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 °C Taipei, TW
2019-07-22

跨越設計的下一步|cacao 可口雜誌

以IDEO為首之設計思考已成為顯學,大家都認同Design Thinking是那些於新世紀迷途之商業界人士的指路明燈。令人好奇的是,當設計思考逐漸走進成熟期之後,未來,設計產業要走向哪裡。

向時尚與藝術靠攏

當世界已逐漸被圖像思考的視覺文化所統治,設計產業亦開始將時尚概念加入了其產出之中。設計對於「時尚」的使用,便不再局限於追趕潮流顏色或探索當紅材質,時尚產業中那些真正迷惑消費者的手法,比方模特兒使用、比方燈光彩妝與情境布置等等技術,正式地被引進設計產業之中。設計師們也漸漸跳出了產品核心、物核心的思維,開始從情境、想像與對完美生活的企盼–這些消費者購物時最真實的驅動力著手。於此同時,「藝術」的概念與作法,也逐漸以「設計的更高型式」之面容,出現在世界各地的設計展會中。若我們以斯德哥爾摩家具展主館邀請的Guest of Honor來看,可以得到與這個觀點相當一致的結果–2010年是英國時尚界大師 Paul Smith, 2011年則是以色列身兼詩人、導演、設計師、藝術家等多重身份的Arik Levy。在設計師們大量汲取藝術與時尚精髓之後,他們於是從單純的物件的創作者,成為一位說故事的人。

然而這就夠了嗎?設計產業在造型( Form)已臻善好、時尚藝術氣質兼美、動人故事業已說盡之時,它還有下一步嗎?

其實,這個問題,2011世界設計大會主辦單位已藉由包 括經濟發展、網路技術、生物科技、都市發展與國際遷移等五大趨示論壇,為我們指出了兩個相當清楚的方向:

其一,就是設計應與資訊與生物科技等以研發為核心的學科進行跨界創新。

其二,就是透過設計來重新思考人類在地球上的角色與定位。

放創新:與以研發為核心 的學科進行跨界結合

人類因著自身愚行,為自己與地球帶來了污染、貧困、剝削等等看似無解的困境,於是激發了社會責任與永續生活的反向善念思維,接著我們開始看見各國設計師們在這樣的鼓舞下紛紛提出了對治之道,比方協助第三世界發展的「熱血設計」 (Red Design),比方對抗都市環境惡化的生態設計 (Ecological Design)等等,然而這些辛苦努力,許多時候,似乎都只能緩解表象,無法有效地解決問題。

為什麼呢?是因為這些設計師缺少創意、缺少邏輯思考、缺少設計思維(Design Thinking)或用心不夠嗎?不是的,一個可能的答案是,在這些牽涉領域繁浩的巨大問題前方,單純的創意、單一的學問視角已不足夠,在大問題前方,必需要有以研究為核心的紮實知識為基底,再加上跨領域整合的能力,才有可能真正地看清全貌。也就是說,熱血沸騰的設計師們必需跨出自己的慣有地域,以開放的態度,與不同學科的學者來自各領袖的研究人員合作,才足以解決這樣巨大的,關於地球生態與人類生存的問題。

法國設計師Matthieu Lehanneur就是一個相當好的淺顯的例證,他嘗試將一些基礎的科學技術應用在設計上面,比方互動式中和噪音球,比方提醒兒童服氣喘藥的醫療器具,或是活植物空氣濾淨機等等。他的這些設計都有著相當紮實的研究結果在後方支持著,也因此Lehanneur的作品,就比許多輕飄飄的「綠色設計」更能有效地解決我們面對的困境與難題。

也許有人會說「以研發為核心」這便已不是設計,這是工研院或學術單位技轉的工作。我認為這樣的看法,是小看了設計的價值、小覷設計師的專精。在技轉層次技術優先的角度下,很多時候設計師都是一個被動的角色, 一個處理風格 (style)或是生產流程 ( process)的外圍人員,其實設計師的價值不僅於此,他們比學者比研究人員,常有著更多的消費者洞見,也更懂得貼進市場需求,他們可以主動地依著需求面去反向整合研發,去調取可用的技術。在這樣主動的積極的參與之下,設計師便與各領域之研發團隊,站在一個平等的地位上,互相啟發交流,讓所謂的創造發明 (Invention),變成為真正能為社會與人類所用的創新力量(Innovation)。

這樣的看法,可以說是北歐所主張的設計階梯(The design ladder)理論中,最高位階「設計做為一種創新核心」(Design as innovation)的概念之延伸,階梯理論探討的是設計在商業中所扮演的角色,它指出在階梯最高位階時,設計師與所服務公司高層是密切互動的,設計本身是在公司的商業模式與創新概念層級運作。當明白了這個理論之後,只要將公司轉換成任一創造發明的組織時,就能全然明瞭這個開放創新的意義了。我們也可以觀察史丹佛大學的哈索普萊特納設計學院(Hasso Plattner Institute of Design)之授課模式,這個網羅工學院、醫學院、商學院等不同領域教授的課程,就是一個相當有啟發性的類似例證。

要提出說明的是,這樣的概念,並不是回到科學至上、技術為尊的論點,一切學術研究單位甚至民間發明家所產出的智慧結晶都是設計者得以善用的,也因此所謂的跨界,可以是生物與生命科學,可以是社會學、心理學,更可以是統計概念或是人類學田野調查。也當設計者,開始以更高的角度,思索自己的能用之後,才發現自己不僅是商業界的指路明燈,更可以是永續地球的開路先峰。

重新思索人的角色與定位:從資源消耗者,成為資源生產者

從歷史角度來看,舊世代的設計者,受到了職業上「將物體之造型與功能推到極致」的內在要求影響,許多因此被跼限於物件導向的思考模式,常常忘了身為一個人(Human)一個地球上的物種( Species)的這件事。於是乎,物體的功能越來越強,種類越來越多,然後開啟了一種「為了維持某物件功能的完善,所以再設計了九種物件與十多種功能的周邊配件」這樣惡性的循環。而我們人啊,也就無自覺地成為一個巨大的血肉機器,以無盡物體無量資源來填充運轉。

這情況幾乎註定是無法長久的。所幸,許多有著前瞻目光的設計者,開始透過重新思考人類在地球上的角色與定位,嘗試反轉這個惡之循環。比方德國MDCV設計公司就提出了一個相當好的概念︰修正工業循環的「從搖藍到搖藍」( Cradle to Cradle)之設計提案。於此之外,更有透過科技訊息管理,將已存在人類文明體系的能源做有效分配之智慧電網,當然還有世界各國急切發展的再生能源產業等等,這些努力都是我們「從資源濫用者,進到資源珍惜者」的巨大跨步。

於新世紀開端不久的此刻,上述「從搖藍到搖藍」等各種努力更進一步發展成一種哲學式的「從設計者的角度重新思索身為一個人在地球上之意義」的概念,我必需這麼說,也只有在資本主義體系下扮演重要趨動角色的設計者,開始思索如是簡單如是基本的問題之後,我們才能看見人類「從能源消耗者,提昇至能源生產者」這般美好的遠景。

我想,當人們漸健明白自己在這個世界的定位與角色之後,設計下一步該走向哪裡這樣的提問,便已不再是問題了。

Related articles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