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 °C Taipei, TW
2019-07-22

建築的時間性,就在生活中展開—謝英俊|cacao 可口雜誌

一般人多認為,建築是視覺的藝術。我們會去觀看一棟建築物擁有怎樣的造型,是否富麗堂皇、雄偉壯闊到讓人印象深刻,甚至把外觀的重要性提高到比內在實用性還要高的地步。可是長期以來為人們所忽略的是,不管是怎樣的建築,都是經年累月、一點一滴累積的成果。當人們面對建築時(或者真正生活其中),其實更多是身體穿梭不同空間所引發的相異時間感潛在作用著。而這,才是建築的特徵所在。

舉例來說,在醫院的候診室等待醫生看診的時間會流動如此之慢,而當你坐在一家氣氛良好的咖啡館裡頭同樣短短的十分鐘卻轉瞬即過。也就是說,當人們遊走在不同的建築空間裡會因經驗之故而導致時間流動的速度產生快慢差異。因此,對建築師而言,時間遂成為一個可資運用的變數,讓作品能夠超脫傳統單一化的思惟,而更加依附在所使用的人們身上,並且形塑出建築彼此有別的獨特性來。

獲得國家文藝獎殊榮的建築師謝英俊,其所推出的「人民的城市」概念,不僅在於發展低成本及低技術門檻之「協力造屋」構築系統,以期解決重大災後弱勢族群地區之基本住居需求問題,使建築充分發揮「社會性藝術」的理想,在空間的美學內涵上所追求的則是致力於透過最簡潔、素樸的量體與材質呈現真摯的美感,讓「人與人、與土地、與環境」三位一體的和諧共存理念獲得實踐,而貫穿其中最為重要的一項,便是難以磨滅的時間印痕。


川震協力造屋

謝英俊表示,很多人在提及建築的永恆(Timeless)時,幾無例外地會直接聯想到西方從希臘、羅馬式建築一路過渡到歌德式、巴洛克式以迄古典主義等紀念碑式(Monumental)的宏偉建築,上述無疑是人類藝術文化的精華,但並不是每個人都有機會居住其中。對他而言,理想的建築該是先民們千百年來仰賴經驗所得出的結果──傳統民居,不但美觀舒適、節能減排、跟自然環境並存無礙,又保存了濃厚的文化特色。他更舉明朝歸有光所作之《項脊軒志》為例,作者從藉由祖先故里命名其書齋以表追念之意,到描寫斗室之興廢,來借喻與之相關的家庭生活瑣事和三代的人事變遷,體現出物是人非難以形容之深刻感受,在在清楚揭櫫了建築的時間性不在他處,其實就在人的生活之中展開。

遺憾的是,在「消費行為」的建築形式影響下,這類原屬於「生產行為」的理想建築面臨到前所未有的困境。如今看來,人們也開始自嘗惡果,在每次的天災過後尤其明顯。如是種種,也更加表明了在現今這個年代,城市建築空間需要嶄新的方向。唯有打破建築師、設計師單向施加的僵化體制,才有可能把已然錯誤的方向給拉回來,賦予建築代謝的可能。為此,謝英俊強調建築的參與性與互動性,讓居住在建築裡頭的人能夠有效地將各自對於生活與時間的變化放入構築的思考當中。不單單是可以自由動態調整居住空間,包括左鄰右舍在各方面都可以保有良好的互動,不會如同現在生活在都市的人們,經常受限於經濟狀況或者是家庭成員的增減而被迫換屋,進而使得生活經驗、人際關係乃至於記憶不斷遭到分裂與切割。

誠如謝英俊所言:「現代文明的解藥還是要從原住民文化裡頭去尋找。他們參與性的生命情調以及延續性的宇宙觀,正好可以解開我們現在所面對的諸多死結。」他此刻,以及日後所想從事的建築,都將把如是的時間感知放進其中。或許,隨著這樣的觀念深植並持續擴散,許多人想解卻無能為力的課題,至此將能出現一道曙光。



原文刊於cacao Vol.08《赫爾辛基/時間意念》

Related articles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