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 °C Taipei, TW
2020-09-24

短篇故事:夢的顏色|cacao 可口雜誌

在過去的三年間,我持續記錄我所做的夢。有時像一則故事,有時只是寥寥數語…在早晨,這些印象仍維持在夜晚,我將這些來自夢中的印象用文字謄寫,用行動和字符來標註他們。新的生命出現,停泊在裝飾、顏色和光線之下,能感受到強大的氛圍無所不在,它們不需要被衡量,更打破了物理現實,像是正在顫抖的靈魂。在感知的境界中,我感覺到我的身體和心靈都在夢境的真實理。

宛如一段音樂的音符喚起一個顏色,夢境則沐浴在色調和光線之中。我的夢往往是在黑白色調的環境,我認為一個主色是一個物理指標,象徵,或是一種情感的表達,或僅僅是純粹且隨意的機率…這些顏色和光線所代表的是什麼呢?為什麼回憶會與夢境連結,有時候也會毀壞了夢境裡的敘述?黑色或許是最常出現在我夢境中的顏色,像是黑色的水,黑色的夜晚,陰影橫越過微小的光源。在夢境的共鳴之外,許多我的黑暗的夢都與水的存在和墜落有所關聯。這是我曾做過的三個夢境中的敘述:

黑暗,水,墜落。

08.06.2012 – 交織的島嶼。我在海上,這個地方就像是沼澤地。漂浮在我和黑水之前的是一座小小的島嶼,在沒有了樹葉的樹上有許多的刺,環繞在上游的土地、樹的荊棘連接到天堂、地面和海上。島嶼看起來似乎是難以貫穿的,但是它就在我的面前像在等待著我,而荊棘和蒺藜是障礙。在薄霧和灰色的光線中,有聲音警告我不要移動,不要前進。這個聲音告訴我,一旦我踏上這座島嶼,我就再也不能離開,甚至會被放逐到大海的最深處,但是有一個無法控制的力量推動著我前進,這樣的渴望迫使我去探索這一片未知的島嶼-這個漂浮於世界角落的島嶼。我看見成群的蜇,此刻我想像著自己被困在他們可怕卻也交織的曲線之中。當我到達島嶼時,我的腳也同時離開了黑色的水中。從我的視線中,我更進一步的看到了這座島嶼,而在微暗的薄霧中,我看見一位有著金髮碧眼的女人也在接近,成群的蜇禁錮了她,讓她的身體被深陷在又黏又黑的水中。

09.10.2012 – 漂浮的列車。夜幕低垂,而我必須要搭上列車,但是我不知道自己為了什麼而去,也不知道我的目的地。在月台上,有一個男人在相同的地方等待著。當列車準備出發時,他看著我,並告訴我他為了避免發生意外,所以常常坐在有緊急出口的門邊。我繼續通過車廂,坐下思考著他的話等著列車啟動。在窗外來自日落的光線給了我溫暖,火車穿過田野,開始越轉越快,此時夜晚完全降臨了。兩條白線刺破了夜晚,並畫出一條路,而月光照亮了鐵軌。列車持續加快速度沿著河的軌道行駛,我開始擔心這幾次反常的移動會讓列車離開行駛的軌道而陷入水中。車廂駛入潮汐之間後再度出現,但是我們像是在和列車比賽著陷入水中的時間。即將發生的事情減緩了恐懼與憂慮的感覺 – 我們到達了一個突破點。而害怕促使行動產生,我被黑暗環繞著,但是卻掙扎著想要離開…

01.26.2013 – 死亡。我走在岩石之間。這裡由絕壁、高山和瀑布混合而成,而我在黑暗中。我的腳爬上岩石,雙腳各跨在一個山邊,在我腳下的是深而空的黑暗,我用塑膠手柄攀附在岩石之間以尋找軌跡並往前進,這些手柄讓我想起了巴士。這些岩石逐漸地變成一種曲線,變得更加陡峭,而肩胛骨的疼痛正在襲擊著我,這樣的疼痛越來越密集,越來越無法忍受。我試著想移動我的手抓住手柄,但是卻因為抓不住而開始墜落,我感覺自己被困在一個潮濕的深處。在我內心,有兩個狀況發生,而我甚至不知道自己是否還活著。我的內心充滿了疑惑,而墜落在岩石之間時,我感覺受到某種物理性的傷害。

這個意外像是回憶,掉落在岩石間像是確有其事。我身陷其中。看不見、觸摸不到、呼吸不到任何事物,完全的暗包圍著我,映入眼簾皆為黑闇,存在的僅剩虛無。我的身體像漂浮在黑暗之中,它告訴我這裡什麼都沒有,但是我的心卻仍在思考。我發現我沒有思考的依據,但是卻正在嘗試去重新得到自我意識和身體,好檢視我是否還活著。如果我感受不到任何事物,那我應該認為自己已經死去了嗎?我即將在什麼時候死去?我如何知道我的心在哪裡?我仍然下沉著,一直、一直、一直往更深的地方下沉……。

我試著去觸摸我的身體想感覺它仍存在,但是卻不行,我沒有辦法去感覺到我的身體還存在的真實。接著,我的臉被某樣東西擊中,而我的嘴唇正被撕裂,我感覺到血液在流淌著。它讓我害怕,卻也使我感到放心。因為疼痛告訴我,我仍然…活著,但也在墜落。然而,這個狀態持續不久,我又重新被黑暗和麻木所壟罩,而我估計著能被什麼東西再次打中。我需要一個信號,我想要知道我是否還活著,但是卻距離的越來越遠,如此深沉的黑暗,如此深沉到變成一片空白卻無法離開。我感覺自己正與身體分離,我從身體外看到了自己。我看見自己在最底端,在這個難以言喻的背景之下……


原文刊於cacao Vol.12《伊斯坦堡/夢》

關於作者:Kristell Blache-Comte,是夢遊者,花無限時間閒晃在巴黎(或羅馬,或紐約)的無數條街道上。醒著、夢中、相片裡或是畫上都保有她沉默的熱情。即便感到羞怯,她的笑裡仍蘊藏沉著氣質。

  • Via: Text & Photographer:Kristell Blache-Comte
  • Tags:

Related articles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