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鏡頭前,他們讓吃變成一種藝術形式,一種情感概念|cacao 可口

人們不見得喜歡看自己愛的演員坐在餐桌旁吃東西,但電影中「吃」作為表演的一環,它往往更容易令觀眾產生共情,角色變得更平易近人,高明的演員甚至能通過進食傳達情感。這也是為什麼即便故事的主題與題材皆與美食無關,其中的飲食場景卻長久烙印在記憶中,我們不因為電影裡出現的食物而發饞,而是迷上他們吃東西時的氣氛,回味久久。

金城武

Photo via Picturehouse Cinemas

儘管《心動》裡將求婚戒指放在香檳杯裡頗浪漫,但金城武最知名的飲食場景當屬《重慶森林》裡在水族箱旁吃掉三十罐差一天過期的鳳梨罐頭。不過,也別忘了《重慶》的姊妹作《墮落天使》中那位更悶騷的瘖啞青年。

同樣將故事重心放在城市中疏冷的人情,《墮落》裡的何志武追求的不只是從特定對象(即使這特定也是出於偶然)取得一點溫存,而是對更廣泛的接觸的渴望。那樣的渴望都有點「饑不擇食」,但仍有東西能銘記在心上。《墮落天使》是王家衛電影中少數觸及親情的作品,電影中父親給何志武煎的牛排雖然沒成為鳳梨罐頭那樣的次文化符號,所能喚起的共鳴也毫不遜色。

梁朝偉

Photo via Springback Magazine

前面提到《重慶森林》,你一定認為我們幫梁朝偉點的是廚師沙拉。錯啦,因為那是他一廂情願覺得女朋友愛吃的東西;在《重慶》裡,梁朝偉吃的是街邊的叉燒飯,以及被王菲偷天換日的魚罐頭。掉包的罐頭是阿菲在663心中地位日漸重要的象徵,但比起帶有意涵的罐頭,我們更喜歡《2046》——不是蛇羹也不是讓人獸性大發的羊腩煲,而是周慕雲在寫黃色小說發達前賴以維生的花生醬抹吐司,與日後的山珍海味相比,這時的周慕雲雖然落魄,卻仍懷有一絲理想性。當然,重點還是梁朝偉,只有他能將冷吐司啃得無比性格。

話說回來,《春光乍洩》裡那碟炒飯滋味應該也是不錯的。

張曼玉

Photo via MOMA

《花樣年華》有著有史以來最性感的買麵行程——未來一定還有人能像張曼玉一樣把旗袍穿得好看,但手上多拎個保溫罐?那勢必冒犯Icon。如果稍稍留意,你會發現這是一部菜餚豐富的電影,蘇麗珍在周慕雲生病時刻意煮的芝麻糊,二人為避免鄰居閒話,躲房間裡吃的糯米雞,還有想知道丈夫妻子外遇的對象是個什麼樣的人,而點那人愛吃的西餐。蘇麗珍一小塊一小塊切下牛排沾自己根本不愛的辣根醬,嗆的差點流出眼淚,這段情節似乎也暗示了與周慕雲的情愫將無疾而終。

艾佛烈.蒙利納

如果看到這個名字你的反應是「誰?」,那說他是《蜘蛛人》系列看起來像戴著墨鏡的傑尼龜的八爪博士總該知道了。在同系列飾演反派綠惡魔的威廉.達佛無疑享有更高知名度,但我們堅持《蜘蛛人2》是有史以來最好的蜘蛛人電影。

《濃情巧克力》是2000年由茱麗葉.畢諾許與強尼.戴普主演的浪漫電影,艾佛烈.蒙利納卻是是電影中唯一一個吃巧克力能吃得觀眾也跟著發饞的演員,你能從電影中那名偶然嘗到巧克力滋味的禁慾清教徒眼中,看到血糖上升、多巴胺分泌是怎麼回事,隨後難言卻由衷的悲傷更讓人印象深刻。

布萊德.彼特

Photo via Cinema Sips

根據正式統計,布萊德.彼特有三分之二的職業生涯都在銀幕上吃東西。在看到這項數據時,我們第一個聯想到的是《布萊德.彼特之即刻毀滅》裡隨身攜帶一杯色素很多的大杯思樂冰的健身教練,但最後還是選擇《第六感生死緣》中嗜吃花生醬的死神Joe Black為代表。

江湖傳言,布萊德.彼特主演的電影票房成功否,端視他在銀幕上攝取的熱量。在電影中從未進食的電影在美平均票房為6800 萬美元,如果攝取到200卡路里,這個數字則會變成1.1 億美元,當超過200 卡路里,票房則上看1.43 億美元——這些電影通常也備獲影評愛戴。

無數優秀的影員都曾在攝影機前進食,但能在統計學上讓吃東西與電影成績呈正相關,布萊德.彼特的案例可說是絕無僅有。

企畫編輯:康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