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 °C Taipei, TW
2020-10-30

持花的女孩:我想他們在害怕被告知向我們開火|cacao 可口雜誌

持花的女孩,這張照片被稱為「終極對抗:花與刺刀」(The Ultimate Confrontation: The Flower and the Bayonet)由法國攝影師馬克·呂布(Marc Riboud)捕抓到這張照片。故事要回朔到1967 年,美國民眾已經在越南戰爭的恐慌中度過了許多年,越來越多的年輕人也開始反對戰爭。10月21日星期五,華盛頓特區的林肯紀念堂附近,舉行了一場盛大的遊行示威活動。人們聚集到結束奴隸制的林肯總統腳下,然後向著五角大廈前進。那裡有2000名全副武裝的警衛隊正等候著他們,隨時準備壓制這些和平主義者的進攻。

人群中有一位17 歲的少女簡·羅斯·卡斯米爾(Jan Rose Kasmir),她直面著士兵,還為他們獻上了一朵小雛菊。這個瞬間被法國攝影師馬克·呂布深深吸引並拍下來。這位少女直到80年代,才發現自己成為經典照片的主角。「我父親去蘇格蘭的時候買了一本攝影雜誌,打開一看,發現裡面有他的女兒。」卡斯米爾在接受採訪時說起這段往事。當時,她給攝影師馬克.呂布寫信說:我就是照片中的女孩,我不知道你是否在意,但這是我的地址。但是她沒有收到回覆。直到她40多歲的時候,人們才開始對她感興趣,新聞媒體也開始試著聯繫她。

卡斯米爾回想當時, 那時她已經投身於反戰運動。那天她獨自前往五角大廈參加遊行,她說:當我們接近五角大廈時,警衛隊組成一道人牆,阻止我們入侵。有人在分發鮮花,所以我手裡拿著一朵雛菊。我從未意識到我有任何危險。但是沒有一個衛兵跟我對視,我想他們是害怕被告知向我們開火。

Image result for jan rose kasmir 1967
photo by Marc Riboud (Magnum Photos)

「如果你看看我的臉,你可以看出我非常難過:那一刻我意識到這些男孩有多年輕,他們和其他人一樣,都是戰爭機器的受害者。多年以後,當我第一次看到展出的這幅照片時,我淚流滿面,它把我帶回到那種無法抗拒的悲傷。」

我不知道那天有人拍了我的照片。我在抗議活動中一直待到天黑,然後搭巴士回家。對我來說,那不是一個特別重要的日子。我在馬里蘭州蒙哥馬利學院領導了一場學生大罷工,但​​最終以失敗告終。最後我被大學給退學了,我無法理解這一切。當時我是一名醫學預科學生,老實說,我認為如果我沒有參與這場運動,我今天就會成為一名醫生。而現在我是一名按摩治療師,接受培訓成為一名拉比(Rabbi)這是我尋求成為和平之聲的一部分。

Related articles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