺址狀態埋入位於英國卡斯雕塑基金會的白堊土地質中四年後取出,運回台灣組裝完成,2022年在高雄中央公園展出,歷時8年才完成作品。|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Tina Keng Gallery
2022《魂遁之舟》作品於法國尼斯亞洲博物館入口大廳處展出。|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Tina Keng Gallery

以實擬遺址來回應人類奇幻的想像,明知所見非真,仍感受到震撼

涂維政說,他以前的策略是假戲真作,在遺跡或展場中自己安排的導覽人員,絕口不提這是藝術家的作品,左右觀眾的認知,觀察觀眾受騙與否的原因。但做了22年這類創作,在台灣大家也都知道這些是創作,但他想做到觀眾在明知所見非真遺址真化石的情況下,仍感受到震撼。「我認為我在做觀念藝術作品,而以雕塑或裝置呈現。思考台灣文化是什麼?藝術家的可能性及對當代藝術的提問,甚至思考人類的集體潛意識和精神或文化的需求。」

如此創作的時間向度,往前亦同時向後,向前碰觸歷史、文化,甚至是人類共同的心理或精神需求,向後碰觸人類對未來的渴望或想像。它同時滿足我對古老歷史、知識和智慧的好奇,以及對未來世界幻想及可能性的探索。「博物館」這個機制本身是充滿神聖性的,我們往往能在這樣的展示,取得一種近乎宗教性的靈光氛圍感受。而這個靈光來自於展示物質背後所象徵的人物、時間感、時代性、事件意義…….。《方舟博物館》不僅是我自己意識或身體遊歷世界創作的歸屬,它也是我對這個世界好奇與想像的收藏和再創造。

2022《方舟博物館》在耿畫廊B1展出。|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Tina Keng Gallery
2022《方舟博物館》在耿畫廊B1展出。|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Tina Keng Gallery
2022《方舟博物館》在耿畫廊B1展出。|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Tina Keng Gallery

方舟博物館:涂維政個展

展覽日期:2022.05.28-2022.08.06

展覽地點:耿畫廊(台北市內湖區瑞光路548巷15號B1)

▌採訪:Kuo sinsin|報導撰寫:康樂|圖片提供:耿畫廊、涂維政、陳明聰(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