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 °C Taipei, TW
2021-09-25

我聞故我在:在嗅覺功能完好無恙下,我們的人生比較容易感到幸福 |cacao 可口雜誌

被全球公認嗅覺心理學界最頂尖的科學家,瑞秋.赫茲,現為美國布朗大學終身教授,曾任教於著名的莫乃爾化學感官中心(Monell Chemical Senses Center)赫茲博士歷年來的諸多研究,成為大學教科書中的重要教材。著作《氣味的奇幻力量》中,他重新定義了主宰人類生活的神祕第五知覺—嗅覺,讓人們發覺鼻子的美感與生理機能其實挺華麗複雜,地位可比眼睛、嘴巴甚至是心臟,值得博取人們更多關注。

《氣味的奇幻力量》由瑞秋.赫茲撰寫|方言文化出版。

赫茲博士也是相當受到歡迎的媒體寵兒,善於融合私密趣聞、流行文化與科學知識的他,成為無數電視訪談與廣播節目諮詢的重要對象,譬如探索頻道(Discovering Channel)、美國廣播新聞網(ABC News)、英國廣播公司(BBC)等,她並也定期接受《紐約客雜誌》、《紐約時報》、《時代雜誌》與《歐普拉雜誌》等平面媒體的專訪,因為從他嘴巴裡講出來的複雜科學,就像一則則有趣詼諧的故事,潛移默化地使人增廣見聞。

為了更加深入認識嗅覺這神奇的慾望感官,依循赫茲博士論述,我們或許可以先從瞭解嗅覺與情緒之間的關聯開始—你有沒有過被突如其來的畏懼感襲擊,卻不知所以,然後才注意到空氣中瀰漫的奇怪氣味呢?赫茲博士說比起任何其他知覺體驗,氣味更能誘發我們的情緒,讓我們滿心歡喜或怒氣衝天,使我們熱淚盈眶和心痛不已、挑起我們內心的恐懼,或撩撥我們的慾望。他接著舉例,2011年911之後的幾個月期間,當行走在世貿中心鄰近的街道上,或乘車經過附近的地鐵站時,成千個紐約人就曾有這樣的經驗。「那奇怪的焦焚味及煙塵味,在剎那間喚起恐懼的記憶。」日復一日,氣味都能透過特殊方式影響我們的情感生活,並喚醒情緒的記憶。

photo via smell exhibition

氣味對個人與社會行為的影響力

氣味不只能誘發情緒,氣味還可以成為情緒。赫茲博士的研究已證明,氣味確實可以透過聯想轉換成情緒,然後發揮如同情緒代理者的作用,影響我們如何感受,如何思考,以及如何行動;我把這稱為「氣味—情緒制約」(odor-emotional conditioning),藉由將挫折感與一種陌生氣味配對,可以使這種氣味如同挫折的心情般改變行為。在研究中,首先讓一群兒童嘗試完成令人挫折的迷宮,同時讓他們體驗一種氣味,使兒童將挫折感與這種氣味聯結在一起;接著,讓這些兒童執行一項簡單的測驗,其中部分兒童再度暴露於這種氣味,而其他兒童則暴露於不同氣味,或沒有暴露於任何氣味,結果發現前者在執行簡單測驗時比較沒有動機,測驗結果也較差。

另外一項研究,讓一群成人也經歷挫折與氣味聯結的過程,之後讓這群成人解答困難的單字問題,其中部分成人暴露於「挫折關聯氣味」,其餘成人則沒有暴露於這種氣味,結果同樣發現,前者對解題顯得較無動機,花在解題上的時間也比較短。對暴露於挫折關聯氣味的那些受試者而言,氣味被制約成為挫折感,因此氣味相當於挫折感,以致於之後即使單單呈現氣味本身,就能影響個體做出挫折及缺乏動機的行為。氣味引起的行為,就像實際經歷情緒所引起的行為一樣。

而與氣味的正向聯結,也能促成正向情緒制約,因此可以從這種聯結發展出許多可能的運用方式,讓社會受惠無數。比如說若將聰慧的感覺與特定氣味聯結,往後當工作或課業面臨挑戰時,便能使用此氣味了,對於學業成就低或工作鬥志消沉的人們,可以利用這樣的制約,來改善表現及生產量。不只如此,「氣味—情緒制約」也能用來改善壓力情境下的人類社會行為,減少暴力或反社會行為。過去,杜克大學(Duke University)心理學家蘇珊.史基佛曼(Susan Schiffman)為了探討香氣對社會行為的影響力,在紐約市地鐵車廂內噴灑巧克力碎片餅乾這類宜人的氣味,然後檢測這些芳香的氛圍是否會讓乘客比較不具攻擊性?研究顯示,在灑有香氣的車廂內,乘客們推擠、碰撞、發表無禮言論的頻率,是沒有噴灑香氣的車廂的一半。

photo by Priscilla Du Preez

從原始求生演化成高度複雜的嗅覺系統

進一步探究氣味經驗與情緒經驗之間的關係,赫茲博士說明化學感官(chemical sense)是地球動物體內最早出現的感官,也是現今所知最原始的單細胞生物與人類唯一共同擁有的感官。不管過去或是現在,這個感官的根本目的都是偵測化學物質,使生物能夠知道「來者」是善是惡,以達到生存目標—這是好的化學物質(如食物),還是壞的化學物質(如毒藥)?我該靠近,抑或躲開?此為嗅覺最基本的功用形式。嗅覺從這個非常簡單的求生指南,演化成為高度錯綜複雜的可行/不可行系統,指引我們覓食和尋找配偶、建立社會階層、躲避天敵、評估該積極還是害怕,以及許多其他複雜的行為。

從人類腦部的演化也找到印證。原始的嗅覺皮質是人類腦部最初的構造,此神經組織之後發展出杏仁核,以及邊緣系統這個集合結構,前者是處理情緒的部位,後者是掌管記憶及動機的部位。換句話說,體驗情緒及表達情緒的能力,直接源自腦部處理氣味的能力。赫茲博士常想,要是人們沒有嗅覺,是否還會有感情呢?換言之,我聞故我愛嗎?

從心理學的角度來看,人類對氣味的立即反應非常單純,幾乎是在瞬間評估喜愛或厭惡;因此許多情緒學家認為,這個根本的「喜愛」反應,就是人類極度複雜的情緒系統的基礎。甚而有之,情緒體驗與嗅覺同樣原始、出於本能,同樣超乎言辭語意所能分析。試著說明你為何愛她,和說明這間閣樓聞起來像什麼—你會發現,當使用文字解析情緒體驗,以及使用文字表達嗅覺體驗時,我們都遭遇類似的難題。在嗅覺體驗與情緒體驗之間,具有根本的類同性及雙向互動。嗅覺在完好無恙的狀態下,可以為生活各個層面帶來諧和感、豐富感,以及美好的情緒品質,遠遠超出我們的想像。

Related articles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