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 °C Taipei, TW
2020-07-04

「我希望你能好好聽聽自己在說什麼」:他們與心理諮詢師間難忘的對話|cacao 可口雜誌

有一次,與紐約的攝影師討論工作到一半的時候,他驚呼忘了預約心理諮商師的時間!我們便從工作聊到心理諮商,他們認為這就像喝咖啡一樣自然,而且心理諮詢師不帶任何評論與批評,這是朋友聊天之間所無法擁有的舒適感。布魯克林的作家伊迪絲·齊默爾曼(Edith Zimmerman)有過一次心理諮商的經驗後,發現治療後能從全新的角度思考自己的生活,於是好奇別人與心理諮詢師的經驗?她在推特上提了個問題:心理諮詢師說過的哪些話讓你印象深刻?我們整理出一些耐人尋味,甚至沒有道理的回覆。或許這其中,也能看到自己的問題或自己的答案。


「我們施予他人的,恰恰是我們最想獲得的。 」

然我很早就聽過了這種說法,但是那一次談話治療時,我真的聽懂了這句話的意思。正是因為這個原因,當我沒有在臉書上和老公一起發照片慶祝的時候,他變得暴跳如雷——那正是他一直在為我做的事啊!

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如果沒有人對我的付出表示感謝,我就會感到不被欣賞、不被關愛,明明我自己就一直在感謝別人的付出!我丈夫的方式的就是對我公開的示愛,這也是他期望從我這裡得到的。而我總是把感激傳遞出去,其實那就是我真正想要的東西。這樣的感悟讓我更清楚自己的感受來自哪裡,也更能理解其他人的動機。——Linda F.

在過去很多年中都找同一位心理諮詢師治療,她還是毫不留情當面揭穿我是個騙子。我們談到的話題是我正在交往的一位男性,在我的描述中,他對我來說當然毫無益處,而且這種關係也讓我無法自拔。

但是我的心理諮詢師說:我感覺自己聽到的並不是完整、真實的故事。她的嗅覺很靈敏,這讓我很驚訝。那個「完整、真實的故事」如今已經引申到我在誠實與真實性上,存在的心理問題,而且更重要的是,這個潛在問題曾經是隱藏著的。是她發掘了這個問題,而我也得以改變自己。——Siobhan O.

理治療師告訴我:如果一段感情中的性慾消亡了,說明很久以前這段感情中就已經不存在溝通了。——Caroline F.

給自己的生活設定了一系列嚴格的規則,但你卻不能信任其他人,也從不告訴他們這些規則。於是你自然會因為這種不對等而頻繁動怒,但你要知道,那個惹怒你的人根本不知道他正在破壞你的規則。 ——Chris M.

The Legacy of 'Gladiator'
「說說看,你喜歡的那部電影,《神鬼戰士》(Gladiator),它到底好在哪裡?」我的心理諮詢師極少提出具體問題,這就是其中之一,但這問得我完全接不上話。——Lauren F.

許這不是你想要的答案吧,但不管怎麼說,一位有些歲數的心理諮詢師有一次告訴我,她的丈夫名叫Michael,而且她給兒子和女兒起的名字分別是Michael和Michaela。老實說,從那以後我真的很懷疑她的判斷力。——Trudy C.

當我對丈夫糟糕的行為感到震驚、憤怒的時候,那位諮詢師就會說:你需要保持好奇心,這背後一定有某種原因,單純用邏輯是無法解釋的。 ——Mare M.

曾經一度對自己的性取向問題感到很焦慮,對此,我的心理諮詢師和我談起了一部紀錄片,片中人物都是來自正統猶太家庭的男同性戀,每個人都因為自己的性取向痛苦不堪。影片記錄了他們如何在掙扎中試圖搞清楚各種問題,比如身為男同性戀對自己到底意味著什麼,以及,他們該如何表達自我並同時保持對上帝的信仰等等。

我問諮詢師:這些和我又有什麼關係呢?他告訴我:不要過分在意自己的喜好。接著他提醒我,如果沒有兩廂情願的前提,一個人的性取向有可能傷害到其他人。直到今天我還記得最初的那一句建議,它仍然在發揮著作用。——Jen V.

應對產後抑鬱、焦慮的首次諮詢治療中,諮詢師問我:所以說,你有幾個孩子了?我說只有一個。她深吸了一口氣,輕輕笑了笑:這麼說來,你只需要應付一個孩子,就已經感到不知所措了?說完,她又輕輕笑了笑。—MacKenzie K.

的心理諮詢師告訴我,熟人和朋友的區別在於朋友會主動聯繫你。從那一刻起,我開始主動投入到自己的那些社交場合中。直到今天,我都對這種朋友的定義心懷感激,因為朋友可以不出於任何理由就相互聯繫,另外,如果我是主動打招呼的那一方,我還可以隨時判斷別人是否已經對我們的關係失去興趣。——John T.

個心理諮詢師只見過我和我丈夫幾次而已,她是個時常迷糊的人,還喜歡用「能量」解釋各種問題,她告訴我有些人天生就能做好規劃,而有些人終生只是隨波逐流而已。她還說,我就是個隨波逐流的人,我認為這話極大地冒犯了我。我是個處女座。——Leah B.

The Da Vinci Code Private Tour | My Little Butler
有一次,一位心理諮詢師建議我去讀一讀《達文西密碼》(
The Da Vinci Code)。——Brian S.

我對心理諮詢師描述一些自我傷害行為時,我說那些是「我的直覺」,她糾正道「並不是你的直覺,而是你的習慣。」後來我常常想起這句話,以及這兩個概念的區別,特別是當自己是如何把壞習慣誤認為是一種直覺的。——thirteenpints

在20幾歲的時候(如今43歲),曾經一連找過很多過精神科醫生就診。其中只有一次治療極其糟糕,當年,我染著一頭粉紅色長髮,還把頭髮都塞進我的帽T裡面。那位精神科醫生看到有一縷頭髮在帽子外面,她以為那是連接著帽子的裝飾物,於是問我那有什麼像徵含義?

「那只是我的頭髮」,我一邊回答,一邊摘掉了帽子。「我明白了」,她一邊說著一邊開始在筆記本上寫著什麼東西,而且足足寫了2分鐘還沒有停筆。這當然會讓我覺得很尷尬,而且正在被她評頭論足。忍了一會,我單方面提前結束了這次治療,她也沒有表露出任何挽留的意思。——Nate C.

睡著了,注意,是真的睡著了,這不是一種比喻。(當我在說話的時候,她就坐在我對面睡著了。準確地說,我當時並沒有滔滔不絕,說話時還是有短暫停頓的。)——Laura JM

說:心理治療(以及更廣泛意義上的自我提升)就像一個螺旋,你的運動軌跡是一圈一圈的,而且會一次又一次在同一個地方碰壁,遭遇同樣的問題。但是每當你遭遇這個問題的時候,你都會向內心深處挖掘得更深。——匿名

過去的兩年中,我每週都會去見同一位心理諮詢師,但是因為他決定搬去另一個城市,所以我們不得不終止治療關係。在我們最後一次治療時,我極其嚴肅,全心全意地問他:你認為我哪裡不正常?或者換句話說,我到底有什麼問題?

他幾乎立刻回答說:你無法相信男人,這不難理解,因為你在過去的生活中曾經被很多男人傷害過。你的抑鬱和焦慮情緒有明顯的發生規律,但有時候你的情緒會出現非常劇烈的大起大落,我甚至一度思考過你是否有雙重障礙,不過我認為你並不屬於這種情況。

聽到這裡我唯一的感受就是:哇!為什麼這些心理諮詢師不能永遠保持像這樣直接地溝通呢?這次談話讓我覺得耳目一新、印像極深。——Kaitlin M.

Related articles

新增回應