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 °C Taipei, TW
2020-09-23

「霓虹燈」從消費文化的景觀中逐漸消失,在電影、文學及藝術作品中不滅|cacao 可口雜誌

20世紀30年代起,這些色彩鮮豔、充滿氣體的燈管,在一千多個城市中讓夜空發光,成為了城市視覺語言的一部分。20世紀的霓虹燈是推動商業和娛樂的象徵,照亮了現代。在今天,許多大型與精緻的霓虹燈標誌逐漸被淘汰,取而代之的是更新或更便宜的技術或連鎖招牌給取代。但這些充氣管仍以小小的規模發光,並因獨特的光線而備受珍視。霓虹燈已成為了都市的典型象徵,被無數的電影、故事和藝術作品中使用。作為資本主義,消費文化和20世紀城市景觀的定義形象,霓虹燈標誌著這一切,在充滿氣體玻璃管中的社會學意義。

「霓虹燈」源於希臘語,意為新的、隱藏的與陌生的

1898年,英國化學家William Ramsay在整理元素週期表的最後階段發現了氖氣,為了辨識這種未知的氣體,他將其注入玻璃容器中並通上電流,很快,眼前便呈現出了一團令人訝異的鮮紅的火焰。然而氖氣被真正運用到霓虹招牌的製作上,是1912年由法國工程師、企業家Grorges Claude在巴黎蒙馬特大道上的PALAIS COIFFEUR的招牌。他壓縮了玻璃容器來增強霓虹燈的光芒,並通過測試其他不同的稀有氣體來呈現各種各樣的色彩,並且混合氣體、有色金屬等物質讓更多顏色能夠運用在霓虹燈管上。霓虹燈的地位,便一直在都市文化中扮演了一個矛盾的角色。

早在1902年,法國工程師Grorges Claude就製作出了霓虹燈

當時,霓虹燈還未成為花俏和濫俗的代名詞,人們認為霓虹彩色的燈光比白熾燈更為柔和,甚至有作家將霓虹燈光與柔和的燭光相提並論。霓虹燈管就此被應用到巴黎歌劇院、教堂、銀行和奢侈品商店外的裝飾上,被認為是高雅的象徵。

1931年法國巴黎的霓虹招牌

美國的第一批霓虹燈標誌並未出現在紐約或拉斯維加斯,而是出現在洛杉磯的新興城市

20世紀20年代後,巴黎這些鮮豔的霓虹景象開始逐漸為人所知並迅速蔓延到世界各地。洛杉磯的汽車商人把巴黎的霓虹招牌帶到了美國,出現在汽車經銷站與加油站,而Grorges Claude的專利制度則把霓虹燈光帶到了世界的各個角落。霓虹燈真正在街頭景觀成為炫目的亮點。20世紀30年代的美國,霓虹燈作為極具活力的流行文化代表,那時新建的美式電影院都採用了霓虹燈裝飾,好萊塢許多霓虹燈都以豐富多彩的文字和圖形,與經濟危機背景下的大蕭條抗衡。

霓虹燈確實是「新的」,是現代工業,商業和進步的象徵,這個世界仍需要從第一次世界大戰的創傷和大蕭條的影響中恢復過來

在30年代紐約夜生活的中心,時代廣場,霓虹燈為都市文化造就了史無前例的視覺效果。不管是在時代廣場的哪一個角落,都可以觀察到300個以上的霓虹裝飾。在這個點綴滿彩色燈光的新時代,就連曾經被稱為白色大道的百老匯大道都被重新命名為彩虹峽谷。

20世紀30年代的時代廣場
1952年,充滿霓虹燈的拉斯維加斯

當Grorges Claude的霓虹專利權到期之後,許多工作坊也得以製造霓虹燈管,工匠可以根據客人的需求來定製字母或圖案,然後通過吹製玻璃管來親手捏成客人需要的形狀。創辦了霓虹製造工廠「Let There Be Neon」的紐約霓虹大師Rudi Stern說:要製作出好的霓虹燈管似乎很容易,但其實僅僅是製作出一個簡單而完美的圓形,可能就需要工匠二十年以上的經驗和積累。你必須要有豐富的專業知識才能夠感知到玻璃中熱量的積聚,從而判斷出這些易碎的玻璃燈管成形的準確時機。製作霓虹燈管所需要的,正是在這個工業時代裡逐漸消失的匠人精神。

創辦了霓虹製造工廠的Rudi Stern
Rudi Stern後期的霓虹燈裝置

需求的銳減和逐漸消失的霓虹

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的夜間停電,使美國周圍的霓虹燈標誌變暗。 20世紀50年代, 美國也已經開始按照汽車的需求來重新規劃城市。這個日益郊區化的國家也越來越需要塑膠製成的大型廣告招牌,它們比霓虹燈管更為堅韌、耐用。這些塑膠廣告牌由機器生產,並經過統一的設計以符合連鎖餐廳或旅館的新興廣告思維。當時美國中產階級普遍貶低霓虹燈招牌,認為只有廉價的酒吧和汽車旅館甚至是紅燈區才會需要它們,於是漸漸地,霓虹燈逐漸從他們的視覺文化中消失了。

然而專門的收藏家和保護主義者努力保存,並認為廢棄的霓虹燈標誌是許多城市的眼睛。如今,大多數霓虹燈標誌都很小而且簡單,例如商店的「OPEN」標誌或酒吧的啤酒廣告。但20世紀70年代後期,小規模復興霓虹燈的聲音仍在繼續。霓虹燈獨特的外觀和復古的吸引力,或是技術上彎曲的造型與新型標誌,希望將他們的技能傳遞給新一代,如:建築師用霓虹燈來強調建築物的內外;藝術家藉由作品推向了新的方向,用它的光創作出獨特的抽象雕塑。

不滅的霓虹燈的光芒

芝加哥作家納爾遜·艾格林(Nelson Algren,法國作家西蒙波娃的美國情人)曾用「霓虹荒野」來描述一個窮人與邊緣化群體的社區,他們在霓虹燈照亮的酒吧裡生活;爵士樂歌手佩姬·李(Peggy Lee)也曾演唱過《霓虹燈》一曲,歌頌著五光十色的都市生活。這些作品都將「霓虹燈」這個意向從具體的現實中提取出來,作為都市裡某種社群的符號圖騰。

《風雲人物》(It’s a Wonderful Life)一幕

1946年美國小鎮電影《風雲人物》(It’s a Wonderful Life),到1982年的科幻電影《銀翼殺手》(Blade Runner)與王家衛1995年的《墮落天使》。電影畫面中霓虹燈的美麗尤為引人注目,橫縱交錯的彩色燈管讓人從城市的現實中抽離出來。

《銀翼殺手》(Blade Runner)
《墮落天使》一幕

第一代光線藝術家於60年代出現,他們在那些工業化痕跡已經淡化的地區生活。藍領、工廠、勞動工作等等與工業相關的事物都已經顯得沈重。這些藝術家們開始使用工業時代的代表性材料,燈管、玻璃等等材質進行創作。於是,當代藝術家Bruce Nauman、Keith Sonnier、Dan Flavin、Joseph Kosuth、James Turrell、Mario Merz與Tracey Emin的作品中都有對霓虹元素的運用。

記得2017年街區藝術祭「鏘條通」時,書法詩人何景窗,當時她漫步在條通街區,被店家的霓虹招牌、日本歌舞伎町般的巷弄氛圍深深吸引,透過詩句表達一個人在霓虹燈下等待,內心深藏愛意,卻無法傾訴的情景。或許,霓虹的愛好者們總是帶著一種任性在欣賞這略帶懷舊氣息的藝術。霓虹招牌的美具備令人忘記時間的魅力,奪目的資本主義奇觀往往掩飾著都市中的現實與秩序,讓愛好者們猶如昇入迷幻的朦朧夢境。

何景窗《霓虹燈下寫詩》 photo by 台北國際藝術村
Bruce Nauman作品
Dan Flavin作品
Joseph Kosuth作品
James Turrell作品
Mario Merz作品
Tracey Emin作品

Related articles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