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 °C Taipei, TW
2020-10-31

噪音的藝術:日常生活中的混亂和不規則、複雜的不和諧和弦|cacao 可口雜誌

日常生活中,對於噪音我們唯恐避之不及,在傳統音樂中噪音也被視為不受歡迎的闖入者,但在20世紀的未來主義藝術思潮中,義大利畫家盧梭羅(Luigi Russolo)提出未來主義是否可以應用在音樂上,為什麼音樂也不能進入現代?打破過去的形式主義結構,走向更現代化的技術與方向。他在1913年發表《噪音藝術》(The Art of Noise) 宣言,將爆破聲、汽車鳴笛聲、低語聲、尖叫聲等日常生活中的眾多噪音納入了音樂系統中,他的理論深深影響後代的先鋒音樂。

盧梭羅 (左)和他的助手及他們發明的新樂器intonarumori

在《噪音藝術》宣言中說道:在19世紀新的音樂器材被發明時,噪音就誕生了……作品以各種奇怪樂器如水流聲器(gurglers)、碎音器(shatters)、鋒音器(buzzers)等創造出暗示著街道上瀰漫的聲音。盧索羅闡述了一種新的噪音音樂,他認為,噪音攜帶著生命的無規則進入我們的耳中,卻常常帶來無數的驚喜。所以,人們可以通過對噪聲進行選擇和控制,使聽覺世界變得更加豐富。與此同時,他還製造出了一種新的樂器intonarumori(噪音生成器)。

魯索羅的理論得到了一些大師的支持,也深深地影響了先鋒音樂。美國音樂家約翰.凱奇(John Cage)從中得到啟發,在1952年創作發表了作品《4分33秒》。因為它是一首完全無聲的樂曲,是約翰.凱奇對實驗音樂的探索,也是環境音樂 (Ambient)之始的作品。

延伸閱讀:《4分33秒》的沉默對立

韓國錄像藝術之父白南準(Nam June Paik)早期偶然受到約翰·凱奇的影響,讓他對音樂中的偶發性和非確定性產生了興趣。作品《Random Access》中將噪音和聲響進行完美組合,觀眾可以自由操作這部裝置作品,在過程中出現的破碎的聲音、不精準的磁帶讀取過程等聲音,都製造出了一種不確定的效果。

1883年出生的現代音樂前衛作曲家瓦列茲(Edgard Varese),在那個沒有電子樂器的時代,就開始自製器材,他的樂器發出的聲音如哭泣般令人難以接受,這名為「電離」(Ionisation)的作品剛一問世,卻遭到世人的恥笑,認為是噪音。然而上述的背後,解放音樂的概念卻如此吸引人,以至於每個時代皆有創新之變。

進入80、90年代,實驗音樂有些流派的日本樂手,運用一堆效果器製造出激烈、嘈雜的噪音風格,延續到美國;而歐洲系統的電子原音(Electro-acoustic)、聲音拼貼、電子音樂、電腦音樂、實驗音樂、噪音音樂、聲音表演等聲音藝術流派。目前,微波(macrowave sound)或者靜電聲音(static sound)成為全球實驗音樂當道的新趨勢,如:德國的Carsten Nicolai、美國的Kim Cascone、日本的池田亮司等等。

An Anthology Of Noise & Electronic Music / First A-Chronology 1921-2001 (CD, Compilation) album cover
比利時Sub Rosa廠牌發行的雙CD專輯“An Anthology Of Noise & Electronic Music / First A-Chronology 1921-2001
裡面紀錄1921年-2001年,這80年裡的噪音、電子音樂的發展軌跡。裡面名單有: Iannis Xenakis、John Cage、Sonic Youth、後工業噪音始祖EN、Otomo Yoshihide、Luigi Russolo、Ryoji Ikeda、Martin Tetreault等等

日本藝術家池田亮司(Ryoji Ikeda)從未放棄那些讓人無法容忍的聲音。他使用正弦波、白噪音、干擾信號等元素製作聲音,並在其中加入不同尋常的聲波形式,使噪音變得有視覺感。作品中,就連古典樂器也以像素、色溫、正弦波等元素出現。他讓聲音有了異乎尋常的幾何美感和純淨的美態。

除了被製成可視的作品,藝術家們還使用噪音引發人們對於生活的思考。法國藝術家Christian Boltanski 收集了全球十萬人的心跳聲,在博物館的電腦螢幕上,你可以看見這些心跳所有者的信息:名字,錄音日期,來自哪個國家,哪座城市。而通過簡單的戴上耳機的動作,你可能就與這個星球上,與你毫不相關的人,建立了一種奇妙的聯繫:我聽過你的心跳,在你的心跳背景下,我們神奇的會面了。

延伸閱讀:他收集十萬人的心跳聲:用藝術試圖阻止時間的流逝

在台灣也有不少以噪音藝術為出發的藝術家。王福瑞當時開始在舊金山進行一系列的聲音實驗創作,1997年回國之後,他將聲音的藝術實驗過渡至台灣藝壇,透過數位音頻與裝置藝術的結合以及現場的表演,振響台灣原本微弱的聲音創作,在數位訊號的脈韻中,讓創作的聲波不斷向外拓延。

延伸閱讀:鏗鏘且糜糜—王福瑞

噪音雖然在生活中時常被厭惡,但在藝術家手中卻成為創作元素和靈感來源,這些創作使得噪音有了不同尋常的美和延伸。

Related articles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